婚姻心田 之 「荷爾蒙惹的禍?」一 阿樂與阿儀青少年兒女暗湧之出路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家庭暗湧之分析,以下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阿儀重定生活優先序

阿儀因作全職家庭主婦而放下了專業的發展十多年,現既想重尋自我,又要照顧年老患病的父母,因此忽略了青少年子女的需要。她有很多事情需要同時間處理,如不能排好優先序,會顧此失彼。兒女現已出現了明顯的問題,不可能不介入了,故阿儀首要放輕工作上的比重,照顧父母方面可能需與哥哥彼此分擔。另外,阿樂亦必須多投入家中事務,因阿儀不再是全職家庭主婦,他們已變為雙職家庭,各方面事情最好能達致共識,彼此扶持和合作,而這牽涉到我們過去曾談及夫婦感情必須要夠好的基本因素。

管教方法要有共識

至於管教方法方面,阿樂與阿儀是「寬」「嚴」各持。雖然在兒女還小的時候,他們曾用「雙劍合璧」的方法幫助兒女共渡難關,但隨著兒女逐漸長大,他們好像已放下管教一致的重要性。現在,他們必須再次重視這重點,共同面對子女的問題。事實上,阿儀不離不棄的態度,再揉合阿樂明白子女「壓力愈大,反抗力愈大 」的同理心,一定可以在管教上互補的同時,也不致過鬆或過嚴。

理解子女成長需要

阿樂與阿儀要明白,子女的成長是需要被關注、聆聽和了解。他們的兒子之所以不眠不休地打機;女兒拍拖至很晚才回家,可能是因為在家中得不到足夠關愛,而需要及困難又沒有被聆聽。須知道,在青少年階段他們可能會重視朋友過於家人,但不代表不需要父母的同行,給予指引和支持。

至於兒子打機方面,如他願意的話,阿樂可與兒子打一些共同的遊戲,增進了解和感情。但阿樂必須以身作則,不過分沉迷,與兒子共同訂立清楚規則,並一起遵守,方能讓兒子學習節制。女兒方面,或許她在家得不到感情的滿足,需向外尋求,甚至可能會跟男友以性關係來換取關心,所以阿樂和阿儀要多關愛女兒,以父母的愛作為基礎,讓女兒感受到愛。特別的是,她正面對新高中文憑試的讀書壓力,亦要多鼓勵及幫助她。整體來說,一家人可多建立共同興趣及活動,例如在週末參與義工服務或進行户外活動等,不但能增進感情,亦可培養關心社區的精神。

以開放態度談論感情關係

兒子在青春期對性有渴求和女兒想拍拖,都是正常的發展。阿樂與阿儀可主動向子女灌輸正確的性知識,但語氣不應太說教,可用輕鬆的方式入手。另外,他們亦可幫助子女建立正面的戀愛態度,例如男女雙方在心理和性方面的不同,要承擔性行為所帶來的後果等,好讓他們知道要謹慎行事,特別是「裙底偷拍」是刑事罪行,一旦有案底可帶來日後嚴重的後果。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荷爾蒙惹的禍?」一 阿樂與阿儀青少年兒女的暗湧

「出嚟食飯,唔好再打機啦!」阿儀似有氣沒氣地在喊叫兒子。話說自兒子升上中學後,阿儀因感到兒女已沒以往般需要自己,亦想重尋自我,便重投自己的專業。現在兒子唸中三已到文憑試選科的時候,但每天仍花很多時間打機,很晚睡,甚至早上不願起牀上學,令阿儀擔心不已。而她因想補回過去停了十多年工作的時光,故投放不少時間在專業上,晚上回家已感到很疲累,無力再去嘮叨兒子,心底希望阿樂可以幫忙。可是,阿樂回家也打機,只是打的遊戲跟兒子不同,而他亦覺兒子已長大,不應管束太多,心想自己中學時已不用雙親費心。

有一晚,阿儀在家時,突然聽見兒子房中傳來曖昧的呻吟聲,她拍門問兒子在看甚麼,他開門說自己正在看超級英雄電影,並展示給阿儀看,但她不相信,隨後更叫阿樂查查兒子上網記錄。起初阿樂認為兒子可能想打機減壓,至於看色情片可能是男孩對性好奇而已,又說自己也是這樣長大的。及後,他們驚訝地發現兒子手機上有些好像是偷拍得來的女孩裙底照,兩人嚇得不知如何是好!經過一番查問兒子後,才知是同學傳來的照片。他們勸誡兒子說,如果是偷拍就要負上刑事責任,兒子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承諾以後不會再接收同學傳來的照片。阿樂和阿儀翌日即向學校通報此事,讓其跟進。

另一方面,阿儀發覺唸中五的大女兒最近很注重儀容,還穿上時尚的短裙、低胸上衣和化妝出街,更經常說放學後要到同學家溫習功課及做「project」,很晚才回家,週末更甚。阿儀已跟女兒爭吵了很多次,並規定她放學後於八時前一定要回家吃飯,女兒只是唯唯諾諾地答應,但總是遲歸,令阿儀感到很氣憤及束手無策,既擔心女兒是否在拍拖,更怕她會與人發生性行為;最近亦發現女兒好像有作悶作嘔的跡象,生怕她「攪出人命」。另外,女兒明年便要考文憑試,她亦擔心她考不進好的大學。阿樂知道後則跟女兒開玩笑,著她可帶男朋友回家見面,阿儀怪責阿樂不應這樣說,應鼓勵她努力讀書,出來工作後拍拖才對。阿樂覺得阿儀很古板,還說現在年青人拍拖是常態,管不了的,還是順其自然吧。

阿儀深覺阿樂在管教兒女上總是和自己不同、過分縱容,心想與其在香港讓兒女學壞,考不進好的大學,倒不如早點把他們送到外國唸寄宿學校,或許會好些。因她在專業上實在很忙碌,也要照顧近年多次進出醫院的父母,在這事上阿樂完全沒有幫她,她覺得阿樂不關心自己的父母,也不體諒自己要照顧他們和管教兒女的煩惱,心裡感到很孤單和無助,不知如何是好。

以上是阿樂和阿儀面對青少年子女所遇到的困難,下期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