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感恩的背後

在一個會考放榜的日子,有一班學生表現得興高采烈,因為他們各人都考獲好成績。其中一科的老師更特別為他們安排慶功宴。諷刺地,學生傳出的心聲不但沒有感恩,反而有點兒挖苦。有學生認為老師真的要感謝他們考得好成績,為他立下汗馬功勞,添了不少顏面。他們慶幸一早發現老師的不足,於是便自己額外努力奮發,也及時找到校外補習支援……。從這班學生的角度,他們沒有從老師得著什麼恩惠,便自然沒有絲毫的感恩情懐。

在同一所學校內,卻有一位學生在會考畢業後多年,也渴望向有關老師表達謝意。他是一位重讀生,因為英文科不合格,所以不能升班。面對一群新的同學,並且班內精英雲集,他承受著不少壓力。有一天下課後,他戰戰兢兢地來到新的英文科老師面前,請求她為自己額外批改作文。老師隨即表示樂意幫助,並說只要他交上一篇,她便批改一篇。如是者兩年過去了,這位學生寫了數十篇文章,並且在會考英文科中取得合格成績,可以順利升讀大學。

轉眼二十多載,有一天,這位老師收到一個中秋大果籃,還有月餅及賀卡;原來是這位學生送來的。幾經辛苦,他找到老師的新工作地點,並聯絡上了。在百感交集中,老師悄然落淚,她未能分得清自己曾付出的究竟是額外的,還是本份。在無數學生中,為何這一位是如此感激、如此渴望找到她去感謝呢?

感恩背後是一份「非必然」的厚待,也要知道得著了恩惠。這位學生曾被前任英文科老師在班上痛罵,事緣是他交上極差的作文功課,老師更當眾把他的作文撕掉。老師這些行動可能是激將法,原意也許是好的,但卻引發不少負面情緒,如憤怒、羞愧、自卑、自責、放棄……。當遇上新老師,她和藹可親的態度與前任老師成了強烈的對比,激發這位學生去反省、接受現實、不恥下問、立志求進……最終重拾自信,並達到會考的目標。二十多年後,他回想,今天所擁有的穩妥事業及美好家庭,全賴那位老師的辛勞,他才得以考獲英文科合格成績,老師持續兩年的額外幫助絕不是必然的。

聖經記載耶穌潔淨了十個痲瘋病人,但回來感謝的只有一人,而這人居然是一個撒瑪利亞人。在猶太人心目中,他們是不配得到上帝的救恩和愛護的人。可能就是這份「不配得到」的感覺,激發這位撒瑪利亞人對耶穌感恩的回應。

校長:英韻

教學人生:疫情給我的生命教育

最近,一位前線老師跟我分享她在疫情下的教學生活,有兩個片段對她尤其深刻:

『「好久不見!很掛念你!」偌大的操場上,某初中生向我喊出這兩句話。彼此不忘保持社交距離,但是慘白的口罩掩蓋不了那張興奮雀躍的臉。我定一定神,會心一笑,慢慢吐出一句:「真的要感恩……」』

這個片段發生在去年九月,當時只有少部分學生可回校上實體課,跟過往長假期後重回校園的狀況不同。這一次,不論老師和學生都多了一份雀躍、一份珍惜。其實,人生從來如此,只因難能,因而可貴。這片段也讓我想起過往在學校推動生命教育的情境:通過虛擬安息禮拜讓學生反思生命的有限和無常;通過盲人或老人體驗讓學生學會珍惜和感恩;通過一場又一場生命鬥士的分享領略堅毅的可貴……。這些活動都有意思,卻總會有些學生不以為然。一場疫症,卻實實在在催逼所有人去思考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有甚麼比一場疫症更能觸動學生去領略「平安是福」、「上學是福」?又有甚麼比一場疫症更能觸發學生為可除下口罩深深吸一口氣而去感恩?一直苦惱如何培育學生學會感恩與珍惜。原來疫情下的教學生活有危亦有機,因為不再需要虛擬與想像,處處就是生命教育現場。

另一件事在接近農曆新年發生,我正在改功課,有同事在教員室裡感嘆:「這一屆中六學生真可憐,沒有聖誕聚餐、沒有運動會、沒有旅行,只有讀書和考試!日後也沒有甚麼快樂的集體回憶了!」我心有點酸,不知如何答話。想起當年自己為了考公開試而焚膏繼晷,日拼夜拼;其中酸苦固然深刻,但更能令我念念不忘的,卻是老師們偶爾送來的一張小卡、一串燒賣、一聲「勇往直前」……。想到這裡,我放下紅筆,打開文檔,開始用他們的名字設計賀年揮春。就在同學們回校進行畢業考試當天,我走到禮堂,逐一把小揮春派到他們的桌子上;笑聲、討論聲此起彼落……

感謝這位老師的分享!她提到,在不一樣的教學生活中找到快樂,不只因為能為學生帶來一點快樂,更因她也再一次被提醒:縱使日程表中的事件沒有發生,縱使天氣不似預期,但愛是永不止息。那些可堪細味的日子、那些彌足珍貴的回憶,與其等著日程表來成就,不如自己去創造!

的確如此。疫情之中,有學生面對網課無從入手,有學生為家中經濟憂心忡忡,有學生與家人關係充滿張力……。疫情之中,困難前所未見,情緒複雜難言,孩子需要更多愛與激勵。老師們,教學的挑戰雖多,但我們有彼此激勵的同路人。下課時,不吝惜一句「加油」、「實體見」;久別重逢時,來一個大大的笑臉。口罩能遮擋壞牙與惡菌,卻無法遮掩快樂、活力、珍惜、希望……還有愛。正如聖經所說:「現在存留的有信、望、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3:13)

校長:英韻

教學人生:比賽中的激勵

自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的結束,各班學生正從禮堂返回自己的課室。甲班的學生表現得異常雀躍,因為他們在比賽中囊括所有獎項。這似乎是必然的事,因為他們是精英班,由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任教。相反地,乙、丙及丁三班的學生卻有點垂頭喪氣;他們是普通班,全部由同一位初出道的年輕老師任教。兩位老師的表情截然不同,一位面露光彩,另一位的面容則尷尬萬分。後者不禁在心中問:這樣的比賽有意義嗎?學生能力的差距甚大,同場比賽是極不公平的。對他的學生及他自己來説,陪跑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不過,沮喪之餘,他慶幸自己能夠看見尖子學生的能力及卓越表現,實在有點大開眼界。自此,他積極探討有效提升語文能力的方法及有意義的學習活動。想不到是次比賽的挫折,竟然成為這位老師在教學上求進的一大動力。

數年後,這位年輕老師已累積一些經驗。他充滿自信地為所教的兩班中六學生安排一項「班際英語辯論比賽」活動,甚受學生歡迎。雖然兩班學生始終需要分出高下,有贏有輸,難免有學生會感到失望,但是在過程中,活動十分充實,並且具有挑戰性,學生都表示有所得著及進步。他們首先學習演講、評分及擔任評判。之後,兩班各自進行模擬辯論比賽,全班學生分成三組,每次由兩組派出代表作辯論員,另一組擔任主持及評判。經過班內多輪切磋之後,才派出隊員參加正式的班制比賽。老師非常滿意這項教學活動,因為他看見學生十分投入及主動學習。在那段日子,每次他進入課室的時候,學生已把場地佈置妥當,各人準備就緒,活動隨時可以開始。老師的預備功夫委實不少,例如設計評分、搜集辯題、批改演講稿、作出示範、與個別學生練習等,但當他看見學生為了那場終極比賽而緊張、認真、興奮、努力背誦講稿等場面,頓時覺得所有的心機及付出都是值得的。

看來以前那一場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激發了這位老師對卓越的嚮往及追求,他把握比賽獲獎的驅動力,為學生確立目標,最終雖然只有一方勝利,但各人的語文能力都得到提升,自信心增加,都是奮鬥的成果。此刻,筆者想起使徒保羅提及比賽的鬥志,並勸勉信徒要認定天國的目標而奔跑:「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在賽場上奔跑的人,雖然大家都在跑,但是得獎的只有一個人——你們要得獎就該這樣跑。」(聖經哥林多前書 9:24)

校長:英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