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又有太空人?」一 阿樂與阿儀空巢期的迷思

「阿女在那邊讀書唔知讀成點?我下學期想帶阿仔去那邊揾學校、辦手續,順便探下阿女!可能要去幾個月,或會留久些。」阿儀一邊按電話,一邊通知阿樂。「隨便你。」 阿樂淡然地回應,手中正拿著遊戲機與兒子對打。「你自己去探姊姊吧,我不想去!」兒子放下手上的遊戲機,氣沖沖地回房,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阿儀的女兒是一年前中學文憑試的考生,可惜考不上心儀的本地大學。為了女兒的前途著想,便把她送到外國一所排名較好的大學唸工商管理,希望她畢業後能進入一流的公司工作。但自從女兒入讀當地的大學後,常推說自己讀書很忙,甚少與父母通訊,令阿儀很擔心她再次拍拖而荒廢學業。另外,以前凡事照顧周到的阿儀,現在突然覺得女兒不再需要自己,兩人的連線好像斷掉了,感到不安和失落。回望過去一年,是阿儀重拾專業的第6年,似已到「樽頸位」,像沒有再可發揮的機會,令她萌生提早退休的念頭,更想到外國陪伴子女讀書。加上雙親去年已相繼去世,她覺得已無後顧之憂。對於阿樂,她認為他是個工作狂,不工作便找不到人生意義,放工回家只顧上網打機,覺得他可以一個人生活,而且他仍需留港工作賺錢供子女讀書。

       至於兒子方面,自從阿樂主動與他一起打機後,他們的共同話題也多了,兒子覺得父親十分民主和給自己很大的自由空間,但母親則有點專橫,所以他喜歡父親多於母親。這次母親沒有作事前徵詢,只通知他在今年中五下學期將到外國讀書,這些令他非常不滿。作兒子的一方面捨不得離開父親和好友,另一方面覺得以自己的成績,應能考上心儀的本地大學,所以他不想離開,覺得媽媽此舉是強人所難。

       至於阿樂方面,他覺得兒女已長大,應按自己的意願去行,更應過獨立的生活,或許仔女離開自己會感到孤單,但相信這是遲早的事。而工作方面,他已是公司的副總裁,正所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每天非常忙碌,故難以分身去探望在外地的女兒。所以,當阿儀提出想帶兒子到外國讀書和探望女兒時,他沒有異議,只是近年與兒子多了打機,感情深厚了,有些捨不得他。對於阿儀自把自為、沒商量餘地的態度,他早已習慣,對這次決定也不感到奇怪。「阿仔未必肯跟你過去,阿女親你才怪呢!到時一定『死死氣』不情願地回來!」他心想道。

       以上呈現了阿樂和阿儀的溝通問題及送子女留學所面對的困境。下期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