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 之 我想改變﹕從操練自我省察開始

「誰像智慧人,誰知道事情的解釋呢?人的智慧使他容光煥發,使他臉上的戾氣轉消。」《聖經新譯本》〈傳道書8﹕1〉

文﹕馬君蕙(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編輯﹕謝芳

面對第五波疫情匆匆的到來,雖然香港人已有之前的防疫經驗,但畢竟那股無奈及徬徨的心情又再次響起警號。我了解,不少父母又在準備進入迎戰的狀態而煩惱,例如再調整子女們每日的生活作息、一家人對執行防疫的嚴謹性又營造了家庭的緊張氣氛。如果我們平日沒有培養自我反省操練的習慣,每當面對任何風吹草動的危機時,人會用慣性的、直接的情緒來控制狀況,到頭來不但沒有舒緩一家人的壓力,反之更在不知不覺間,連生活中微不足道的細節也成為破壞家人和諧關係的絆腳石。其實,我們真正面對這場仗的關鍵是在於一個醒覺﹕你是時候改變了。

自我省察操練的重要性

我曾接見兩位媽媽,她們也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她們擁有高學歷,曾翻閱不同管教子女的書本,學了很多家庭學知識,但卻終究敗在自己的負面情緒之中。她們因此感到很不甘心,不約而同地表示自己投放那麼多時間去研讀這方面的知識,到頭來也是未懂得如何讓子女過一個快樂的童年。經過深入交談後,她們最終接受,原來自己一直只是在頭腦上明白當中的關鍵,但卻從無用心去真正享受過調整後的快樂所帶來的美好及意義。這是一般人遇到問題時的常態,就是立即向外四處尋找資料、相關的人際網絡、專家等,希望在短時間內盡快解決眼前的困局。我不是在批評這些反應模式,而是一直提倡的成長家庭概念是追求平衡發展為目標,那就是在對外尋找方法同時,也需向內看真家庭的實況到底出了甚麼狀況。當你能停一停、看一看在這負面情緒中其實想同自己講甚麼,或想讓你看到一個怎樣的真相。讓我引用其中一位媽媽經引導後,去內觀自己的情緒攪動的例子,來說明自我省察操練的重要性。

這位媽媽說,有一次接兒子放學時,因趕著購買一樣他喜歡的食物而遲到10分鐘。當自己歡天喜地來接到兒子時,兒子卻是不停地追問媽媽為何遲來接他。作媽媽的自知聽到這個提問後,心中一定會泛起煩厭感,於是就立即嘗試轉移話題。但過了一會,兒子又再追問同樣的問題,終於這位媽媽按捺不住,動氣起來,清楚地告訴他不需要再問,否則媽媽會感到心煩。這位5歲的小兒子十分聰敏,他立刻意會及確認到媽媽不滿的情緒,於是又學轉移話題,與媽媽分享今日在校獲老師稱讚有良好表現。一般而言,我們好容易錯過在這些對話中產生情緒的反應和所傳遞的重要成長訊息。我引導家長作自我省察的目的,就是當負面情緒突然偷襲時,如何能啟動「不反應期」來幫助自己思考,減少因衝動而釀成人生的憾事呢!

停一停,想需要

首先,你要明白停一停之後究竟需要想的是甚麼?我建議你可以就這件引發的情緒事上去想一想,自己的真正感覺是甚麼?然後再深思「你想要」背後所指向的需要是甚麼?如果這個需要得以實現,你又會覺得怎樣?當這位媽媽靜下來回想這件事,帶給自己的感覺竟是挫折及生氣時,她隨後回憶起小時候,常被自己的爸爸責備無時間觀念,注定一輩子也是一個失敗的人。所以,當聽到兒子當時的提問時,她立即出現挫折及生氣的負面感覺,因為她所需要的被尊重及信任沒有被滿足。這位媽媽對這發現感到十分驚訝,因她知道這遺忘已久的事件是如何影響她回應兒子的方式。接著,她表示,從這次自我省察的過程中,明白了兒子只是問了一條普通的問題,但因自己加入了過去未被滿足需要的回憶而產生出負面感覺,遂以不友善的語句來回應兒子。

這媽媽表示,若有類似的情況再出現,她會用平常心將原本的美意來回應對方,例如﹕「媽媽知道,你問這問題是因為擔心媽媽去了別的地方。其實,我去了買你最愛的食物給你作下午茶,故才遲了點來接你。但下次我會準時來的,放心啦!」如你好想與人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那我想告訴你,不是靠即時去研究人際溝通技巧,而是帶著好奇心及耐性先去了解自己的感覺和需要。當你願意在每個情緒的攪動上能觀其內心,那你會生出一份意想不到的平衡力來與人建立「有傾有講」的好關係。

若你看完這些分享後,有感好想下決心去改變現況,歡迎WhatsApp 6010 4224來分享想法。

婚姻心田 之 「又有太空人?」一 阿樂與阿儀空巢期的迷思

「阿女在那邊讀書唔知讀成點?我下學期想帶阿仔去那邊揾學校、辦手續,順便探下阿女!可能要去幾個月,或會留久些。」阿儀一邊按電話,一邊通知阿樂。「隨便你。」 阿樂淡然地回應,手中正拿著遊戲機與兒子對打。「你自己去探姊姊吧,我不想去!」兒子放下手上的遊戲機,氣沖沖地回房,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阿儀的女兒是一年前中學文憑試的考生,可惜考不上心儀的本地大學。為了女兒的前途著想,便把她送到外國一所排名較好的大學唸工商管理,希望她畢業後能進入一流的公司工作。但自從女兒入讀當地的大學後,常推說自己讀書很忙,甚少與父母通訊,令阿儀很擔心她再次拍拖而荒廢學業。另外,以前凡事照顧周到的阿儀,現在突然覺得女兒不再需要自己,兩人的連線好像斷掉了,感到不安和失落。回望過去一年,是阿儀重拾專業的第6年,似已到「樽頸位」,像沒有再可發揮的機會,令她萌生提早退休的念頭,更想到外國陪伴子女讀書。加上雙親去年已相繼去世,她覺得已無後顧之憂。對於阿樂,她認為他是個工作狂,不工作便找不到人生意義,放工回家只顧上網打機,覺得他可以一個人生活,而且他仍需留港工作賺錢供子女讀書。

       至於兒子方面,自從阿樂主動與他一起打機後,他們的共同話題也多了,兒子覺得父親十分民主和給自己很大的自由空間,但母親則有點專橫,所以他喜歡父親多於母親。這次母親沒有作事前徵詢,只通知他在今年中五下學期將到外國讀書,這些令他非常不滿。作兒子的一方面捨不得離開父親和好友,另一方面覺得以自己的成績,應能考上心儀的本地大學,所以他不想離開,覺得媽媽此舉是強人所難。

       至於阿樂方面,他覺得兒女已長大,應按自己的意願去行,更應過獨立的生活,或許仔女離開自己會感到孤單,但相信這是遲早的事。而工作方面,他已是公司的副總裁,正所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每天非常忙碌,故難以分身去探望在外地的女兒。所以,當阿儀提出想帶兒子到外國讀書和探望女兒時,他沒有異議,只是近年與兒子多了打機,感情深厚了,有些捨不得他。對於阿儀自把自為、沒商量餘地的態度,他早已習慣,對這次決定也不感到奇怪。「阿仔未必肯跟你過去,阿女親你才怪呢!到時一定『死死氣』不情願地回來!」他心想道。

       以上呈現了阿樂和阿儀的溝通問題及送子女留學所面對的困境。下期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