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人人都願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阿倫也不例外。雖然他父母早已離異,身為富家子弟,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卻選擇「無憂無慮」地過著風流放縱的生活,後果是成為癡肥的一族,更患上初期的糖尿病和高血壓症狀;更甚的是, 禍不單行,被醫生診斷染上甲型肝炎和愛滋病。阿倫對於染上愛滋病特感憤怒,因此以報復的心態想把愛滋病毒傳給他人,這樣的心態是錯上加錯!

其實,愛滋病在今日並非無藥可醫,若然發現得早時治療的效果愈好,生存的機會也愈高,有別於當年那般可怕,當然,大前題是必須盡快接受專科醫生的幫助。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患上愛滋病的阿倫,情緒受打擊之下,萌生怨憤之心,誓要把愛滋病毒傳播開來報復,這是性格的異常,並非能夠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阿倫負面的怒氣已構成憤世嫉俗、充滿仇恨的性格,故並非光是處理情緒那麼簡單;若他加上傷害別人之心,刻意將愛滋病毒傳給別人作報復,這更是社會不可接受的損人害己行為。

從問題的關鍵方面看,阿倫長時間誤用了他的自由,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更在社交網路上交友,隨意發展一夜情而患上愛滋病,責任何在?這是真正的自由嗎?真正的自由並非隨心所欲,乃是用自由作智慧的選擇,不求即時的性慾之滿足,乃求真正的喜樂,過著美好、滿足和有意義的人生。

在聖經中,使徒保羅特別鼓勵基督徒要珍惜他們從救主耶穌所得的自由:「基督釋放了我們,為了要使我們得自由。所以你們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罪)奴役的軛控制。 …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愛心互相服事。」〈加拉太書5﹕1, 13〉對基督徒來說,未得救的人往往身不由己,被人的罪性操控,成為罪的奴役而不能自拔。主耶穌「釋放」罪人,譲他們有真正的自由,不放縱私慾,把能量放在愛心的行為上。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加拉太書516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Nov27

「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不自由、毋寧死」(派曲克·亨利),即使我們沒有這豪情壯志,但相信沒有人會喜歡失去自由;現今各人更高舉各種自由,看似是人的基本權利,但自由與自私就不光是一字之差。

上文個案所提及的主角阿倫,因為濫用了富裕的家庭背景及誤解了自由的真諦,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最終感染了愛滋病,情緒大受打擊,萌生怨憤之心,誓要把愛滋病毒傳播開來報復!

自由的確很容易被誤解,是否隨心所欲地作自己喜歡的事情便是自由?今天互聯網大大打開方便之門,我們可以自由自在地瀏覽世界各地不同的網站,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及生活點滴;在社交媒體更無拘無束地結識朋友甚至發展一夜情。但環顧今天,我們可以輕易放下手機、不接觸網絡一刻嗎?那麼我們是有用手機的自由或失去不用手機的自由?

筆者認為真正的自由不單是能夠不受外力限制壓迫的權利,同時還能有節制的個人選擇。不是有能力想做甚麼就做甚麼,而是有能力拒絕。如果不斷地以自我為中心,濫用自由來滿足自己的私慾,只會做出更多自私的行為;若然遇到困境,也很容易便把所有問題及錯誤歸咎於別人;更甚者會產生仇恨怨憤之心,傷害身邊的人甚至社會大眾,個案中的阿倫便是這類不正常心態之表表者。

中國經典裡自由主義的理想形象可算是孟子所提出的﹕大丈夫為「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要達到這境界當然不易,我們除了要有無比堅毅的意志,更要把自由的對象從自身利益轉向別人及社會大眾,這才會給予我們更大的空間及推動力作出合適的自由選擇。以阿倫為例,他有富裕的家庭背景,若他不只是定睛於自己的慾望,而願意關心身邊的家人、朋友及社會之需要,他便會有更大的自由來選擇恰當的生活模式,不至於身心受到如此大的創傷。

基督教信仰所論述的自由觀是蘊含著救贖之重要元素,藉著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犧牲來拯救我們脫離自我中心及罪的捆綁,使我們重獲真正的自由,能以愛相待。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無論何人,不要求自己的益處,乃要求別人的益處。」〈哥林多前書1023-24

小驢
「醫、法、、情」

2018Nov20

「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相信很多人都渴望過上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並做自己所喜歡的事情。但是,如果每個人都隨著己意而行,有沒有想像情況會是怎樣的呢?例如,有人隨意在巴士座位上插上刺針,並把刺針的針頭向上,坐上去的人後果會如何? 相信讀者對這些案例並不陌生,因為近幾個月來的新聞報導類似的事情相繼發生,導致有乘客因此被刺傷。

由此可見,個人所享有的自由並不是絕對的,應當受到一定的限制。可能有人會認為法律是箝制人民享有自由的工具,一旦違反了法律,便會受到懲罰。誠然,法律確有一定的權力,不過,設立法律的目的其實是為了保障個人自由免受侵犯,同時並訂立一個合理的道德和行為標準以維持社會秩序。

以阿倫的情況,很大可能是由於父母離異,家中乏人管教,以致他從小就沒有人教導及提醒應有的行事為人標準。故此,從案中得知,他最初只是隨自己的私慾而行,認為只要不傷害到他人便凡事都可行了。可是,這種缺乏自制能力的私慾最後導致他自己身患愛滋病。更甚的是,出於憤怒和報復心態之下,他更將自己行事為人的標準降低,不惜打算傷害他人,以發洩心中的不忿。

如果他真的嘗試將愛滋病傳染給他人,便好像那些隨意在巴士座位上插上刺針的人一樣,觸犯了《侵害人身罪條例》的傷人罪行,隨時可被判監。筆者奉勸阿倫冷靜想清楚,並盡快向專業人士包括心理醫生或輔導員尋求協助,不要被負面的情緒牽引而以身試法,一錯再錯。

事實上,愛滋病雖是不治之症,但隨著醫學昌明,已有治療可延續健康的生活,前面並不是絶路。生命亦不只是在乎長短,而是過得是否有意義和有價值,只要阿倫不放棄、不自怨自艾,前路仍有所作為。

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馬書1314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Nov13

「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阿倫是個富家子。父母早已離異,家中乏人管教,中學年代已被送到外國寄宿讀書。零用錢是不缺的,可以任意揮霍。在大學念完藝術學位後回港,也沒有找工作,一直閒置在家居住,生活和衣食無憂。

阿倫的人生宗旨與目標是﹕「人應該享有絕對的自由,如果不傷害別人,就凡事都可行了。」所以每天生活隨性而行,嚮往無拘無束的人生,感覺沒有甚麼責任需要承擔。他喜愛吃、喝、玩、樂,美食佳餚、煙草醇酒固然每天切備;追求男女之間的情愛,一夜情常有,只要是合眼緣,男女都來者不拒,盡情享樂放縱,夜夜笙歌,冀望在其中得到感官滿足。同時,偶而與朋友一起賽車、小賭、吸食大麻等,年紀未到三十歲,身體已積聚不少脂肪,屬癡肥一族。但阿倫卻覺得自己是肥壯之年的身材,並不足以擔憂。

直至有一天,他患感冒去見家庭醫生,診斷患有癡肥引致的新陳代謝症候群,更產生了初期的糖尿病和高血壓症狀,但不算是嚴重。他覺得這些都是可以醫治的小病,減減肥,戒戒口就會痊癒,很多朋友都有這些不適;同時還以古代的風流才子司馬相如患消渴症(今之糖尿病)來自誇。跟著,他認真開始減肥,戒口。過了半年,他逐漸消瘦,並有乏力和容易疲倦之感,起初以為是減肥成功,誰知經醫生驗血查證之下,發現他染上了甲型肝炎和愛滋病。覆診時,醫生臉色非常凝重,因為這兩種病都與男同性戀有點關係,所以懷疑是從濫交而得。

他不怕高血壓或糖尿病,因為大致上可以用藥來到控制;而甲型肝炎,現代有治療藥物可用,雖然價錢昂貴,但他不介意。不過,愛滋病卻是很難醫好的,併發症亦多,包括癌症在內。他思前想後,不知何時惹病或由誰傳染而來,因此非常憤怒﹕「自問我不負人,為何別人竟負我,還把愛滋病傳給我?」在自尤自怨之下,他從此變成性情偏激,甚至產生報復之心﹕「人家染病沒有告訴我,我為甚麼要告訴別人自己染有愛滋病?『寧可我負天下人,莫使天下人負我!』我一定要將此病傳染給更多的人…。」

「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愛心互相服事。」加拉太書513

半兵
、法、理、情」

2018No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