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如何打破情緒勒索的魔咒?

情緒勒索能出現在任何場景和關係,例如母女、父子、兄弟姊妹、夫妻、情侶、朋友、同事,甚至上司下屬之間。被情緒勒索的人,心情不但不好,更會因為長期過度抑壓、不斷地默默承受,而增加患上情緒病的機會。

最近看到一個病人阿怡(化名),她的情緒很抑鬱,就算開始了藥物和心理治療,也是時好時壞。細問之下,原來她常常被媽媽情緒勒索。每次和媽媽相處後,心理極不好受,需要幾天,甚至一個星期的時間,心情才能平復一些。

不知道媽媽是否故意,她常常說一些批評、諷刺或威嚇的言論,向阿怡施壓,讓阿怡產生各種負面情緒;如罪疚感、自卑感、挫敗感、恐懼感等。阿怡為了減少這種不舒服的感受,所以盡可能順從媽媽的意見和要求,但是她內心卻感到非常壓抑;常常埋沒自己、勉強自己去迎合媽媽。

何謂「情緒勒索」?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最初是由心理學家蘇珊.福沃德(Susan Forward)提出。她描述了施虐者如何使用情感勒索策略​​進行威脅,以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在提出要求和威脅時,他們會製造恐懼和內疚感等,來迫使受害者服從自己。受害者為了讓自己的情緒暫時緩和一點,他們會重複逼自己去做一些原本不想做的事情。

為甚麼阿怡不懂得向媽媽say no?因為她重視這段關係大於自己,她把焦點放在媽媽的需要和情緒上面而忽略了自己。阿怡一直是個沒有自信的人,習慣自我懷疑。她有幾方面都是過度的,例如:過度孝順、遵從權威、在乎別人的感受,她希望得到別人的肯定,害怕失去關係和別人的信賴,又害怕別人討厭自己和過度想當好人。她也有幾方面是不夠的,例如:不夠愛自己、不夠重視自己的感受,這些特質都使她容易被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是一種惡性循環。若要走出這個魔咒,受害者必須作出改變,以新的心態,並以不同的方式處理這種情況;而不是等待施虐者有天良心發現自行改變。

第一,要辨識情況。受害者要學習反思和識別正在發生的虐待行為。受害者要學習辨認讓他們感到不舒服或產生強烈情緒的要求。透過這樣做,他們可以逐步認識到需要設置界限的地方。

第二,在關係中訂立底線。決定在一段關係中什麼是可以的,什麼是不可以的。Susan Forward曾說過,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建立關係……

-我們可以接受事物的本來面目

-我們可以協商建立更健康的關係

-或者,我們可以結束這段關係。

-沒有任何關係值得付出情感和心理健康的代價

第三,學習堅持底線,並溝通你的感受和想法。要告訴施虐者他們的言語和行為不可接受。雖然受害者在受到情感虐待後,未必有勇氣或自信說出來,但是若永遠不說出來,情況就不會有所改變。透過深入了解情緒勒索的事情,逐漸學會擺脫他們的強烈情緒而勇敢站出來拒絕這種對待。

第四,若果施虐者很霸道,明知故犯、無動於衷或屢勸不改,便要思考離開或結束這段病態關係。不要懼怕,應該正視及尊重自己內心的感受;愛自己,給自己一個解脱吧!

聖經说:「不要懼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四處張望,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10)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戀愛妄想 (四)

出身卑微的陳小姐,在公司努力工作三年並得到老闆的讚賞和肯定,但她卻誤解是「愛的表示」。雖然已婚成家的男方完全否認這事,她此感受卻揮之不去!看來她可能是患上了「戀愛妄想」 (erotomania or de Clérambault’s syndrome)。「戀愛妄想」屬於妄想症其中一種,患者以單身女人為居多,戀慕的對象往往就如陳小姐的老闆一樣,「非富則貴」。患者往往把她所戀慕對象任何的言行舉止(或非行動)詮釋為對自己直接或間接「愛的暗示」,而且是篤信不疑。

患上「戀愛妄想」的人一般具有很重的自卑感,在基本生活與感情生活上更有嚴重的缺失,常常期望能遇上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陳小姐是家中的長女,有三位弟妹,父母又忙於幹活,缺乏家庭溫暖;加上性格內向,結交友誼也有限,更不用說談戀愛。故此,在長期得不到的賞識與讚許之下,她便很容易墜入「夢寐以求的情人終於出現」之假象,當以為「夢想成真」時,便變本加厲堅持己見,以免別人破壞「好事」。

「戀愛妄想」通常是​​慢性疾病,治療包括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心理治療要治標也要治本,介入先要從一般妄想症的治療法開始,明白治療不可用一般直接駁斥的手法,因愈強硬的方法便帶來愈大的反彈。而患者的妄想既不是建基在理性的基礎,忠言逆耳,故此只會加深主觀的感受與相應「失效」的回應。筆者一般是用深度的同理心盡量與患者「認同」(不是認知的認同,乃是感受上的認同) ,明白肯定患者心靈的需要。治療師可以與事主合作,與事主自行協定一些方法來加強確定她的感受是真實的(或不真實的),這是需要時間與耐性的。當現實更加明朗時,輔導可採用「認知行為治療法」,找出感受與行為背後的核心信念,讓事主更加明白她行為背後的動力,需用更現實的反應取而代之。

總的來說,治療要將「妄想」化為「理想」,並針對心靈深處的渴求。陳小姐心中的盼望乃人最基本的需要﹕「愛與被愛」。「愛與敬重」乃基督教中夫妻相愛之道,我們亦相信「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壹4:19〉 再者,「愛人如己」更說明「愛與戀愛」和「自尊與自愛」乃息息相關。筆者心靈輔導與牧養模式(Soul C.A.R.E.S.)正正是以全人醫治的概念而作出終極的治療。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