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三) (老師篇)

「你好,X醫生你好…」「好的,我是可以在電話上談談希希的情況。你應該是剛會見完希希及他媽媽吧!是的,是我鼓勵媽媽帶希希去見醫生去做ADHD評估的。昨天學校發生的事…唉…相信希希媽媽也和你提及過吧…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感到十分不安,希望醫生你能提供一些意見及協助,叫大家知道之後應該如何處理便好了。等等…何老師嗎?我遲10分鐘後才去開校務會議,你們不用等我…對不起

X醫生,現在可以詳談啦。我是王Sir,希希今年的班主任。

其實早在小一的時候,學校已經發現希希在行為上和學習上都有著明顯的問題,那些疑似ADHD的徵狀,如不能安坐上堂、多言多語、騷擾同學學習、發白日夢、欠交功課等等,學校是十分關注的。故此,在小二的時候,班主任便已經和輔導老師開過會,嘗試訂立一些計劃,看看可否改善希希的問題。

X醫生你應該明白,沒有確診的話學校是無法為希希爭取更多的資源,從而為他作出額外的支援。更何況去年我們自己嘗試的方法,成效根本不大,所以學校一直希望希希早點得到專業的診斷及治療。學期初我已數次和希希媽媽會面,希望她可以早日帶希希去看醫生。

不過,每次媽媽總是左右言他,又或是推說要回家和希希爸爸商量一下才作出決定…或許她有點逃避面對這個問題吧!在這方面,我對家長的難處是十分體諒明白的,但是希希的問題在這個學期內一直每況愈下,學校方面實在是十分擔心。成績下滑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問題,現在已經是三年級了,根基打不好,將來高年級的學習想必會更是吃力,但更重要的是,希希的行為情緒問題也是日益嚴重。我明白像希希這樣的孩子,他們的自控能力是比較弱,但在課堂中突然高聲歌唱、無原無故大叫甚或是打功夫等等,也真的是過分了點吧!更甚的是他犯錯之後的樣子,往往都是得意洋洋的,這已經引起很多老師的不滿,而他也因此成為了同學間的笑柄。」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二) (媽媽篇)

「上星期,希希在操場集隊時踢傷了一名女同學,學校因此召開了緊急會議。王Sir如臨大敵般,會後神色凝重、煞有介事地告訴我事態十分嚴重,學校十分關注希希活躍的情況,希望我馬上安排希希去見醫生。天啊,小朋友玩耍時發生意外造成損傷,在學校是常有發生的吧?!而且是否錯在我的希希呢,也應該花點時間研究清楚吧?!

我知道希希平時比較衝動活潑,容易給人一種壞孩子的感覺,但我深信希希是心地善良的,他一定不會故意去傷害其他人。說不定是那女孩子挑釁希希在先呢?但聽說那女同學是個品學兼優生,又有同學指證希希直接用腳踢她,現在的情況對希希實在不太有利…唉,昨天和老師會面時,我實在覺得太大壓力了,忍不住哭了出來。王Sir叫我不用擔心,說醫生會有辦法幫助我們。在他的協助下,我約了今天下午的時間去見醫生。唉…我不是不想帶希希去看醫生,我前陣子都和他爸爸討論過『懷疑希希患有ADHD』這個問題,他爸爸反應大到不得了,說沒理由要一個8歲小孩服用精神科藥物;又警告我,若這樣做的話,一切後果完全由我負責…

唉…學校老師叫我帶希希去看醫生接受治療,希希爸爸就說我是過於憂慮、多餘;又說精神科藥物會如何毒害小朋友,你說我如何是好?不過,現在發生了傷人事件,甚麼辦法也要試試吧。不知道今天將要見X醫生是一個怎樣的醫生?他真的能幫助希希嗎?如果沒有甚麼辦法的話,長此下去,或許我自己也快要約見精神科醫生了…」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一) (媽媽篇)

「我是希希的母親。近日,班主任老師千叮萬囑我,要盡快找精神科醫生為希希作評估,說十分擔心他患有ADHD,可以的話盡早治療,免得影響成長,唉…其實,早在幼稚園階段,老師亦說過希希活躍好動,潛質很好,若能在課堂學習時專心定性一點就更加理想…唉,我知道對方只在婉轉告知:希希在課堂中製造了許多麻煩。的確,希希自小就坐立不定,沒有手機在手時便會四處走來走去;帶他到公眾場合或同學生日會,他又總會不小心的碰跌東西;玩得起勁時會過度興奮手舞足蹈,曾因此撞傷別人…種種的尷尬場面我都承受過了。很多時候,我感覺看在眼裡的部分家長,心𥚃一定如此想:這孩子真沒家教,他媽媽真是…

其實,我自問一直盡心盡力,已用盡所有的方法去教導希希遵守規矩,但是他的腦袋似乎除了吃喝玩樂的東西之外,是承載不下其他的事。我對他的教訓,不消三數分鐘便會忘記得一乾二淨。唉…不要說守規矩,玩的時候也只是『三分鐘熱度』,真的,除了打機和看電視,他沒有一樣東西做得長久,甚麼曲棍球班、游泳班、書法美術學習等等,統統都是半途而廢。我告訴希希爸爸,他需要多花一點心機來配合我一起管教希希,但他總是說:男孩子是這樣的啦,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子,不用擔心那麼多。哼,每天和希希『搏鬥』,面對其他家長投訴和老師臉色的又不是他,他當然說得輕鬆吧!在希希考試測驗的日子,我擔心得不能安眠,輾轉反側度過多少個晚上;監督他做功課時,被他愛理不理的態度氣得像個瘋婦一般;多少次家長日,我很害怕老師有甚麼新鮮投訴時,會出現心跳手震…這樣的生活,我真覺得是度日如年。最近,好朋友都說我消瘦了不少,問我是不是遇上大煩惱。唉…旁人真的難於明白我的處境,況且家醜不得外傳,故我往往是沒有正面回應,只簡單謝過對方的關心,或勉強笑說自己成功減肥了,以輕輕帶過了這話題。

我為希希常常遇見一些有愛心和包容的老師而感慶幸,去年擔任班主任Miss Chan便是一個好例子。她十分明白希希的特性,亦很有耐心地和希希訂下一些獎勵計劃,藉此引導希希去改善上課不專心及搗蛋的問題。雖然效果一般,但我真的衷心感激她的幫助。相反地,今年的班主任王Sir,看起來仿如沒有甚麼經驗去處理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每當與他討論希希的問題,他的回覆往往是 :『甚麼最好?要和專家研究一下。』『你有沒有帶希希去看醫生?』。試問教好學生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老師都不了解學生,我們家長還可以向誰求助?」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