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忠言》天門開闔,能為䧳乎?

良人-人

中東的鳯仙花 (Lawsonia inermis)是一種帶刺的常綠灌木,高2-6米,花有黃、白兩色,蕊很多,滿是花粉。在開花的季節,它散發濃鬱的芳芬,在遠方便可以聞到。 鳳仙花的各個部分均有其妙用,花朵可以觀賞,樹皮和果實可以當作藥材,葉子可提煉染料,花瓣可製作成香油,而中東的少女則喜歡把葉片摘下,泡水加工,即變成為塗在指甲上的化妝品,因此鳯仙花又稱為「指甲花」。

《聖經》中兩次提到的鳳仙花〈歌1:14;歌4:13〉,與中國南方常見的同名植物 (Impatiens Spp.) 不同〈歌1:14;歌4:13〉。不過,兩者均有俗名叫「指甲花」,可以用來形容女士的佳容美貌。愈靠近鳯仙花的人,愈發體會它的內在美;只要願意委身、飢渴慕義,必能領會生命的喜樂和祝福。

因著你將我吸引, 我纔能跟隨緊緊,

知你是包容無限, 我一生經歷不盡。

你好似美麗鳳仙, 顯在荒野的世間,

又好像馨香沒藥, 珍藏在我的胸懷。

哦,願你聽我輕訴, 從此後我無別主,

你豐富給我享受, 你生命使我成熟!

(詩歌作者:朱韜樞 (Titus Chu,1935-))

綠洲忠言﹕愛慕公義如飢似渴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將得飽足。〈太5:6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州宗言》執古之苦,禦今之甘

苦上樂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最慘痛的哀歌。據統計,同盟國和軸心國士兵的死亡人數高達二千四百萬人,其中大部分為年輕有為的小夥子。人民家破流離,死亡人數超過五千萬,倖存者亦心身靈飽受創傷,甚至禍延數代,烙印不可磨滅!

戰爭帶著野心、仇恨、霸權、強暴和歧視等罪惡,我們可以對挑起戰事的人加以寬恕,彼此用愛接納;然而我們不能夠對史實加以粉飾,且要銘記警惕,不容它再次發生。

戰爭也發展出很多動人心弦的故事,在悲傷和絶望中充分表現人性的光輝,可歌可泣!人間始終有公義、聖潔和仁愛,這是造物者在創世之初已經交付人類,雖如玻璃球被丟在地上,但破裂了的碎片總可以反射出不少美妙的光芒。要逃出歷史的陰霾,辦法不是去忘記和閉嘴不談,反倒應積極地去承認、承擔和承諾,這才是勇敢和糾正錯誤的根本。

《聖經》中記載了不少戰爭、災禍和仇恨苦楚事蹟,奇妙地,它們都指向於「罪惡使我們離開上帝」使然。同樣,種種罪惡的最終解決,均須經歷愛和公義、聖潔的洗禮。當年神降大災於埃及,使其頭生的人畜死於一夕之間,那夜上帝也賜下救贖和寬容,以色列民在第一個和日後的「逾越節」晚上,以血塗在楣窗之間作為識記,也擺備羔羊烤肉,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吃〈出12﹕8-11〉。從苦入甘,從生命的犧牲中生出救贖、從愁苦中唱出頌歌。「苦菜」指某種苦味野菜,一般是萵屬植物,如苦艾(Artemisia absinthium)、茵蔯等,農人須採摘自荊棘和刺草叢中,在艱困中獲取毛利。

苦菜〈民9:6-12;哀3:15〉是脫離苦難和為奴之地的兆徵,自此擺脫枷鎖,重獲自由,是謂「逾越」Pass Over) ,「出死而後生,嘗苦而後知甜」是為解脫!

從某一個角度看,環境污染可能是歷史上「自然」不過的產物;因為只要有人、有人的作為、有人心的腐敗,那自然就會產生種種令人慨嘆的破壞行為和惡果。幸好,上帝也賜下自然復修的力量,只要我們勇於承認、毅然承擔和信守承諾,吃苦菜後當感受到舌尖上的甘甜!

綠洲忠言﹕惡人必受許多痛苦;但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詩32:10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州宗言》復命曰常 知常曰明

We are the Champions

桑樹 (Morus alba L.) 是落葉喬木,原產於中國,隨著「一路一帶」,廣泛散佈於全球,在中東亦見其芳蹤〈撒下5: 23-24〉。中國種的桑樹高約六米,葉子可養蠶取絲。其果紫色,甘味可食,亦用作釀酒、煉蜜和製藥。

不過,稅吏撒該在耶利哥城蒙主耶穌呼喚,信主前所爬上的桑樹,卻是一株名叫「西克莫無花果 (Ficus sycomorus)」的高大植物,與榕樹同出一科。它盛產於猶大與約旦河谷,枝椏茂旺,果形與無花果近似。

桑樹的希伯來文原意是「復康」。《聖經》創世記3章7節記載:亞當和夏娃二人犯罪以後,急忙用葉子去織裙掩蓋身體,那樹可能就是指「西克莫無花果」。阿摩斯未做先知以先,工作就是牧羊和修理桑樹。「修理桑樹」乃指用刀將西克莫無花果樹的初果割開,以使其果實提早成熟。

中國人有成語:「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源自東漢時期,將軍馮異率大軍慘敗於回溪,及後重整旗鼓,派壯兵混入敵方「赤眉軍」中,終而重奪勝利。雖然失落於東方之晨;只要反省復修,日落霞暉影照在桑榆枝椏之時,定必歡呼祝捷!

撒該原是一個有權勢而孤單、自卑的財主。當主耶穌進住他家裡,罪困得到釋放,人生完全改變了。他願意把財產的一半濟貧;向從前被他訛詐的人加還四倍;手頭無幾了,但生命卻重新恢復平安喜樂。陶淵明「歸去來兮」,不啻是一種自我復修;同理,愛護大自然,我們才明白生命之充實美好!

綠洲忠言﹕

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太20:28〉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綠州宗言》每人一個大愛夢

美國某些州政府把1月第三個星期一定為「馬丁路德金紀念日」,以表揚這位曾發表民權宣言,亦即是首創「我有一個夢」名言的社會運動家。

種族歧視和隔離的政策,困擾世界些地區好幾百年,可惜迄今仍然有許多矛盾,令人惶惑不安。近月美國和歐洲接連發生衝突襲擊,更使人慨嘆於公義與平等之複雜和難求。

以人為至高、至重要的思想,亦錯誤地影響了生態系統,流傳至今,污染問題嚴重,生態和生物多樣化的破壞程度令人吃驚,而氣候變化對地球的威脅更使我們憂心忡忡。如何保障生態安全?如何過健康的生活?生物的平等權利何在?人類在發展之中如何與萬物彼此尊重、融為一體?意識形態主導價值觀念,人不謙卑和客觀包容,就不能夠成就大事。目前的政策往往淪為空談,因為大家的潛意識仍是以我為本,只講不做,又或虛與委蛇!

21世紀的夢,不是大國夢,也不單是人權和民主夢,而是一個追求大愛的夢!這個夢,簡單的說,就是回歸元始的和諧與包容,懷念童真時代的單純和真摯。

傷心發自關懷和認同投入;抗爭源自不滿現狀和苦無尊重;協和始於警惕、節制和彼此付出;有信念和盼望,終亦要以愛去成全!

綠洲忠言﹕ 

…我們身為基督使徒的,雖然有權利受人尊敬,但我們在你們中間卻是謙和的,就像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 〈帖前2: 6-7〉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綠州宗言》萬水千山炎黃情

經過50年論證規劃、花費330億美元、歷時11年建築的中國「南水北調」中缐工程,去年12月27日正式通水入京津,令首都的缺水狀況暫宜舒緩。

引水工程浩蕩,全長超過一千公里,始自湖北省丹江口水庫,至天津沿海而迄。世界紀錄包括了在黃河底下鋪設的7.2公里長隧道,以及在河南省內的一條12公里長「空中渡槽」等,官方媒體普遍讚譽為「中國夢」其中之一個實現。儘管如此,華北地區的未來供水狀況仍未堪樂觀,挑戰主要來自全球氣候變遷、水資源浪費嚴重、水質污染、管理及維修支出昂貴、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等。

中國是「貧水大國」,人均水資源佔有量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所以在人口密集而經濟發達的流域,多年來供水緊張,污染和基建落後問題更令問題惡化。「先節水後調水,先治污後通水,先環境保護後用水」,這是水資源規劃的三大原則。我們對中國水資源和水質保護工作殷殷關切,因其不單影響國計民生,更是炎黃子孫可持續發展的命脈。祈望「生命活水,永遠湧流」!

綠洲忠言﹕

神說:「眾水之間要有穹蒼,把水和水分開!」事就這樣成了。〈創1:6

眾水流經群山,向下流往眾谷,流到你為它們指定的地方。〈詩104:8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綠州宗言》風調雨順新年願

今年環保問題的焦點,集中於12月在巴黎舉行的「國際氣候變化高峰會議」。

二十一世紀踏入了第3個五年,因環境破壞而產生的氣候異常和極端化問題,影響愈益明顯。可憾,各國因著自身利益上的爭奪,嚴重妨礙了預防、控制、舒緩和復修工作的實施,協議舉步為艱。關鍵仍在於以美國、歐盟和日本為首的先進國家,不願意承認歷史責任;更假冒為善,以減碳作為藉口對發展中國家製造經濟壁壘。而以中國、印度和印尼等新興人口大國也不肯純如羔羊般接受規管,面對內在的經濟和社會增長,沒有人真心樂意承擔減排責任。結果當然是彼此爭持批判,每次會談前後均如「做Show」一樣,好戲連臺、鬧劇收場,大家對「悲劇」即將發生的現實得過且過!

今年是羊年,當氣候變化之災劫如餓虎擒羊般吞噬地球,我們豈能再揚揚自得?亡羊補牢,不要掛羊頭賣狗肉,是時候「愛禮存羊」 (為好原則而保留儀節)了!
綠洲忠言﹕

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的 神的群,按著 神的旨意看顧他們。不是出於勉強,而是出於甘心;不是因為貪財,而是出於熱誠。〈彼前 5:2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