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阿樂與阿儀故事」的出路

上期我們分析了他們的故事,今期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先解决當前的衝突

阿儀因憤怒和失望說要分手,阿樂首先讓她冷靜一下,因人在極度失望憤怒之下,會被情緒主導而做出衝動和後悔的決定,例如一些人,像阿儀一樣,分手後立刻與另一人很快結婚,最終導致婚姻失敗,就是一些明顯的例子。

假如阿樂想挽回她的心,在她冷静時,也要保持聯絡,不可完全不理會她,只集中工作,因這會令她慢慢把這段感情冷卻,更加深她想分手的決心。他可用短訊等繼續與她溝通,表達關心,讓阿儀知道自己不只顧及工作及家人,也會顧及她的感受。

假如可以和阿儀傾談,也應鼓勵她不要輕易放棄這一段十多年的關係,應要再給阿樂多一次機會,讓他解釋,看看是否可以扭轉。假如他們自己真的解決不了這一次的衝突,可考慮尋求專業輔導的協助。

到阿儀的情緒較為緩和,可見面和解。見面時阿樂要很鄭重道歉,說出自己不對的地方,認真解釋自己對結婚的看法,釋除阿儀以為自己不想結婚的疑慮。到挽回阿儀的信心後,他們需要做一些以下固本培元的功夫,改善過去忽略的地方﹕

(1)加強溝通

他們雖然拍拖十多年,但因阿樂工作很忙,與阿儀實際見面一周只有一次,大多也是帶著疲乏的身軀,有深入溝通不多,故對將來也是各自各想著自己的圖畫。直至情況去到阿樂為家人買樓沒有與阿儀商量等一連串事情,令阿儀很失望和難過。故此,他們必須多溝通,了解對方的想法,假如今次他們能夠化危為機,也不失為一個增進深入認識對方的機會。事實上,他們對將來不同方面極需多溝通,包括將來居住和生兒育女等問題,全都需要他們一起商量和籌劃,畢竟結婚是兩個人的事。

(2)解決衝突

假如他們能多溝通,最低限度可減少誤會。特別阿儀可表達雖然欣賞阿樂工作勤力,但自己也想阿樂多陪伴自己,不應強忍。這或許是阿儀習慣以這方法解決衝突,她可能要學習「敢言」去表達自己的需要,讓事情在微小的時候就去面對和解決,不要讓憤怒一直積存,去到一個大爆發的地步。

而阿樂方面,經過今次事件的教訓,他必須學懂重視和敏銳女友的感受,不要讓她持續用「忍」自己的方法去維持關係,更不要相信一些坊間的講法「女人嬲完就冇嘢。」

(3)工作生活平衡背後的價值觀

阿樂需要重整自己工作生活方面的平衡,這牽涉到他將自己的價值只放在工作方面,這是他必須學懂的功課,否則將來婚後,他會因不重視家庭而產生很多問題。

另外,我們發現原生家庭對他們的關係也有一定影響,下期我們會從這方面延續他們的故事。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阿樂與阿儀故事」之分析

上期我們說出阿儀因阿樂不想結婚,所以提出分手。下面我們會從男女兩性和專業的角度提出分析。

男性角度:

阿樂年輕時因考不上大學, 形成自信不夠,因要付起家庭的經濟負擔,便出來工作,又自覺學歷不夠人強,常要求自己要拼搏和刻苦,不容有失,去尋回自己的價值,把大部分時間放在工作,形成壓力非常大,每每也是帶著疲累的身軀去照顧家庭和阿儀。

雖心裡有時也覺陪伴阿儀的時間不夠,但得到她的體諒,便放心把精力和時間放在工作和家庭上。其實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因阿儀以為他在工作上努力,是為了他們的將來打好經濟基礎。須知道兩人要更深認識對方,需要時間溝通。可以想像阿樂經常也想著工作和家庭,而阿儀則想著結婚的事,兩人好像活在平行時空。

相信在阿樂的觀念裡,家庭和工作比結婚生子重要,故為家人去買樓,這是他自覺作為長子的責任;亦因他自尊心很強,不想接納阿儀及其父母的首期去買樓和供樓,只想等經濟好些才辦。至於生育,可能阿樂覺得不一定要,如要也可多等幾年,有需要可求助輔助生育。雖知道阿儀很不滿,但別無他法,分手一事認為是她一時衝動,而他卻不察覺阿儀這次爆發,是積存了很久的失望和憤怒,故他還用慣常面對女友發脾氣的方法,等她消了氣便沒事,自己還是集中精神工作。

女性角度:

阿儀在工作上已進入穩定期,不需再拼搏,想進入人生另一階段 ─ 結婚生仔,加上已婚好友令阿儀很想快些加入她們的行列,可有多些共同話題。

另外,阿儀希望將來的家也會像自己家庭般美好,但沒多想過阿樂和自己來自不同背景的家庭,人生優先序和家庭責任也不盡相同。而父母因阿儀已35歲仍未結婚生子,常催促她。阿儀也自覺已到生育的大限,不做便沒機會了,凡此種種也令她感到有壓力。

與阿樂相處方面,阿儀原以為他忙於工作忽略自己是為將來著想,更相信阿樂這樣顧家,將來也會為家庭負責任,故願意忍下去,甚至對阿樂表達體諒。及至阿樂「先斬後奏」為家人買樓,阿儀覺得他重視家人多於自己。到父母願意出首期及獨力供樓,以為他會願意結婚,誰料他只想繼續保持現狀。阿儀覺得自己不計較,好像「貼大床結婚」也沒人要,懷疑阿樂根本沒誠意結婚,亦自覺為這段感情犧牲了很多,更覺得阿樂耽誤了自己十多年寶貴的「拍拖」光陰。心想假如和另一男生談戀愛,可能已結婚生子,內心感到極度失望和憤怒,故提出分手。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阿樂和阿儀的故事」提出出路。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