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觀賞共想 (一) …「孤星淚」

多年來,一名好友無論到何處旅遊,都會爭取機會再看一遍「Les Misérables」「孤星淚」音樂劇。這齣音樂劇曾經在42國家及地區,以 21種語言公演,全球超過 6,000萬觀眾入場觀看,被譽為最經典的音樂劇之一。「孤星淚」是改編自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於1862年所發表的一部同名長篇小說,描繪19世紀20年代一個罪犯和一位警察的故事,涵蓋拿破崙戰爭至1832年巴黎法國大革命的政治背景。

劇情講窮乏農民尚萬強因偷麵包而入獄。服刑19年假釋期間偷取主教的銀器,後得主教饒恕,他撕毀自己的假釋證,展開長達20年的逃亡生涯,並受到鐵面警官賈維鍥而不捨地追捕。期間遇上早年被男友拋棄的女工芳汀,為了自己和幼女科斯迪的生活,被迫出賣頭髮和身體,最後更積勞成疾去世,尚萬強決定撫養科斯迪。多年後科斯迪長大成人,與革命青年馬利斯一見鍾情。1832年巴黎正經歷6月暴動,在革命戰爭中,尚萬強救了馬利斯一命,並親自放了革命青年抓獲的臥底賈維。賈維在被釋放後對自己執著的信念充滿後悔和對尚萬強的個人品德產生敬重之情,愧疚下跳河身亡。最後一幕,馬利斯和科斯迪舉行婚禮,而尚萬強亦因年老而即將離世。科斯迪了解到自己生母是芳汀,尚萬強是照顧她最大的養父,而馬利斯也知道尚萬強是他救命恩人。在尚萬強彌留之際,這對年青夫婦來到他面前表達感謝之情,此時身在天堂的芳汀也感謝他,尚萬強感慨主教昔日拯救了自己的靈魂,沒有令主教失望,最後與芳汀一同進入天堂。

在「孤星淚」劇中,每一個人都是被法國那個年代選上的角色,今天我們也是被這個不平凡時代選上了。香港過去經歷了社會事件、三波新冠肺炎,以及迅速逆轉的民生、經濟等林林種種的外在困難,對個人精神健康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也許你是今天自力更新的尚萬強,執著倔強的賈維,仁心寬容的主教,飽受環境折磨的芳汀,善良純真的科斯迪,熱血青年的馬利斯,每個角色都要應對不同社會環境、自身性格和成長過程帶來的處境,每個互動都對我們精神健康有深遠的影响。

每年 9月 10日是「世界防止自殺日」,也是每年香港舉辦精神健康月的月份。因著外在社會環境變化,市民大眾精神健康指標仍然低迷。還好香港整體自殺率經歷了2003年亞洲金融風暴後的高點,即每10萬人18.6,當年全年自殺人數1,264人,而透過社會不同界別包括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多年來的努力,香港整體自殺率 2019年已經回落至1997年以來最低水平,即每10萬人11.8,2019年全年自殺人數883人。期望香港未來可以出現更多精神健康友善政策,加強市民大眾自身的抗逆力,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促進個人身心健康。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約伯記10﹕12〉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精神問題可以「輕鬆」看?(下)

「耶穌聽見了,就對他們說:『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來不是要召義人,而是要召罪人。』 《聖經新譯本》〈馬可福音2﹕17〉
「至於我,我要歌頌祢的能力,每天早晨我要向你的慈愛歡呼,因為你作了我的高臺,在患難的日子,作了我的避難所。」《聖經新譯本》〈詩篇59﹕16〉
「心裡喜樂就是良藥;心靈憂鬱使骨頭枯乾。」《聖經新譯本》〈箴言17﹕22〉      

說到老生常談的精神問題,很多人會將之看成是「發神經」,但在現實世界之中,原來這是都市人的通病。生活在每個階層的人,面對著工作忙碌和生活壓力,身心靈常處於繃緊狀態,失眠、失控差不多是常態。如何面對自己經常不能平伏的精神狀態?精神問題真的可以「輕鬆」看?四位精神科專科醫生以「趣談」方式為讀者一一剖析﹕「精神健康『趣談』」專欄系列!

編輯﹕謝芳

教我如何不擔心?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香港人生活節奏急速,對事對人要求高,無論大人或是小朋友生活都逃避不了林林總總的壓力。最近一年種種的社會事件,加上每日不斷的新冠病毒疫情資訊,真的有令人透不過氣的感覺。隨著壓力而來,還有擔心﹕經濟、健康、小朋友的將來問題…,焦慮和無力感揮之不去。縱然明白很多事情不在我們掌握之中,這些擔心亦不會令事情變好,但是如何才能放下纏於心裡的擔憂呢?

幫助自己發洩情緒

焦慮和擔心是人類面對壓力而產生的正常反應,因為我們有想像力,會為將來計劃,故產生擔憂。適當的擔憂可以推動我們為將來作準備,但過分的擔憂反而會令人處於恐懼之中和停滯不前。要避免自己被憂慮掩蓋,就要學習適當的抒發情緒。其實,減壓方法有很多種,選擇那一種則是因人而異,如有人會跟家人朋友傾訴、有人會選擇做運動、有人喜歡用藝術去抒發情感、有人會選擇去看一場電影,這些都是比較健康的減壓方法。反之飲酒、食煙、依賴毒品等,是屬於逃避性質的舒壓方法,有機會令事情弄巧成拙。

作息定時,注意飲食

焦慮感會影響睡眠和胃口,有不少人因為擔憂而出現失眠和缺乏食慾。晚上睡不好就早上補眠,久而久之變成了貓頭鷹,晚上失眠情況更加嚴重。作息混亂、工作繁忙、加上欠缺胃口,變相忽略飲食需要,最後影響了身體健康。所以,要留意身體反應,儘量作息定時和攝取均衡營養,令身體處於最佳狀態去面對高壓的環境。

活在當下

憂慮源於對未來的恐懼。我們為未來的打算費盡腦汁,卻忘記去享受現在所擁有的。學習活在當下,每天訂下小目標,做好今天的自己,為身邊的人和事感恩,才不會浪費生命中點滴的喜悅。不要為明天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轉移注意力於別人身上

明白有很多事情不在我們掌握之中,再思前想後也是沒有答案。嘗試將擔心的事情暫時放下,把注意力放在身邊的人身上。你身邊有需要關心的朋友嗎?有需要幫忙的人嗎?你除了為自己打算,有甚麼可以為身邊的人付出,祝福其他人嗎?當你在服侍他人的時候,自己的問題就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把專注力轉移,可以幫自己跳出憂慮的迴旋。

若果以上的方法都未能減低焦慮感,而焦慮的症狀已經開始影響日常生活,請務必向醫護人員求助。讓大家一同學習管理自己的情緒,把惱人的擔憂交託給天父吧。「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6-7〉

「趣談」精神健康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問題可以輕鬆看」是用淺白的言語和富創意的角度來論述和詮釋過往以 「黐線」、「神經病」、「失心瘋」等詞來形容那長久存在的精神心理現象,回應這個不平凡時代和海內外華人社會渴求精神健康資訊的一個嘗試。從貼近訊息萬變的社會環境,源遠流長的中西文化,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精闢準繩的教育資訊,千變萬化的求診個案,推陳出新的服務意念,到出人意表的解難方法,都是專欄取材的方向。期盼讀者能開拓視野和掌握有用資訊之餘,能夠樂意不忌諱地談論精神健康話題,正確地關心、認識和改進自身的精神健康狀況,和更有效地幫助精神受困擾的身邊人,進一步實現精神健康,人人共享的願景。

精神健康趣談 之 精神健康 — 全民共享(二)

今天,診療室來了老朋友的小弟,他自青少年時期開始,已有異常行為,加上耳邊不停地出現的控訴聲音,故未能集中精神進深學業,在日常生活中對家人和朋友充滿猜忌。因著反覆的病情,進出精神科醫院有數次之多。他就是如此被思覺失調折騰了二十多年,幸好得到母親和姐姐不離不棄的照顧,鼓勵他依從醫囑服藥;還有學校校長的愛護有加,讓他過去十年留守在學校庶務工作的崗位。雖然每次覆診都要求減少藥物份量,小弟還是每天聽從醫囑依時服藥,風雨不改地依時間上班,與母親、同住姐姐和孿生弟弟和睦相處。

那天,在診療室出神地聽著小胖子說故事。小胖子早年在美國留學時進過精神病院,完成大學課程就回到香港延續精神科治療。那時而低沉,時而亢奮的情緒伴隨著他的成長。他這些年無間斷地嘗試了不同行業,大都帶來大小不一的挫敗感,唯新近的工作卻讓他感到滿足。患有20多年雙相情感症候的小胖,心中很清楚和了解在不同階段如何與不同醫護專業人士合作,以穩定自身的病情。現在的他成為這個專業團隊的一份子,在非政府福利機構參與朋輩支援工作,以自身患病經驗和生命故事,幫助和扶助正在復元路上的同路人。 

明天,朋友約定了老陳和他的個案經理將來診療室相見。老陳有一段不平凡的過去,是那難治精神病的早期患者,曾與醫護和照顧他的母親有一段很長時間的磨合,甚至不時對年紀老邁的母親拳腳交加,也向醫護口出惡言。近年同時使用不同口服藥物和注射長效針劑,好不容易才將惱人的病徴控制下來,而院方也為他編配了個案經理以幫助復元,維持難得穩定下來的病情。明天的見面,是要討論一下如何平衡年老多病的母親和有長期病徵的老陳照顧上的需要。 

嚴重精神病是指長期和有復發風險的病患,包括思覺失調、雙相情感障礙及少部分未達療效的情緒病和妄想症等。以思覺失調為例,國際研究都發現1%世界人口患有精神分裂症,且帶有遺傳因素。香港中文大學牽頭完成的香港精神健康普查,發現有逾3%人口出現思覺失調徵狀。現時公營醫療系統處理4至5 萬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私營系統接受治療則未有數據。就以上比率計算,相信仍有為數不少患者,因著種種原因如缺乏病悉感、社會及個人標籤效應、社區歧視等,未能及時求醫並接受合宜的治療與康復。要離開嚴重精神病患的陰霾,每一位患者都要接受合適治療和認定自身的復元需要。社會整體應該多表達包容與關懷,讓他/她們經歷驚濤駭浪後,能重回平靜的港灣,得享精神健康與復元。 

「我要歌頌祢的力量,早晨要高唱祢的慈愛;因為祢作過我的高臺,在我急難的日子作過我的避難所。」〈詩篇59﹕16〉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精神健康 — 全民共享(一)

最近香港環境急劇轉變,隨著社會事件徐徐落幕,新冠病毒再三肆虐,經濟滑坡漸趨嚴峻,診療室裡一下子來了不少深受困擾的朋友。有愛女心切,內地來港母親,含辛茹苦地在港栽培兩名女兒入讀名校,大學畢業後分別在美國和香港就業,唯有小女兒醉心參與社會事件,甚至離開家庭,嚇壞了可憐的母親,帶著眼淚、焦慮和抑鬱求助。有強迫症病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時,變本加厲地用盡所有時間與精力進行空前透徹的大清潔,為家人帶來很大的壓力,他們一同坐在診療室,要探求解決方案。又有事業有成的女士,眼看丈夫被公司辭退,轉任無薪顧問工作,另投資物業被租客非法佔用,加上自身公司生意逆轉,情緒產生極大變化,渾身無力,萌生輕生之念,與憂心忡忡的丈夫進入診療室,尋求扭轉情緒的方法。               

在診療室裡與他/她們建立了互信,經詳細評估後作出診斷,並共同商討和確定不同的治療方案。傷心的母親已回歸平靜的家庭生活,默默地為小女兒被拘捕後的事宜張羅。那花盡心思作自我清洗的病者,經過藥物調適,重回工作崗位,有限度地在工作間和家中執行個人衞生操練。擔憂的丈夫因著太太逐漸好轉而輕鬆下來,隨著藥物療效出現,加上與家人成功收回出租物業,還有重新規劃家庭經濟,太太體會到家人的關愛,更期待完成認知行為治療,長遠改善自身情緒。能够遇上合宜的診斷和治療,絕大部分情緒病病者都能夠得著及時痊癒的機會。                       

一般精神病患泛指焦慮、抑鬱、驚恐、恐懼等情緒病症候,是非常普遍的精神病徵。香港中文大學最近完成的精神病流行病學研究,發現全港大概 13.3%人口有不同程度的情緒病徴。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主席黃仁龍前司長亦剛剛啓動了全港大型精神健康推廣活動 —「陪我講ShallWeTalk」。身處現時多變的香港社會情況,鼓勵市民大眾無懼談論精神健康問題,減低精神病患的標籤效應,及早尋求專業支援及診治服務,減少情緒病徴狀對個人生活的影響。要有序有效地幫助多不勝數的情緒病徴狀,透過包括政府、醫療、社福、教育、勞工等不同界別的合作和努力,未來有需要讓大家多了解精神健康,在工作間強化關愛和正向思维,全方位增加自助資源,建構能廣泛使用具實證心理治療的社區支援和治療網絡,才能應對一般精神病患,包括常見情緒病治癒量的挑戰,達致全民精神健康。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17﹕22〉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攝影可以促進精神健康?

朋友都知道我是攝影「發燒友」,年青時更是機不離身,絕不會錯過任何的拍攝機會,好友的孩子甚至以為我是專業攝影師,不知我的正職是當醫生的。現今體力不如前,沉重的裝備不能常常帶在身邊,幸好科技進步,現代人生活的「必需品」智能電話,成為了最貼身的攝影「利器」。是的,這幾年出產的智能電話,拍攝質素已經足以應付一般用途。

多年來,在享受攝影樂趣的同時,我深深體會到攝影是可以促進精神健康的。其實,攝影者是訓練自己能在不同的情況中尋找美麗的瞬間,一般人看來沒有甚麽看頭的景物,在攝影者的鏡頭下都可以留下新的丶美好的演繹;一些古舊和殘破的東西,也會找到意想不到的美境。這種在所有事物中「看出」美好一面的習慣,會使我們也以這角度來看待生活上的點滴,與心理學家鼓勵以「正向心理」面對人生,確有「異曲同工」之處。香港有一個名叫「心影薈」的非牟利團體,由精神科醫護人員、醫療及攝影界熱心人士所成立的,目標是透過攝影推廣心靈健康,這正是我以上想法的實踐。

隨著年紀增長,人的活動力和活動量會相對減少,我自己也不例外。為了拍攝更多精彩的影像,我曾走遍許多地方,包括香港的不同景點丶中國的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上過高山丶下過深谷,走過冰山火山丶森林和沙漠,甚至試過追蹤動物大遷徙和長時間等候捕捉飛鳥覓食丶起飛和降落的優雅身影。我想如果沒有「攝影」這個強烈的誘因,我未必有動力經常做這些相當「操勞」的事。運動能改善身體健康大家都會知道,但其實也可能促進精神健康。幾年前,我的一班行家寫了一本書,名為《為什麽要跑?精神科醫生告訴你》,書中詳述多個醫生研究,指出運動可促進記憶、產生使人愉快的腦內分泌,可以改善睡眠、減少焦慮,甚至對嚴重精神疾病,例如思覺失調、腦退化症都有幫助。

為了可以和別人交流和切磋,我認識了一批攝影同伴,慢慢地,大家自然地成為了好朋友。有良好的社交支援系統是精神健康的指標之一,人是需要群體生活(we need social integration, not social isolation),在面對生活壓力時,可以有能夠信任的朋友分享和尋求支援是十分重要。

有人說,近二十年的「攝影數碼化」(digital photography)是一個小型的“文藝復興”,科技使攝影器材大眾化,今天幾乎人人都有一部可拍得好照片的智能相機或電話,攝影已是大多數人都能參與的活動了。如果大家都知道攝影可以促進精神健康,就請盡情地享受拍攝吧。

「眼睛是身體的燈。你的眼睛若明亮,全身就光明。」〈馬太福音6﹕22〉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我死梗啦!

首個個案是一位37歲的女士,極度恐懼自己會因高血壓爆血管,雖然家庭醫生已多次確定她的身體正常,但她的擔心卻沒有減少。細聽陳述的故事,原來她有兩位女性親戚,在37歲時都患上嚴重的心血管病,在這些聽聞的因素之下,病者已先入為主認為年輕便發作的大病,與遺傳因素有很重要的關係,所以急於檢查自己是否也有患病,包括高血壓。當她以「我死梗啦」的心情去診所檢查時,量度的血壓指數更是高而飄忽。最近,她經常求診的那位老西醫突然停止應診,聽街坊說他因心臟病發走了!她更憂慮自己的血壓問題,有時每天四次到診所去量度(當時未流行家用的小型血壓計),但這個是長期的消費負擔,她開始吃不消。跟著又去了收費較便宜的中醫師那裡量血壓……。

在我們首次見面時,我花了不少努力才能和她建立信任的關係,從她的角度去理解她為何如此恐慌。在第二次見面時,有機會仔細的了解她和兩位得病的親戚的關係,然後劃出她的家譜(family tree)。有了準確資料後,我告訴她,雖然大家是親人,但其實只有姻親關係而無血緣關係!病人以詫異的眼光望著我,重複看清楚家譜上劃下的每一條線,終於明白﹕「我同她們原來是無血緣關係!」病人再見我多一次就沒有再覆診了。

另一個案,是一位當救護車護理員的中年男士,他由內科醫生轉介而來,也是深信自己得了大病而非常焦慮,看過不同專科的醫生都找不到任何病的蹤影。其實,這位男士在工作上見過許多重病急病,也遇過嚴重創傷血肉模糊的情境,但因為這都是「他人的事,唔關我事」,故都可以「百無禁忌」地去處理。但近一個月來世界都變了,同組幾乎所有伙記都遇上不測,有人意外身故、有人撞車、有人忽然發現患末期癌病,故他相信自己都會「死梗」患上大病。 

他在醫生的協助下曾入住不同醫院的各專科病房,但醫生都以「檢查不到有病」來作結論,卻未能即時開解病人。慢慢地,他甚至懷疑自己是患上世間罕見疾病,一般醫生是看不出的。在初步接觸這病人後,我知道說「你其實冇病」是徒勞無功的,而由另一方角度看他確是有「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的表徵。當我耐心聽他的故事,而不馬上反駁指他的憂慮是「多餘」、「想多咗」,很快,他也開始願意聽取我的專業分析。我說,他認為自己患病的想法在某程度上是對的,因為他現在要見精神専科醫生,幸好病情不會致命,亦「有得醫」。病人很接受這個推理結論,加上短期的舒緩藥物治療,他很快就可以停止覆診了。

這兩個「相信自己死梗」的病人能快速好轉,是因為適時在他們的「健康信念」(health belief)上找到適合的切入點,再加可接受的「新」想法,原本的心結就解開了。

「耶穌聽見了,就對他們說:『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馬可福音2﹕17上〉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Trump Divorce

以上的標題不是說美國總統特朗普離了婚,而是近年在美流行的一個「潮語」,表示夫妻因為對特朗普的看法南轅北轍而引起衝突甚至離婚。早前我在面書上看見朋友推薦一本書,講及這個有趣的現象,所以馬上在網上買了這書的電子版(kindle version)。

這本書名為﹕I love you, but I hate your politics – how to protect your intimate relationships in a poisonous partisan world. (大意是﹕我愛你,但我討厭你的政治主場:如何在這個充滿毒性黨派紛爭的世界保衛你和你伴侣的親密關係。)作者Jeanne Safer是一位在紐約執業的心理治療師。 話說特朗普於2016年意外地在大選中勝出,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有報導說在點票時他也以為會落敗,準備好宣佈競選失敗,但最終以幾萬票之差險勝對手希拉莉。這個結果對不少美國人來說是意料之外,更發現身邊伴侶竟然投票支持自己眼中的「狂人」特朗普。 一向以為大家一齊生活亦相愛,價值觀和對事物的優次選擇應當完全一致,誰知我認為當總統的必須要有一致的道德標準, 但你卻看「是否做到嘢」更重要,再辯論下去,發覺大家在所有重大議題上竟然沒有一樣是意見一致的。美國有統計(Wakefield Research)指出,有百份之十的美國伴侶因為政見不同而分手!

當我細閱書中多個具體爭拗例子時,心裡是在想著香港始於2019年中的社會事件,其所引發出香港人之間的撕裂。以前,我們以為大家既然在同一個地方長大,接受的價值觀和世間觀也應相若,誰知在好些社會議題上,我們之間本來極微少的差異被放大了,「自我選擇」的多元資訊也把我們的觀感推到完全的對立面。平心靜氣的討論交流已不可能,是愈講愈激心,且又傷心,輕則和朋友避免見面,重則unfriend斷交。 但如果我們可以抽離去想一想,和自己抱完全不同政見的人本來都是深入認識過的好朋友,他們不會一下子全部都變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心地歹毒之徒。

因為工作原故,我要和許多不同背景、不同階層、不同經歷,或是由「深藍」到「金黃」的人作深入交談,雖然我也有自己的立場,但我必須先聆聽了解,持著不批判(non-judgemental)的開放態度,以柔和語氣和真心尊重對方的態度去講和聽,縱然明知彼此立場和信念有別,仍可以有良好和有建設性的溝通。在實戰經驗中,我發覺大部分人的起點都是善良和相近的,但終點可以是南轅北轍, 有點像六合彩攪珠,所有的數字珠在攪珠前都是整齊一致地排列,但「跑出來的」卻是次次不同。許多人都同意社會應該多元和包容,就讓我們不流於空談,在每天生活中坐言起行地去實踐這個人與人相處的最基本原則。

「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歌羅西書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