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淺談抗逆力(三)﹕ 遊子篇

早年獲政府委派到英國牛津大學精神科教學醫院進修,自此與牛津郡華人社區結下不解之緣。每次造訪英國都應邀為當地華人社區諮詢中心分享不同精神健康課題。最近因疫情關係,在線上作了幾節精健康的分享會。海外華人能夠在異地生活實在是很了不起,他/她們都有著不平凡移居外地的原因,面對文化差異的勇氣,願意融入當地社會的努力,成功適應繼而造福後來者的關愛,這都是詮釋跨文化抗逆力的最佳佐證。 

人類歷史見證了無數遷徙的故事,因著天然災害,戰爭動亂和經濟困難帶來被動的移徙。今天大部分的移民,卻是主動自決的個人決定。每個個案背後有極其複雜的推動和牽引的元素,一般相應例子包括面對逼害暴力與得到安全和自由,面臨失業與高薪厚職的機會,瀕臨飢餓和環境污染與得著食物供應和環境改善,家庭分隔和服務缺乏與家庭重聚和生活質素提升等。移民外地往往要面對身處異地的文化衝擊,是個人抗逆力的試金石。嘉奧博(Kalero Berge)是芬蘭裔的加拿大人類學家,他1954年在巴西作了一個有關面對文化衝擊四個階段的演講,他其後發表的文章被研究跨文化適應的學者廣泛引用。從蜜月期、磨合過渡期、解難適應期到融合期,成功移居外地的人士一般可以做到文化兼容。以居英華人為例,既適應英國生活習慣,也保存中國文化傳統;也有移民最終完全認同當地文化,對自身出處不聞不問。然而大部分移徙異鄉的「遊子」在悠長的磨合適應期裡,往往因著離開熟悉的環境,人際間的言語溝通障礙、身份認同的迷失,而出現精神健康的不同挑戰。較常見的情緒反應包括常懷思鄕情意,時而憤慨急躁,有感恐慌無助、納悶退縮等。 

今天很多人都在考慮長遠移居外地。首先,要平心靜氣,精確衡量自身移民外地的種種得失,詳細預備和細心安排移民前後的繁複手續,是踏上移民之路的首要秘訣。多認識自身的情緒,也學習疏導生活異地帶來的情緒反應,擁抱正向思維,保持身心健康至為重要。在漫長磨合適應時期,與家人彼此關心扶持,和當地有同理心的好友建立深厚情誼,多參與當地自助助人組織和機構的活動,都是建造自身抗逆力的方法,也是「遊子」在異地安身立命的良方。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詩篇16﹕8-9〉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1年5月份_總幹事問安信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正當構思撰寫這個月家書的時候,看見印度的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心裡有些不安。身為醫生,卻不能作什麼事情,實在有點無力感。但是,當知道某些發達國家及地區囤積了過量疫苗,甚至可能快要過有效期,卻沒有行動轉讓給有需要的地方,心裡更加感到無可奈何,慨嘆人類自利的本性!在此,我記起聖經提醒我們:「人人都不要只關注自己的事,也要關注別人的事。」(腓立比書2:4)

於是,我想想「環球天道傳基協會」(「傳基」)現有的資源可以做些什麼事情呢?其中比較突出的,就是在過往多年,我們與香港基督徒醫學界及精神健康專業人士有相當緊密的合作。近月有醫學研究指出,在疫情期間,不少感染疫症的人士及其家人都出現焦慮、憂鬱及壓力綜合症。就算在疫情過後,也有部分康復病人出現各類精神病症狀。故此,「傳基」決定推出「逆境治療(二)」課程,由精神科專家主講,讓社會人士明白多一些精神疾病及心理健康問題。此外,我們又決定出版《精神健康趣談》一書,讓讀者能夠提升對心理健康的關注。假若兄姊認為這方面可設有特別的議題,歡迎告訴我們。

另一件將會相當影響香港人(包括信徒)精神心理的事件,就是考慮移民與否。當然,無論會否離開香港,都應該詳加考慮,不要衝動進行。信主的人更應該尋求上主心意,然後心安理得地離開或留港。為此,我們打算在七月舉辦一個免費講座,主題是「如何適應移民壓力?」由資深牧者及臨床心理專家演講及回應。希望大家支持,並鼓勵考慮移民的人士參加。其後,我們打算參考去年反應熱烈的「創傷與治療」課程,開辦第二期訓練班;讓那些關懷「曾經歷創傷人士」的教牧同工及弟兄姊妹參加。希望參加者日後能輔導那些因社會事件、移民及疫情受困擾的人。請大家在禱告中紀念!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在香港稍為緩和,我在此呼籲大家繼續保持警惕,互相提醒,免被感染,好讓社會能恢復各項正常活動;包括教會的各様聚會。讓我們一起為到香港及世界各地的疫情預防及控制成功代禱!

主內弟兄
麥基恩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二零二一年五月

~~~ 感動回應表 ~~~

「談天說道」再婚後想帶子女移民

「一切苛刻、惱怒、暴戾、嚷鬧、毀謗,連同一切惡毒,都應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要互相友愛,存溫柔的心,彼此饒恕,就像 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 《聖經新譯本》〈以弗所書4﹕31-32〉

「移民」成為這兩年的熱搜榜,近日更有多間名校招收插班生,以填補因學生退學移民而騰出的學位。移民是人生一個重大決定,普遍家庭的夫妻之間尚存有不同意見或分歧,更何況是離異夫婦。到底父母離異後再婚,打算帶子女移民時會面對怎麼樣的挑戰?

文﹕傅丹梅女士  明光社副總幹事
編輯﹕謝芳

曾遇過一位男士,與太太離婚後,太太獲孩子照顧及管束權,而他則有每星期的固定探視權。前妻去年再婚,今年打算帶同11歲的兒子離開香港到英國生活,他非常擔心孩子一去不返,從此不能再見兒子,非常不捨,千方百計阻止他們離開,包括考慮採取法律行動,一場孩子爭奪戰即將展開。

再婚後帶子女移民要考慮的因素

子女面對父母離婚和再婚,早已習慣家庭及生活上的不斷轉變,對移民也不一定抗拒,再婚後的家長如果是為了孩子的長遠福祉著想而移民,也是無可厚非的。只是,有些家長帶子女移民只是為了與前一段婚姻完全割斷,防止孩子與非同住家長的聯繫,令孩子完全屬於這個新的再婚家庭。他們的決定並非是以孩子的利益為依歸,而是自私地想獨佔子女,這便是為甚麼只獲探視權的家長會極力阻止,因為他們的擔心並非無中生有,而是確實有機會從此失去孩子。

到底留港抑或移民對孩子較好?要解答這個問題,需要從三方面著手,包括(1)子女的最佳利益;(2)子女的意願;(3)離港後獲探視權家長與子女保持聯繫。

(1)子女的最佳利益﹕

到底法庭以甚麼原則決定是否容許母親帶子女永久離開香港?當家長要帶子女離開香港,必須說服法庭,孩子移民後的生活安排能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孩子的另一位原生家長亦滿意未來的探視安排。根據以往一些案例,法庭在處理有關未成年子女的爭議時,首要的考慮是子女的最佳利益。在考慮何謂子女的最佳利益時,需要考慮他們的意願及其他關鍵性的資料,包括社會福利調查報告。在法庭考慮有關子女永久移居的申請時,首要事項就是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法庭需要整體地平衡各項因素,每一個案件及每一個兒童的情況都有不同,法庭要客觀地斷定那一個安排最能符合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法庭會列出一些「福利清單」(welfare checklist),整體地平衡各項因素,客觀地斷定那一個安排最能符合女兒的最佳利益,這些安排包括獲探視權的家長的探視安排是否切實可行。

(2)子女的意願

對於孩子來說,要適應移民後的新環境並不是太困難,前提是他願意及喜歡這個轉變,假如他抱持負面或抗拒的態度移民,對他的精神健康及適應都會帶來負面影響,因為,移民是將他連根拔起,從一個熟悉的環境遷移到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文化、氣候、語言、環境的適應尚是其次,最重要是擔心失去一個重大的支援系統,不能再見及獲得非同住原生家長的支援。假如他與繼父母的關係不太好,以往可以於探視時告訴原生父母,尋求幫助,但移民後,他會擔心自己有困難時會孤立無援,成為「孤兒仔」,尤其是那些與繼父母關係不好的孩子,他們的焦慮會更大。因此,父母在決定前,應先詢問孩子的意願,讓他有足夠的資訊知道移民後的安排,亦讓他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家長在瞭解孩子的想法後,盡量解決他們的憂慮,其中一項可能是擔心沒有朋友。最近一年,因為疫情,學校很多都是上網課,孩子失去見同學朋友的機會,突然要離開,感覺上好像背棄朋友,會有很強的內疚及失落感,心理上過不去。所以,家長最好能安排一些機會,讓孩子在離港前可以和朋友們聚一聚,讓他們可以互相道別,交換日後的聯繫方法,這樣,孩子便感到沒有失去朋友,只是搬了家,不過是搬遠了一些。

但是,假如孩子極度抗拒移民,而家長自己又極想離開香港,不妨考慮將子女交給仍然留港的家長照顧,始終子女是一個獨立的生命,有自己的思想及意志,不是父母的一件附屬物件,可隨意帶走;同時,家長不要因為面子,不想讓出管養權給原本只獲探視權的家長,而忽略整個決定的原則應是子女的最大福祉,非父母的權利或意願為依歸。

(3)離港後獲探視權家長與子女保持聯繫

父母的愛及關心對孩子的成長非常重要,孩子去到外國,盡可能安排他們與原生父/母保持聯繫,讓孩子不會有被遺棄的感覺。若懂得善用現代科技,透過資訊科技與原生父母及朋友保持聯繫,即使分隔兩地,仍可將原本面對面的探視轉為視像會面。曾經有一位家長很想與移居外國的兒子一起看電影,他們的方法是預先買了一包「爆谷」及汽水,一邊保持電話通話,一邊在Netflix同時間播放同一套影片,大家吃著零食相隔兩地一齊看片,在有趣的地方一起笑,感覺就好像大家正在一起看,看完後在電話內表達感受及看法,兩父子的關係保持得非常好。 除了使用資訊科技保持聯繫,家長最好能安排每年有1至2次親身探望,雖然支出昂貴,但一個實實在在的擁抱,一次面對面的傾談,將成為孩子成長的重要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