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阿美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子,今年十四歲半,身體發育良好,長得高大,外表倒像亭亭玉立的十七歲美少女。她與父母一家住在屋村,在附近的中學讀中三,雖然在校成績平平,但她卻是風頭甚勁,更有中三校花之稱。

最近半年來,阿美媽媽發現女兒開始喜歡打扮,而且晚上外出次數漸增;偶而穿戴新潮的衣服,當媽媽問起時,回說是同學姊姊贈送的;同時,她向媽媽討的零用錢也多了幾倍,買回的都是化貴價的妝品、護膚品等。有一天,阿美媽媽回家時經過商場,遠遠看見阿美從陳醫生診所走出來。只是,當回家問阿美時,她卻否認有其事。媽媽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去了一趟陳醫生的診所,找陳醫生問個清楚。

陳醫生是位中年的女醫生,也是阿美一家長期和信任的家庭醫生,家中各成員常常找她看病或傾訴。原來從小已認識陳醫生的阿美,最近頻頻來診所,向陳醫生請教關於避孕和性病傳染的問題,也曾取過口服的避孕藥和事後丸等,而且每次都哀求陳醫生不可讓她的父母知道。

面對阿美媽媽這次的詢問,陳醫生回答說事關病人私隱,不能將病情詳細回答。即使阿美媽媽再三要求,並說自己只是關心女兒的福祉,並不是多事要管她,仍然不得要領,陳醫生依然閉口不願透露阿美的病情。說著說著,阿美媽媽大發脾氣,怒說阿美還未成年,父母有權要求看她的病歷;而且全家長期光顧和信任醫生,阿美的診金也是媽媽給的,為甚麼陳醫生如此不合作?甚至威脅說,要告上消費者委員會和醫學委員會等。

陳醫生一時間處於兩難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支吾以對,回說另日再向作解釋。其實,陳醫生最怕惹官非,與政府機關的書信來往費時又增加心理負擔。她思想良久之後,決定請教區內的老前輩何醫生。這何醫生也覺得事態不簡單,若不幫助阿美,她可能會懷孕、染病;而且她又是未成年少女,或會涉及刑事案,但病人應該有私隱權,可選擇不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病情。不過,何醫生也明白阿美媽媽是出於對女兒的關心和保護之心情,要求是非常懇切。

兩位醫生商量之後,決定由陳醫生親自約阿美媽媽傾談,首先是讓作媽媽的知道,最好的出路是母女倆坐下來平心靜氣談一談,彼此瞭解;也讓作女兒的,明白母親是出於關心和愛護之心,不是多管閑事;之後的事,再作計劃。

「你要聽從生你的父親;你母親老了,也不可藐視她。」箴言23:22

半兵
、法、理、情」

20190Feb_12

「醫、法、理、情」之 白色謊言(white lie)

主診醫生將末期肝癌的實況清楚向當事人陳先生交待,卻惹來他的子女們不滿,怪責醫生沒有接受隱藏病情的要求,從而令爸爸因此自尋短見,陷入差點喪命的危險。

我們已指出,在現代醫學倫理中有四個基本原則:自主、行善、不傷害及正義,這基本原則彼此互相制衡,並無高低之分。作為病人,他們有洞悉自己病情的知情權,並且有選擇以何種方式接受治療的自主權,甚或拒絕接受治療。在一般情況,主診醫生必須遵守以上的原則,並要尊重病人的知情權及治療的選擇權。醫生若向病人隐瞒,這便屬向病人說出「白色謊言」(white lie)或披露部分而不是全部的病情。

故此,唯有的方法就是在醫生透露病情给病人之前,先要與家人達成共識,作好應變的措施,以防萬一。家人不願陳先生得到壞消息後接受不了,這是能理解的,但若陳先生不被通知有關自己的病情實況,後果是留下了他和家人無法實現的「未完成」事情及心願,恐成終身的遺憾!

陳先生對「生、老、病、死」之苦早已有成熟的立場,子女們不該為「保護」他而使用「白色謊言」,無疑是奪取了父親作出適切的回應,包括盡可能留下美麗的回憶給後人,按自己的心願面對死亡和安排後事等。我有一位極受人尊敬的大學師姐羅博士,侍主近半世紀,在過去十年都在與肺癌爭戰,最近才息勞歸主。在這些日子裡,她清楚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無多,故在去年便舉辦了一次慶祝生命的崇拜,與各友好一一道別,將一切榮耀歸給神,這是多麼有意義的事!面對生與死的現實,有永恆盼望的人,兩者都一樣可貴!聖經腓立比書1章21-24節說﹕「因為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但如果我仍在世上活著,能夠使我的工作有成果,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我處於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那是好得無比的。可是為了你們,我更需要活在世上。」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 234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June_26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