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婚姻關係

「婚姻調解面面觀」逢第五個星期三刊登,為讀者們解說在婚姻關係中遇到的各式各樣的「奇難雜症」,輔以聖經的教導。歡迎提供寶貴意見!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已超過一年多,至今仍然反覆,最近在香港的健身群組已引發第五波的憂慮,再加上不少有長期病患的市民接種第一針的疫苗後出現不良的反應,大家對疫情能够在短時間内解決已沒有太大的期望了。

為免人群聚集,莘莘學子要在家上課,上班族亦需在家工作,隨著疫情的持續,環球經濟大受影響,不少人更因此而失業或遇到開工不足的問題,財政狀況面對嚴峻的壓力。

常說家庭是暴風雨的避難所,但是隨著人們因不同原因被迫長時間留在家中,不少的報道指出家庭成員之間的磨擦漸漸增多。從前大家覺得能夠接受或容忍的習慣和瑣事,因為大家長時間被困在狹小的空間中,不知不覺間被無限地放大,問題變得無法解決,安樂窩卻成為戰場,夫妻之間最後甚至要走上離婚的道路。

在香港,如要提出離婚,丈夫或妻子必須向法庭證實以下一個或以上的理由,並提出其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的地步:分居,如分居最少一年,便需雙方同意,但如其中一方不同意的話,分居需最少兩年;以及不合理的行為、通姦或遭遺棄最少一年。除了處理離婚事情之外,法庭亦會就子女的管養權及贍養費等方面作出裁決。一般的情況下,法庭會要求雙方進行家事調解以解決雙方的分歧,以避免或減少進一步的衝突。

筆者認為離婚並不是解決夫妻問題的理想方法,再者,疫症亦不是導致雙方離婚的主要原因,很可能夫妻之間早已存有問題,只是大家並沒有認真地面對,期望問題可隨著時間一同過去,現時的疫症只不過是他們決定離婚的催化劑。

預防永遠勝於治療,在夫婦的關係上如出現問題,最有效的方法並不是逃避,而是正面及積極去處理,否則問題只會像癌症一樣不停地侵蝕我們,最後導致關係死亡,無可挽救。其實,疫症也使我們學懂一個很重要的功課,就是生命無常,大家請緊記珍惜眼前人呀!

蔡培偉律師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談天說道」疫情圍封之下分享愛

「而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那有甚麼用處呢?」《聖經新譯本》〈雅各書2﹕16〉

編輯﹕謝芳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本港經濟低迷、失業率及開工不足率高企,本港貧窮人口再創新高。政府2020年12月23日公佈本港去年的貧窮數據,當中貧窮長者多達54.9萬人,較2018年再增3.2萬人,且是有記錄以來新高,長者貧窮率高達44.9%。經政策介入後,貧窮長者仍達39.1萬人,貧窮率為32%,即每3名長者便有1名貧窮長者。

疫情至今未見舒緩,貧窮人面對前所未有的困境。他們所面對的「貧窮」有四個向度﹕「經濟貧窮」、「關係貧窮」、「心靈貧窮」及「動機貧窮」;面對的最少有6項難題﹕居住、食物、醫療、技能提升、社交、親子關係。雖然基層人士所面對的貧窮問題每況愈下,但自疫情爆發以來,教會關懷貧窮網絡(教關)看見很多街坊、非牟利組織和教會團結一致服侍有需要的基層人士。

圍封地區,教會留守支援街坊

早前政府圍封北角東發大廈一帶,不少街坊人心惶惶,位於北角的教關伙伴宣道會恩樂堂,因看見街坊身心靈上的需要,從而作出相應行動,與街坊同行。恩樂堂黃傳道分享道:「鑑於佐敦及深水埗一些區域曾被圍封,我們討論了基本方案。參考過往資料,我們相信被圍封的街坊,受封時間應該不會過長,而且政府會提供當天食物。但解封後引來的種種揣測,卻不容忽視。教會為了保障義工、糧友及同處大廈居民的安全,故此有以下措施:暫停開放教會發放糧食;並且暫時改變舊有糧務運作方式,即與同工會折算食物現金劵,再相約送至糧友手中。我心裡由衷地感謝主,因為今天我們剛全日開倉,發現街坊手上已儲有7至14日的食物,相信街坊在糧食上沒有大問題。並且,早前我們已準備了這些食物劵。一切在主手裡,祂是全地的主。」黃傳道一直留意被圍封的社區,再於社區中作出服侍街坊的行動,從未停止關懷。

教關又看到無數伙伴教會在疫情下「腦筋急轉彎」,想出不同的方法支援街坊。位於首度被圍封的佐敦區教會,如基督教恩活堂,在教會門口放置了一個臨時的物資箱,內裡有抗疫物資:口罩、酒精搓手液、防疫面罩等,供給區內有需要人士免費索取。其後,恩活堂更推出「恩活自提物資服務」,以「自提櫃」的自行提取形式,讓有需要人士安心領取食物或防疫物資等。街坊領取物資的速度遠超所想,在短短的一個下午,教會已進行好幾次補給!恩活堂教牧同工表示:「我們會緊守防疫工作,嚴密把關消毒程序,定時使用消毒酒精噴霧清潔物資箱。為街坊提供安全且方便的物資領取站。」恩活堂試行一段時間後,又加設「約談」環節,希望深入了解街坊需要,建立鄰舍關係。

在社區網絡送上愛

教關聯同「油踐入心」事工召集人黎廣澤傳道,於2021年1月初開展「社區大使服侍體驗計劃」,無奈主要服侍的油麻地和佐敦等社區持續爆發疫症,大部分的落區行動被迫暫停。然而,網上「油踐入心團契」定期發放油麻地社區情況及代禱事項,讓義工們能夠繼續關懷社區。計劃中有一位核心義工Shirley建立了「油低造喜」FB 專頁,分享與油麻地基層人士的相處點滴:「我沒有想過可以與無家者做朋友、吃飯談天!」農曆新年將至,不少人忙於辦年貨、大掃除,Shirley帶了一位基層伯伯去超市購物,「我們關懷小組約了伯伯去超市購物,買他喜歡的食物。原來伯伯已經二十幾年未入過大型超市購物。我們慢慢行,他慢慢挑選。最後,我們更教導他用自助付款機,學習新的科技,融入現代的生活!」關懷小組隨後再去一班街友的宿舍,幫他們大掃除、剪頭髪過新年。最後再帶社區大使的新叔叔買新波鞋過年,新叔叔笑逐顏開地說:「好開心!好耐無試過有人同我一齊去行街shopping,自己揀舒服的波鞋!」

因著油麻地社區的疫情,街坊都齊心協力,互相幫忙,我們從中更見網絡的重要。黎傳道分享到油麻地街坊及不同單位的愛心與團結:果欄有不少檔主捐出水果;有人捐出凍肉和其他食物,然後有餐廳義務煮;有酒店送出熱飯盒;有教會分享蘿蔔糕;有上水菜農送出新鮮有機豆苗;有心人送出飯票及杯麵,…上主供應豐豐富富,成為疫情下的反高潮,各人的付出都是為了「分享愛」,在社區網絡中互相幫忙,人與人之間不再是冷漠的牆。

香港貧窮問題愈趨嚴重,教關創於2002年香港失業情況嚴重時期,網絡伙伴攜手合作同心關懷貧窮及轉化社區。教關致力發掘服務空隙,並發展多個先導計劃回應需要。感恩2021年今天香港艱難困乏時仍然繼續服侍基層,推動連結社區網絡資源,接觸資源匱乏的群體。教關感恩看見更多人參與整個關懷貧窮運動,以伙伴關係彼此合作服侍,分享資源和力量,滿足貧窮人基本生活需要,合力祝福社區。長遠以愛心服務、照顧及探訪等方式關懷和服侍貧窮家庭,與他們同行,轉化生命,最終讓受助者成為助人者。(撮自《由1到726─網絡轉化攻略》)

教關邀請各位讀者,以行動回應社會需要,在疫情下打破冷漠的牆,一同在社區中建立「愛的網絡」,彼此結連協作發揮最大的服侍果效。我們在疫情下如何與社區的街友做朋友?教關鼓勵讀者,攜手服侍基層,以物資和實際援助作為建立關係的門,參與教關推出的先導計劃幫助疫情下有需要的街坊,如「一杯涼水失業援助金」、「職位配對平台」、「就業培訓一站式」等。 如各位讀者有多關懷貧窮的方法,歡迎向教關提出!請電郵至info@hkcnp.org.hk

加國輔導在線~友善、冷靜、安全

邦妮·亨利醫生(Bonnie Henry)為加拿大卑詩省家喻戶曉的衞生官員,她的聲譽也因成功地拉平卑斯省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曲線而超越了本省及全國,甚至聞名於國際間。在危機期間,她以冷靜,富有同情心的表現更成為受歡迎的人物。邦妮·亨利醫生慣用的口號是呼籲人要保持「友善、冷靜、安全」。這口號到底與控制病毒的傳播有甚麼關係?其後她提及阿爾伯特·加繆(Albert Camus) 創作的小說《鼠疫》(The Plague)(1948) 對自己的思想產生了重大影響。

(1)非一般性的恐懼

亨利醫生於2020年4月24日在接受CBC廣播訪問時說:「艾伯特·加繆的《鼠疫》抓住了人們的心靈。我在追尋傳染病方面所學到的其中一方面就是,病毒引起了人們的恐懼。這種恐懼與其他類型的災難完全不同,大多數源自對病毒的不了解、不認識和肉眼無法看到而導致患病的物體所致。」從而看到亨利醫生主要想引起人們去關注,卡繆在《鼠疫》一書中所描繪的非一般性恐懼。事實上,在加繆的《鼠疫》和當前大流行的疫症中,普遍存在著一種非一般性的恐懼,我們必須加以克服。

(2)亨利醫生及加繆提倡「保持警惕性」

為了消除這種恐懼,加繆曾說:「看似沒受感染的人,或幾乎沒有感染癥狀的,是最易被忽略的人。如果您肯於去面對 — 保持警惕性始終不能放鬆 …;如在保持健康、正直和純潔方面,也須如此,這實在需要極大的意志力和不斷的思維張力,以避免失誤。」由此看到亨利醫生針對疫情所採取的警惕性措施背後的動力。而「保持警惕性始終不能放鬆」,就是驅使她參與對抗新型冠狀病毒鬥爭的精神,包括保持「友善、冷靜、安全」的態度。但本人卻不能認同加繆消極的存在主義,因它不能給我們終極的盼望。

(3)我們的盼望在於基督

本人認為,愛我們美善的救主耶穌基督,不單能平息我們生活中的風暴,祂的大能更足以保守我們安全地面對一切。是的,我們可以在基督裡保持友善、冷靜和安全。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