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今人A君,喜歡別人稱呼自己為小姐。A君曾經與一位外國人結婚,但不久即離異。這位A君生於富有之家,四姐弟都學業有成,畢業於美國某長春藤著名大學。在大學期間,A君一直自稱為同性戀者,後來又說自己是女性靈魂困在男性身體,所以就進行變性手術,割去男性的性器官及睪丸,造出人工陰道。雖然如此,身體其他部位仍分泌男性荷爾蒙,故需要每天口服大量女性荷爾蒙,來維持女性性特徵如乳房等。雖然生活則完全女性化,但其身份證和護照上的身份,仍是生下來的男性。A君喜歡遊戲人生,加上家境富有,不需要工作賺錢生活,故每天流連於同性、異性酒吧中,與同類人士風花雪語;偶爾也會作作義工,或捐助公益。

B君,生下來是一個女孩子,但自幼被家人以男孩子方式養大,自己亦喜歡別人稱之為先生,成長當中均以男性自許。在學校就讀時,已被稱TB (tomboy),身邊的女友多多。畢業成年後,B君成為了一位薄有名氣的時裝設計師;與此同時,也進行外科手術,切除女性化的乳房、卵巢、子宮;增加人工喉核和人工陰莖,可惜後者造得不成功。每天,B君需要服用大量男性荷爾蒙,以抗衡身體其他部分所分泌的女性荷爾蒙,除了面容白滑無鬚之外,外表也大致上像男人。同時,B君工作十分認真,對下屬也相當不錯,說話有禮。

在一次新年派對當中,B君遇見了A君,兩人互相欣賞,一拍即合,更有相逢恨晚之感。兩人很快同居,住在一起。如此過了一年,B君決定迎娶A君,他/她們更有計劃地和政府提出結婚申請,以挑戰社會的婚姻制度及宗教傳統。

有關男女身分魚目混珠式易妝,北朝古代樂府詩《木蘭辭》有很生動的敘述:「…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當年木蘭忠孝勇義四全,是在不得已之下易服代父從軍,故得眾人千古景仰,歌頌。今人的撲朔迷離,應以何為準?身份證、DNA,還是以貌取人,任君選擇?竟是空虛混沌,全然無光?

我觀看地,地是空虛渾沌仰視天,天上也全然無光」〈利米書4﹕23〉

半兵
、法、理、情」

20190Mar_12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