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基因改造食物

王先生是一個環境保護發燒友,也是素食者。他認為現代的人,隨便改變天然環境,以謀私利,是非常不智、不當,近乎犯罪的行為。尤其是一些跨國大公司,將不同的外來基因,經過人工操作堆砌,植入動物或植物內,以取得更大、更好、更肥美的出品,來增加自己的利潤,控制市場,視環境和天然遺傳如無物,任意妄為,實在罪大惡極。

在國際層面,他看見有些國家極力反對基因改造的食物和品種,但相反另一些國家不僅贊成,更大力作推動。他認為這是官商勾結、惟利是圖之結果,對不起環境、地球和自己的後代子孫。所以,他極力鼓吹反對和杯葛基因改造的食物和產品,也在朋輩同事之間大力宣揚自然主義、綠色和平等思想。

近來,他從報章及網上得悉農產品中的大豆、玉米、棉花、油菜等都有基因改造元素在內,甚至有人將耐寒的深海魚的因子植入番茄內,混雜了動物與植物的基因,叫他吃番茄時也在吃魚;有人將昆蟲如蜘蛛的基因植入山羊裡,以產生特別有絲的奶;更有人告訴他,現在街市上的食物,很多在過去十年內都有不少改進,如淡水魚中的鯇魚,尺寸大了很多;番茄也大了、紅了,甚至耐寒耐熱。他所喜歡的豆奶和玉米,都似乎與前不同。他質疑﹕「漁農業在十年中有這樣長足的進步,是否都是基因改造的影響所致?一切都在暗中進行而沒有告訴大家?」

同時,他從網上的資料中,知道稻米中亦有加入維生素A等,認為加入維生素不要緊,是對人民有益的,可以減少眼疾等病;而且能夠增進稻米產量,同一塊地可以養活更多的人,但萬一增加入其他不知名的東西怎麼辦?其實,被人工改變的動物、魚類、植物,會引發一連串生態和環境的變更,破壞原來的生物鏈,甚至會導致某些生物的絕種。環境被改變是不能復原,當中的害處可能數十年後才出現,到時才亡羊補牢已是太遲了。「人類有權隨意去刻意改變天地萬物的一切安排嗎?」「電影『侏羅紀世界』裡講及因人類隨意進行基因改造和配對,結果招致恐龍橫行,人類陷入危機的劇情,會否在現實中發生嗎?」

王先生愈想愈迷茫,試問作為區區的小市民,又能如何抗拒這基因改造的狂潮呢?怎樣選擇何者可吃,何者不可吃?若堅持不吃基因改造食物,是否有一天會餓死?這些困擾擔憂,弄致王先生心緒不寧,差點精神崩潰…。

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都賜給你們作食物。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一切青草蔬菜賜給牠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 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創世記129-31

                                                                                   半兵
「醫、法、理、情」
2018Sept_4_MED

難得自在   

在香港生活的市民,長期面對各種壓力是不爭的事實。而近年樓價及租金高企,香港的快樂指數排名卻愈來愈低,面對不明朗的前景,教我們如何是好?

香港名導演楚原先生最近榮獲一個「電影終身成就獎」,他在致詞時指出,自己的一生經歷過許多的成功與失敗,有風風雨雨和人情冷暖,現在的自己已不再緊張這些世上如過眼雲煙的名利了。當然,我們毋須像楚原先生那樣,要經歷這麼多大起大跌的事情才能對自己的人生有所頓悟。

我們面對某些人或某些場合,很自然就會有一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我們看見主耶穌從來不會被任何環境所困,也從來不會被任何人的說話所擊倒。無論遇見任何環境、任何人士,他都能夠安然面對。從他身上,我們看見一種自在(At-home-ness) 的特質,即使在暴風雨的船中,他也能夠安睡,並且平靜風浪;無論面對宗教領䄂或平民百姓,無論是善意或惡意的提問,他都能夠一一解答,化險為夷。

主耶穌能夠安然自在,因為他知道自己在世上的使命,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約翰福音4:34)主耶穌能夠安然自在地去面對不同的人,因為他對人有愛、有尊重、有憐憫、有恩典、有接納、有寬恕。甚至那些逼害和釘他在十字架的人,他都願意為他們禱告,求天父赦免他們。

當然主耶穌能夠安然自在最大的秘訣,乃是他與天父有一個密切的關係﹕他與天父是合而為一的,因為與天父聯合的關係,他就有能力去愛、去服侍及去寬恕。

如果我們要有主耶穌這種自在的特質,我們就要學習與主耶穌建立及保持一種密切的關係。主耶穌對門徒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約翰福音15:5〉

湛乃斌牧師
(基督教平安堂)   

北極、天災與人為破壞

「風暴來自南宮,寒冷出於北方。 神所呼的氣息結成冰,廣闊無邊的水也凝結; 他使密雲滿載水氣,雲彩布散他的電光。電光照著 神的指引來往旋轉,在地球上行他一切所吩咐的。」《聖經新譯本》〈伯37﹕9-12〉

每天打開電視機的螢光幕,看見世界各國不少的天災,摧毀著人們生活當中的家園和美景。大家為此痛心之際,也有加強和警惕防備天災不再肆虐。當2017年踏入倒數的階段時,藉著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何建宗教授的分享,讓我們反思「可為保護地球這家園多做些甚麼?」

編輯﹕謝芳

今年九月我率領「香港極地創新科研考察隊」第十一次到北極圈進行科研,隨團的有公開大學「科技學院」的研究人員、香港大專和教育界的領袖和幾位國家級的政治人物。重訪我曾經多次停駐的斯瓦爾巴德群島皇帝灣「科學城」,五年不見,我和兒子韶博幾乎不能夠相信我們的眼睛: 從前中國隊創立的「黃河站」對面,不是有明顯的三條冰河嗎?為甚麼現在看起來好像只有兩條?是我們記錯了,還是看錯了? 答案原來都不是!根據「中國極地研究中心」各科學家的研究報告發現: 自從二十世紀以來,這個區域的冰川已經因為氣候變化而後退六十公尺了。數據是十分驚人的,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深遠,直接威脅人類的可持續發展,不能夠再否認和坐視不顧!

斯瓦爾巴德群島近年已經變成了一個旅遊熱點。觸目所見,在它最大的城鎮-朗努依市中心區,房屋愈來愈多,觸目所及,城市化的規模日漸擴大,到處都有酒店、商店和遊客,其中還有不少是華籍同胞。從前只有數百人的煤礦基地,今天已經有二千多固定人口,每年接待近四萬名參加所謂「生態旅遊」的外地人,不單破壞環境、留下垃圾、踏遍了生態保育區,還影響了本土寧靜的社會生活文化。「熱島效應」之所以產生,基本上是因為人住區擴張、英泥化改變了吸熱率,還有道路愈來愈開近從來不毛之地,破壞了生物棲息地。當然,能源消耗和化燃料的開發、發電量和汽車尾氣排放增加等,都造成了「溫室效應」,帶來連鎖的「碳足跡」增加,產生了不可逆轉,而且是對數性加速的氣候變化。人類生活不再與自然界和諧,我們與上帝的偉大創造愈來愈隔絶,可持續發展真的岌岌可危!

中國是人口大國,所以也是能源消耗的大國,近年的經濟增長速率更是引人注目。世人逐漸將環保的矛頭正指中國,所以為了自己的子孫、為了全人類的福祉,國家不可以不努力快馬加鞭。2014年國務院批出了《國家應對氣候變化規劃》,經過簽署「巴黎協定」之後更加要加強環保節能的政策和措施。舉例而言, 中國要在2020年把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與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掛鉤,期望把比值於2005年的碳單位下調40%至45%;又規劃將「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調升15%;國家的森林植樹面積,要比2005年增加4000億公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前副主任解振華先生(今年的「呂志和獎」得主)表示:政策措施,一方面要是節能和提高能源效率;另一方面是開發更多可再生能源;還要增加森林,以形成「碳滙(Carbon Captures)」。 這些工作雖然有長足進步,但並不足夠,也不應該過早滿足,真是『同志仍須努力』!

根據國際公約,發展中國家須承擔「減碳」總量的70%,而這些國家的人口眾多,社會水平一般十分窮困,更糟糕的是政府管治水平落後。因此,氣候變化問題必須與扶貧、節育、改善生產力、推廣教育、應用創新科技、推動綠色產業、資訊透明、性別平等、政府體制改革等社會和經濟問題掛鉤。可怕的是:現有的南、北政治差距巨大,而霸權主義和財富剝削亦籠罩國際,人類彼此間的和平融洽已經難求,何況是追求人類社會與大自然間的和諧兼容?環境保護,必須由心做起,而且要專業地、持續地去奮鬥!

治大國如烹小鮮,前面的挑戰多而困難。「沒有異象,民就放肆」,解決方案仍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2017Dec_13北極、天災與人為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