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珠璣集」~ 環保政策

地球的氣候變化、生態危機和環境污染問題愈趨嚴重,這使到保護環境的需要刻不容緩。環境保護可以說是廿一世紀人類的最大挑戰!除了科技層面外,我們有甚麼措施可以有效地落實環境保護呢?

首先,政府有很多地方可以直接管轄,例如立例禁止污染物的排放,堵截污染源;禁止污染物的排放,而規定某些生產的設備裝置;訂立產品環保責任條例有助生產者負起生產的環保責任。

其次,我們也可以運用市場的功能,達致減排減廢,例如對某些行業發牌監管,甚至對污染者徵收稅項;對於一些環境污染的設備和物料,可以發放許可證限制使用;政府或者私人企業作為社會責任亦可資助一些環保工業或者服務公司,使到他們可以生存及發展,並幫助一些污染者減低他們排放少些污染物;而政府亦可收取一些作為環境保護的徵費,如四電一腦的徵費就是此類措施。

政府在環保方面亦可以大量投資在基建或者環保項目上面,例如污水處理廠,綠化市容,也可以進行一些研究、宣傳、推廣和教育的活動。屯門T · PARK [源 · 區] 是一個很好的項目,它不僅是一座污泥處理廠,並透過其休閒和教育設施,提供一個學習和體驗綠色文化。

以上所說的都屬於理論框架,實際上還要考慮很多經濟、民生和政治上的因素,若要妥善處理為環保引申出來的問題,這些因素不能忽視。可是最重要的還是一般人的道德、信仰及價值觀的取向。倘若人人都重視環境保護,對生態的災難有很強的意識,其實比任何的政策都有效。筆者是基督徒,相信大自然及萬物都是上帝美好的創造,我們應該珍惜愛護,以展示愛上帝、愛人的德性。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醫、法、理、情」之基因改造食物 

科技帶來社會的進步,同時也引進新的變數或危機,「基因改造食物」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我們可從「醫、法、理、情」不同的角度作出分析和回應,思考它對人身、心、靈之衝擊。

案例中的王先生是一個積極的環境保護者,密切關注食物安全,常常留意報章及網上有關「基因改造食物」的資料。這種食物安全的關注本身是非常可靠,但王先生卻因過分投入而導致心緒不寧、常常擔憂,焦慮揮之不去,陷入精神崩潰的臨界線,從醫學的角度已出現警號!

從「法」的角度來看,蔡培偉律師已指出,香港法例第132 章《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61條訂明,本地食物業界人士不可對食物作出虛假逆說明或食物的性質、物質或品質方面誤導他人。而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物安全中心亦於2006年7月28日制定的一份有關基因改造食物自願標籤指引,鼓勵食物業界以自願性質推行基因改造食物標籤。

按「理」,一般食物改造旨在食物改良,無論是質與量,為要解決食物不足或加強食物品質。但科技有利也有弊,因為人是改造引發一連串生態和環境的變更,有可能破壞原有自然的生物鏈,改造食物利弊難辨,取捨兩難,故此並非「是非黑白分明」。

王先生對環境保護比一般人認識更多,故此帶著愛地球的心態抗拒食物改造,力倡自然主義和綠色和平等思維。近來網上資料劇增,真假難分,可信程度不一;支持與反對食物改造的人士也是各說紛紜,令兩派的人士的爭議白熱化。王先生捲入了這爭拗中,自然他心理上處於焦慮與不歡的狀態,難怪他有精神崩潰之危!

其實對食物安全之憂慮與對其他事情的憂慮相似,都是對一些超越人的自力或自控的東西有關之焦慮。當人不是處於他的「操控中心」(Locus of control),或「操控中心」是在他以外,他便感到困惑,失去安全感,因他不能掌控可能影響他身、心、靈康健或安全的元素,久而久之,這種心態能累積成病。

要克服這種負面心態,首先要對事情有客觀真實的理解。排除不必要的恐懼;其次在不能操控或預料的處境,可以多倚靠「他力」,少倚賴「自力」。耶穌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難道生命不比食物重要嗎?身體不比衣服重要嗎?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難道你們不比牠們更寶貴嗎?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馬太福音6﹕25-27〉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Sept_25_MED_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