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人人都願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阿倫也不例外。雖然他父母早已離異,身為富家子弟,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卻選擇「無憂無慮」地過著風流放縱的生活,後果是成為癡肥的一族,更患上初期的糖尿病和高血壓症狀;更甚的是, 禍不單行,被醫生診斷染上甲型肝炎和愛滋病。阿倫對於染上愛滋病特感憤怒,因此以報復的心態想把愛滋病毒傳給他人,這樣的心態是錯上加錯!

其實,愛滋病在今日並非無藥可醫,若然發現得早時治療的效果愈好,生存的機會也愈高,有別於當年那般可怕,當然,大前題是必須盡快接受專科醫生的幫助。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患上愛滋病的阿倫,情緒受打擊之下,萌生怨憤之心,誓要把愛滋病毒傳播開來報復,這是性格的異常,並非能夠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阿倫負面的怒氣已構成憤世嫉俗、充滿仇恨的性格,故並非光是處理情緒那麼簡單;若他加上傷害別人之心,刻意將愛滋病毒傳給別人作報復,這更是社會不可接受的損人害己行為。

從問題的關鍵方面看,阿倫長時間誤用了他的自由,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更在社交網路上交友,隨意發展一夜情而患上愛滋病,責任何在?這是真正的自由嗎?真正的自由並非隨心所欲,乃是用自由作智慧的選擇,不求即時的性慾之滿足,乃求真正的喜樂,過著美好、滿足和有意義的人生。

在聖經中,使徒保羅特別鼓勵基督徒要珍惜他們從救主耶穌所得的自由:「基督釋放了我們,為了要使我們得自由。所以你們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罪)奴役的軛控制。 …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愛心互相服事。」〈加拉太書5﹕1, 13〉對基督徒來說,未得救的人往往身不由己,被人的罪性操控,成為罪的奴役而不能自拔。主耶穌「釋放」罪人,譲他們有真正的自由,不放縱私慾,把能量放在愛心的行為上。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加拉太書516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Nov27

「醫、法、理、情」之 拒絕輸血

27.12.2017 B

何太太遇到交通意外受重傷,醫生認為需要接受輸血,但她卻處於模糊不清的狀態,而丈夫何先生因宗教信仰的原因極力反對輸血。如何是好?我們試從醫、法、理、情的角度來作一些回應。

首先從法理的角度看,問題要從「人權」的法定入手。在上期我們已指出在香港病人的權益角度,醫生在病人身上進行任何醫療程序前,必須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按「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病人有賦予的自決權拒絕接受治療。

但另按「精神健康條例」(香港法例第136章),在緊急情况,醫生有權在符合病人最佳利益的考慮之下作出合適的治療(這也該包括输血在内)。不過醫生亦要先考慮病人身上有否表明反對接受輸血的證件。

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已證明按科學實行的輸血實有百利而無一害。何太太在進行緊急手術,以止血救命,故輸血也是必須的!任何宗教也該珍惜生命,故此救命之原則該高於宗教生活的規條。其實,這些規條至终的目的乃透過更健康和聖潔的方法來提高生活與生命的素質。

有些宗教組職(例如耶和華見證人) 從他們對某些聖經的經文之「理解」(曲解?) 反對輸血,這些包括創世記9章4節(挪亞時代),利未記17章10節(祭司規條),和使徒行傳15章28-29節。簡單來說,他們把昔日舊約以色列人的宗教習俗直接應用在今天不同文化背景與文明的社會中,主要的理念乃血代表生命,是神給每一個人,故人不可隨意把別人的血輸入自己的身體(包括吃血),這是不聖潔的而又違背了神創造的計劃與心意。

但真正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15章29節提及:「…禁戒血(abstain from blood)…」,是怎樣的解釋和應用呢?當時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非猶太人背景的基督徒信仰與生活,是否要按猶太人的宗教習俗,包括割禮等。當時雅各說:「…我們不可難為這些歸服神的外族人,只要寫信叫他們禁戒…血。」〈徒17:20, 29〉 其目的乃不要他們回到似是拜偶像的習俗。故此這並不是為「禁血」而「禁血」(和類同的事物) ,乃是提防走拜偶像的回頭路。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