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輔導在線~Omicron之憂患

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和變種病毒株Omicron肆虐之下,住在加拿大當地老人院舍的陳婆婆情緒甚為波動,經常怨天尤人、失眠、以淚洗面;時而大吵大鬧,埋怨舍友排斥和訴說工作人員針對和奪取她自由的權利;又疑神疑鬼,指所有人欺負她和想騙取她的錢財;記憶力也愈來愈差。年屆八十的陳婆婆本是一個喜愛廣交朋友的活躍份子,但因疫情之故,令她每天困在房間;再者,舉目無親之感使她覺得生命失了意義,輕生之念頭常現。

從表症來看,陳婆婆已有各樣老人家常會有的病態症狀。最明顯是,搬入西方人經營的院舍後出現各種缺乏生活適應能力的異常(Maladjustment disorder),嚴重影響情緒的控制,亦有各樣嚴重的焦慮與抑鬱的症狀,與上述的病態一起作診斷時,實在難分開兩者的因或果。她有腦退化的跡象,導致精神恍惚、疑神疑鬼,甚至有不少妄想症的現象。最令人擔心的是,她已失去判斷及控制情緒的能力,並在缺乏支持網絡之下常有輕生的意念,這些絕不可掉以輕心,急需更專業的援助,以及心理和藥物的治療。

其實,在加拿大,如温哥華等地有不少獨居老人,他們十數年前與兒女移民到這裡並落地生根,子孫長大,因升學、工作或婚姻而四散北美各地。在疫情之中,一家人見面的機會更減至零,加上身邊的支持網絡薄弱,無依無靠之感、愈趨衰老虛弱的身體,都令他們身心靈受壓而影響健康,甚或變得危機重重。最新變種病毒Omicron迅速傳播和肆虐,更令常見的老人病態突顯。作為信徒,我們可以從主耶穌給門徒的話得著勉勵:「我把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使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患難,但你們放心,我已經勝了這世界。」〈約翰福音16﹕33〉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婚姻心田 之 「枯木逢春?」-阿樂晚年喪偶後境況之分析

一般來說,每個家庭從開始到結束都有一個周期:從一男一女認識、相愛、拍拖到結婚;婚後因不同原因沒有小孩,又或選擇生兒育女,從而照顧小孩由年幼、到青少年及至長大成人,當中作父母會經歷大大小小的苦與樂;兒女長大後有些會選擇離家獨立生活,更多的是成家立室;父母所建立的原生家庭因此產生所謂的空巢現象,及至年老父母其中一方離世,這家庭便來到家庭周期的末期並接近瓦解。而上一期談及阿樂與阿儀的家庭,因著阿儀的離世,正正就是來到這瓦解期,家中發生了一些矛盾衝突,以下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老年人的感情需要

阿樂在喪妻後,處於哀傷當中,兒子很快便回去外國生活,頭一年女兒和女婿與他在港同住,家中仍有一些「人氣」,但因著女兒和女婿也回外國去,在乏人照顧下成了「獨居老人」。事實上,長者失去配偶不少也感到不容易適應單身生活,特別是關係好的夫婦,也要數以年計去過渡哀傷期。而七十歲仍感哀傷和孤單的阿樂,在生活上也有被照顧、感情和親密等各方面的需要。而三十多歲阿美在這時候出現,令阿樂勾起年輕時太太的回憶,在哀傷中好像重拾了生氣。加上阿美的年紀與女兒相若,也好像彌補了女兒不在身邊的缺失,感到有人照顧和尊重自己。

因懷念親人而產生的感情投射

阿樂因妻子離世,加上兒女不在身旁,很容易把情感投射到阿美身上;而阿美和離世不久的父親關係良好,嚮往過去父親的寵愛,亦將這需要投射到年紀像爸爸的阿樂身上。當兩顆思暮親人的心碰在一起時,容易產生微妙的感情,雙方也感到從對方身上得到滿足。但到底這感覺能否維持下去,並轉化為真實的男女感情,甚至共諧連理,則需要多一些時間去驗證,才較穩妥。

子女難接受年老父親結識異性

不少中年子女也難於接受老父結識年輕異性,特別是母親離世不久,仍很懷念父母所建立的原生家庭。更不明白老父怎可那麼快已遺忘過世的母親,很像忘了本心。而女兒更怕老父被人欺騙錢財和感情,因阿樂也有些積蓄,女兒會擔心阿美會否在投資或購買新樓盤上欺騙父親。就算不涉及欺騙,假如阿樂在再婚後處理遺產不當,過世後可令子女與繼母發生爭產風波,因這些間中在新聞也會看到,故女兒的擔心也不是全無道理的。

女兒擔當母親的角色

家庭系統理論指出,當一位家庭成員過世,往往會有另一成員起來補回這角色,以維繫家庭的穩定性。而阿樂的家庭是當媽媽離世後,大女兒便好像母親般當起保護及維繫家庭的責任,干預父親結識異性,更罵及弟弟的感情事,這令阿樂與兒子感到她很有母親阿儀的影子。而女兒原本想聯合弟弟來反對父親談戀愛,卻在無意中把父親和弟弟的關係拉在一起,起了正面的作用。當然,這或許是在女兒無意識下發生,扮演了媽媽生前的角色。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處境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