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特殊教育的愛與包容

由於我是一所特殊學校校長的緣故,每當與從事教導自閉症的人走在一起的時候,不難聽到他們在說:「教導自閉症的學生真的很困難!」我對他們的話並不覺得是無的放矢,或是無病呻吟,而是真的感受到前線特殊教育工作者所面對的困難。

自從融合教育在本港植根之後,本港的特殊教育發展一日千里。林林總總的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培訓項目,比比皆是。例如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基礎課程、照顧不同學習需要高級課程、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專題課程、專為特殊學校教師開辦的240小時培訓課程,甚至連校長及教師助理也有培訓提供;涵蓋面絕對寬而廣。有志投身特殊教育的,又或現正從事特殊教育工作的人,絕對不難找到適合自己需要的、能提升自身專業的特教培訓。但是為什麼他們仍然覺得教導自閉症學生真的很困難呢?

介紹自閉症特徵的書籍、提升自閉症功能性溝通的期刊、改善自閉症學童行為問題的研究,甚至家長講述教導自閉症子女實戰經驗的分享,在各大學的圖書館裡絕不難找到;又或是打開筆記簿電腦,在互聯網內輸入「自閉症」三個字,可供參考的資料、教材、講義、文獻,多不勝數。為什麼他們仍然覺得教導自閉症學生真的很困難呢?

是的,提供的培訓是足夠的,參考的資料也絕不缺乏,但是教導自閉症學生確實不是容易的事。由於受到自閉症障礙的影響,對他們造成社交溝通上的障礙,以及社交情緒相互性的缺損,因而未能恰當與人表達自己的意願及情緒。再加上他們有著局限而重複的行為、興趣或活動,出現了堅持慣例、抗拒轉變的情況,容易令人產生誤會。以上種種,在教科書及分享中出現過無數次;從事特殊教育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每當他們教導的自閉症學生因這種種原因而出現情緒及行為問題的時候,要在實際的環境中,能夠冷靜地、瀟灑自如地運用其所知所學去處理,卻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更甚的是,他們對自閉症學生因困擾而出現的情緒波動和激烈行為,感到厭煩,甚或憎惡,這是我們絕對不想見到的。

教育是要讓孩子在愉快中學習和成長,將他們不懂的變成懂的、不會的變成會的、不好的變成好的,這就是教育,是為人師當做的。愛與包容是教育的基礎,沒有愛和包容,就沒有教育;而教育不一樣的孩子,需要不一樣的愛與包容。這不一樣的愛與包容,讓我們有足夠的胸襟及能量應付我們在教學中面對的種種挑戰,也讓我們能:

  • 開啟自閉症的大門,讓我們走進他們的世界,好好認識他們、了解他們的強與弱,做好因材施教。
  • 用他們的心去感受,了解他們的喜與樂;在他們出現情緒和行為的時候,幫助他們盡快平復下來。
  • 擁抱及尊重個別差異,實踐照顧學生學習多樣性的專業責任;接納他們、諒解他們、不會離棄他們。
  • 用他們的眼睛看事物,用他們的腦袋去思考,幫助他們運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愉快學習和成長。

願各位毋忘初心,繼續努力,一起和自閉症學童同行,幫助他們克服自閉症所引起的種種障礙;一同實踐融合教育的真正意義,當一個受人敬重的特殊教育工作者。

林家儀校長

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學校

教學人生:初心

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導致或任由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死亡個案小組委員會」建議,設立「沒有保護罪」。建議有照顧責任人士,例如教師,如察覺兒童有嚴重身體受傷風險,就要立即舉報,否則面對刑責。此外,特殊教育界偶有涉及教師涉嫌虐待學童的負面新聞,年前更有教師以酒精噴灑學童,被判罪成的個案。對學校有何影響?

本人以為,以上事宜不敢妄言能完全杜絕,但須向教職員再三提醒,三令五申,將發生的可能性減至最少、最低。惟我更擔心,影響所及,帶出另一種風氣。

既然照顧智障學生,難免有身體接觸,一個不慎,被人誤以為傷害學生,甚至非禮,怎辦?於是會否出現「走精面」的壞想法?為免「瓜田李下」,便盡量不接觸學生,只遠觀而不「埋位」呢?

我以為若有此想法者,其惡更甚於前者。我再說,有此想法者,而付諸實行者,其惡更甚於施虐者。

舉個例子說明,課堂若有異性的學生脫去褲子,露出下體,作為教師,你會怕處理而轉臉不看,又或視若無睹,繼續教學嗎?教師沒有履行他教育的責任,亦沒有履行代父母(in loco parentis)照顧的責任,視若無睹屬怠忽職守的失責。所以我說:其惡更甚於施虐者。

此外,另一種惡是自以為是,扭曲了初心。請看下面的觀課經歷。

A同學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到前排B同學的背上,又一巴一巴掌打向自己的頭。老師執著他的手,厲聲喝問:「你為什麼打人?」當然,這中度智障小四的孩子不懂回答,更試圖打向老師。

前半堂還是好端端的。隨觀課跟了這班大半天,這孩子一直都是乖乖的,只是聲音多了點,是什麼令他失控呢?

我腦裡回溯之前的片段,問題出在哪裡呢?有什麼因素令A同學突然反常呢?

數學堂,老師要教前後位置的概念。把四個孩子排成一、二、三、四。孩子要不斷轉換位置,轉換位置後,老師會問誰人是前(第一位)?誰人是後(第四位)?

教學很活潑又有互動,對嗎?孩子不懂走位,老師會提點,甚或不停拉他們轉位。然後老師請孩子指向誰人是前(第一位),孩子似未掌握什麼是「前」;老師又會拉孩子的手指向其他同學。

如果是你,在排隊等巴士,有位站長走出來,又前又後叫你排隊,你會不會發火?

我在想,自閉症的孩子最忌轉變,你卻不斷要求他變。在孩子心裡可能想:「我知道是錯了才需要再做(換位),我明明依你吩咐,坐在這個位置,為什麼我才坐下,你又拉我起來?是我錯了嗎?到底怎樣才是對啊?老師?夠了!」

老師以為自己在教學,其實孩子根本不知你的教學目標,只是在老師「擺佈」下,位置換了一次又一次。從來,老師要教什麼、怎樣教,孩子都不了解。

他打人了。老師執著他的手,厲聲喝問:「你為什麼打人?」為什麼?老師,願你明白,不要因為有觀課而致力排演;「特教」老師更不是簡單可為的,你要了解學生,以及謹記教導特殊孩子的初心。正如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一節所言:「如果我用人和天使的方言說話,卻沒有愛,我就成了嘈雜的鑼、刺耳的鈸。」共勉之!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