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特兒特教 之 自閉症孖寶兄弟媽媽的心聲

Jenny一坐下便長長歎息:「好攰……」Jenny的兩個兒子都患有自閉症ASD,同屬於ASD之中那七成智力正常的患者。大兒子同時患有讀寫障礙,在家附近一所主流小學就讀;而性格緊張同時患有ADHD的小兒子則在另一所較輕鬆學習的小學就讀。這兩所學校上課和考試時間的不同,都為Jenny的生活帶來不少挑戰。

「生活中最困難的是甚麼?怎樣克服?哪些是最好的幫助?」「哥哥小學頭兩年最難捱,由於哥哥同時患有讀寫障礙,中文科從未試過合格。一、二年級的班主任完全不懂得處理SEN學生,縱然我們早已向學校申報哥哥是SEN學生,但卻沒有得到班主任對SEN學生應有的諒解,不斷受到班主任的針對和標籤,更被勸退學。那時,當每日接到班主任投訴電話,壓力很大,電話一響我就好驚,阿仔在學校都好慘好孤單,日日喊,我也日日喊。」

Jenny說她那時會找大兒子幼稚園的校長哭訴。「那時哥哥已升小一,她說我需要人幫自己。又指出哥哥成日喊,是因為缺乏愛和安全感,她鼓勵哥哥和我一齊重返教會。而在哥哥二年級被班主任勸退學時,她鼓勵我寫信給哥哥的小學校長,令事情出現轉機。哥哥得到小學校長的瞭解和接納。三年級時,班主任受過SEN訓練,很關心和接納哥哥,哥哥漸漸得到老師肯定,還有機會做風紀及班長,之後更誓不肯轉校呢!」

Jenny大兒子之前屢遭學校投訴和不被明白的苦況,是現時融合教育制度下典型的受害者。在2021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文件顯示,現時中小學接受了特殊教育需要培訓的教師,仍不足一半,他們面對著日益増加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若教師缺乏足夠SEN訓練及心志,更易令SEN兒童在面對學習困難之外,受到老師和同學的誤解、歧視甚至排斥。還幸Jenny懂得尋求幫助,找朋友傾訴,有同行的朋友,得到兒子的幼稚園校長寶貴的意見、鼓勵和安慰,沒有放棄,積極與學校溝通。

「你有甚麼想跟其他SEN媽媽說?」「這條路真的唔容易,大家一齊努力,辛苦過後總有曙光。做SEN媽媽真是好辛苦,照顧SEN小朋友真是好辛苦。他們是非一般小朋友,但不是有問題,而每個都有獨特性格,每個獨特性格令你好困惑、好多失敗挫折、好多眼淚,但我相信過後一定有曙光。而我見到兩個仔由以前冇信心、甚麼事都話難、做唔到,到現在學自己解決困難,衝破難關,被大家認同,就是我見到他們的光。」Jenny無比堅定地說出那句「一定有曙光」,她相信一道曙光之後,還有下一道曙光。

劉星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