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破窗守望

守在這片破窗下已有大半年。

因為疫情的關係,原來全天授課改為半天,一節35分鐘的課堂也改為25分鐘;學生要到其他樓層分組學習,也倍加困難。單是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也要先帶他們上廁所,加上要上上落落樓梯,25分鐘便悄悄溜走了。於是,我決定把校長室闢作同層的初小學生的臨時分組活動室。學生使用校長室學習時,我便把辦公的地方搬到天台的樓梯角。

兩米多平方的地方,我戲稱為「校長角」,左臨一扇破窗,右臨梯階,倒也「龍盤虎踞」。今年二月嚴冬有幾天溫度降到只得約十度,寒風颯颯地吹來,把衣服領子拉起,冷空氣像有靈性般乘隙鑽入我的肺腑;只得連連喝幾口校工姐姐好心端來的熱水止寒;頓時憶起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好不容易熬到5月,未到盛夏已是驕陽勝火,頂層熱如火爐。最初沒有電位,靠一部USB充電的小型風扇勉強撐到6月。校工姐姐叮囑我多喝水免致中暑。我笑說往常校工也是要一整天,從早上頂著悶熱的天氣在停車場和操場打掃落葉,下午30多度的高溫坐在走廊等候幫忙帶學生上廁所,也是靠小型風扇扇涼,比我辛苦更多呢!

習慣下來,倒也悠然自得;反而對書記要上上落落帶文件給我簽署,又或要老師跑上兩層樓梯問我對活動的意見,令我倍感歉意。唯一安慰是平時文職同工和老師都缺少運動,這樣可能帶來健康的效果也說不定。社工到來找我商量校務,我說笑要謝謝社工探訪我這位「獨居長者」。偶爾我也擔心破窗能否抵擋傾盆大雨?感恩6月28日的黃、紅和黑雨都熬過了。

因為先天的原因,本校的同學們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成功,但他們從來不要求社會優待,只是謙卑地要求社會公平對待。我只是向學生學習不輕言放棄,短短日子我在此困乏的天台小角經歷了豐富的人和事,也是很好的體驗。

馬太福音廿三章十一節:「你們中間最大的,要作你們的僕人。」聖經教導我們與人分享,而且是在缺乏時與人分享,不是只在有餘時。因為在有餘時給予其他有需要的人,可能只是施捨而不是施予。學校面積所限,短期內又無法再開展更多的學習空間,我願意和學生分享校長室而情願遷往校長角。

有來到學校的訪客知道了我這個辦公地點,說要來和我拍照留念。但願我是香港最後一位天台校長,將來學生有充足的學習空間和「放電」的地方。這對本校智障加上自閉症的孩子尤其重要。誠意邀請您們有空來探訪我這位雖然「獨居」樓梯一角,但是心靈並不孤單的校長長者。不過,歡迎來坐坐就好,還是不用當作打卡點好些。其實,這不是一個景點……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教學人生:融合教育何價?

2020年聖誕節,不知何故,我竟被邀請去教授「小學未來副校長培訓班」;負責一個六小時的課程,題目是「融合教育」。我對融合教育略有認識,大意是在一所學校內,收生的標準並非單以成績作為錄取條件,學生的評估亦非單以成績作為評核指標。融合教育的理念是安排一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包括:讀寫障礙、過度活躍、自閉、聽障、視障……進入主流學校,與其他學生一起讀書,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幫助,而日後評核也有所調適。正如文章開首所言,我不知為何會獲邀去講解「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因為我一直在中學工作,而我服務的學校也只有少數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所以,當我知道要在「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的課題上開班授徒,而這些「徒」更是未來的小學副校長,我真的摸不著頭腦,同時也感到戰戰兢兢。

為了準備這次教學,我當然先要翻閱相關書本、文件和瀏覽網頁。博覽群書之餘,我也主動請教了一些小學校長。因為他們對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既有理念,也有實際經驗。最後,在若干小學校長與我分享了有關課題後,我獲益不少。

有趣的是,在訪談的末段,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千叮萬囑我切勿公開他們的校名,或讓其他人忖度到他們的校名,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事實上,教育界一向都願意分享自己學校的亮點,以供其他友校參考,讓莘莘學子有所裨益。好奇一問之下,原來他們的答案都是有血有淚,相當委屈的。

在一所學校裡,理應容納不同的學生,倘若他們是資優兒童、數理天才、運動健將、樂器演奏高手、朗誦冠軍……這當然完全沒有問題。因為家長不但不介意,相反更樂意讓自己的子女與多才多藝的同學為伍。但現實中,在融合教育政策下,公營或資助學校少不免要錄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他們也許是讀寫障礙、過度活躍、自閉……,於是校長、老師、心理學家、言語治療師、社工等便需各施其職,各展所長;再加上無限愛心,設計不同的活動去發展他們在學業上及學業以外的潛質。當然,教育局會因應學校錄取這些學生的人數而增撥資源,可惜這些資源只是杯水車薪。學校老師們大都是本著教育的大使命、有教無類的精神,盡心盡力做好融合教育。吊詭的是,假如學校做得出色,這便會吸引更多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入讀。那麼,無論教育局其後再增撥多少資源也好,學校人手始終負荷不了;再加上,其他主流學生的家長大多只見到這類學童的負面情況,例如:在堂上搗蛋、騷擾同學、妨礙老師的教學進度等,而不理解他們在學習及個人成長的限制,結果學校在執行共融政策及照顧家長感受之間承受了不少壓力,吃力不討好。所以,如果我將這些在融合教育做得出色的學校「公開」,只會令更多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爭相報讀,讓這些小學徒添麻煩。

說到這裡,真的很無奈!全因香港的教育生態就是「追求卓越」。因此學校收生大多「擇優而取」,這恰巧與教育局大力推行、增撥資源的融合教育理念背道而馳。在此,我只希望各持分者,包括:校長、老師、家長和社會各界人士也明白融合教育的理念;運作縱有難處,也要包容、體諒。因為神創造的每一個孩子,無論他是聰明、愚笨、健康、殘障……神愛他們,我們也應學習神,由衷地接納他們。「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壹書4:19)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