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增添克服困難的資歷

2018June_13_EQ banner

有很多父母對我說,對下一代的生活狀態感到擔憂,例如沒有解困智慧,常被突然奇來的小事嚇到失信心;未獲學校選中參加活動就沒有心機返學;常以「未準備好」為不接受挑戰任務的藉口。面對這些曾在接見室交談的孩子們,我不敢否認這種實況,但我的立場是﹕常鼓勵孩子與那些「不願意」和「不安感」共舞一陣子,而不是選擇卻步或提早離場。因為我想讓他們明白一個自我激勵的道理,就是不需介意步伐行得比人慢,因繼續向前行,你才有機會掌握新的資料及經驗來克服下一個難關。

記得一位10歲男孩曾為自己不能自動自學地停止玩遊戲機而感困擾﹕「不明白自己為何每次放學回家後便立即打機?」他知道媽媽工作很辛苦,也曾提醒自己﹕「入大學才可過優質的生活。」但結果是,這些所謂盡孝道的理由在面對電子產品的誘惑之下也蕩然無存。我十分欣賞這男孩的自我覺察能力,以及自我打氣的建議,故此給了他兩個補充﹕

第一,他欠了一個為自己而設立的清晰目標,就是努力讀書為了自己,而非別人的意義。否則,他好容易被現實的挫敗感打擊至不快樂,甚至有放棄堅持的念頭。事實上,他每次證明自己再輸給電子遊戲時,內心會不其然地浮現「睇唔起自己」的負面想法。

第二,他欠缺一個危機意識。這男孩自2歲起便與媽媽相依為命,「你應為自己有這獨特的際遇而感恩,因人能對自我的經歷細節描述愈詳盡,就愈有啟動正能量的意念。」我提醒他如不善用這遭遇來增加危機感,例如媽媽突然遇到工業意外而不能工作,那就是說他的命運從此會改寫,為何不把握及珍惜現有順境的短暫日子而奮鬥?那就可避免過一個因現在的錯過而「內疚」及為將來「擔憂」的人生。

我相信這男孩如有執行的決心,他定能多了一份克服困難的資歷,例如更能獨立地去面對困難 ,因他已習慣打硬仗,將來沒有甚麼逆境可以把他嚇倒了。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哥林多前書92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ne_13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激勵造就高自尊小孩

在我主持過的EQ小組學生訓練的經驗中,發現學生的進步能力遠超過成年人數以倍計,因只要你懂得掌握開啟孩子自我能力感的鎖匙,即讓他在參與任務時享受感覺自己比人快樂的輕鬆感,具體地體驗自己有突破力的潛能和相信自己有勇氣來成就未來的事,這孩子便會立即脱胎換骨成了高自尊小孩。但我要澄清一些謬誤,就是高自尊的人不是天生所擁有的氣質,而是後天刻意常被激勵及訓練的結果。高自尊小孩常見的行為包括﹕能與人有輕鬆自在的眼神接觸,坐姿和聲音都是帶有「能力感」,常說:「我可做到。」

有一次,一位媽媽問我:「我真不明白女兒已是一個小學四年班的學生,為何她的思維仍是那麼幼稚,例如看完報紙後,忘了洗手才進食,這樣會否中毒?」她認為女兒有很多的不明白也是普通常識,所以未能接受她這樣無知。我終於明白為何當我接見她女兒時,她一開始就一定答「唔知」,但當我每次也肯定她能回應問題的能力時,她總是也能講出一個很獨特的看法。我很想讓這位母親明白為何小孩有常常説做不來的藉口,或只看重改變後有可能所產生的負面事物,是因為她在生活中收到很少自我激勵的語言,所以,當她面對不肯定的情況下,又不敢對父母講出自己的內心感受。久而久之,她把這種不被看好的無力感累積下來後,成為深信不疑的信念﹕「我就是一個失敗者。」最後,我教這位媽媽可以如何回應女兒:「我很欣賞你能努力思考那些不明白的事,並勇於向人請教,不如我們一起上網尋找答案,好嗎?」

從以上對談中,我反省到愈有經驗的人,就愈容易主觀地看事物,當人以為自己對某事某人已有既定的了解時,那就更應提醒自己常保持好奇心,對熟悉的情境及人物嘗試用第一次去看及認識的想像力,來重新解讀在生活中那些習以為常的事,有助保持適當的興奮度及好奇心。

「每天早晨都是新的;你的信實多麼廣大!」〈耶利米哀歌 32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May_30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正面態度調整負面經驗

171220

最近,在所接見的學生群中,大部分遇到安全感問題所困擾。小學生大多告訴我不明白為何父母總是欣賞別人的孩子也看不到自己的進步;中學生就表示被所愛的朋友、所追求的對象不被接納而產生憂愁及嫉妒。但他們最終給問題一個歸因,就是自己是一個不可愛的人。其實,在家庭中,母親應是孩子們在情感挫折時的避難所,給予安全感和繼續前行的勇氣。而父親則要保持與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們多交流,因父親的欣賞會讓他們得到情感滿足,樹立一個健康異性的榜樣。因為那些完全沒有異性交往的少年人會出現社會性發展遲滯和過度依賴父母的徵兆,缺乏安全感。

一個有安全感基礎成長下的小孩,自兩歲的關鍵期起便能觀察得到,例如當小孩子知道父母離開一會也不會哭,因相信會好快再次見面,而最後父母真的守承諾回來擁抱孩子。當然,如從小並無這信任關係基礎的建立,那就需要靠後期常保持穩定的一致性行為,及多重的思維辯論,來擊敗內在不住自我控訴的那個自己。我每次與這類自我否定的學生在完結對談前,我也會鼓勵他們學習與自己的不足夠和解(重新學習與人溝通能力)、回想自己是一個幸運兒(因愈覺得自己缺乏的人,愈無力對別人好)。

我常提醒自己一個助人的人常要作自我察覺來保持對生活的彈性度和愉悅。因為我要讓對方的眼睛看見從自己的不幸遭遇中來找到助力,以正面的態度去調整這次負面的經驗。這目的是激勵對方為這遭遇來增強一份內在的警覺力,(因不舒服的感覺是有助再一次認識自己的價值觀,並認清雖然不能改變事實,但卻可改變自己的態度,例如為何一定要取100分才是最滿足,就算取到100分又是否代表最好?)但是,卻不致於過度,因易造成深刻的陰影。

「如果我們遭遇患難,那是要使你們得著安慰,得著拯救;如果我們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林後1: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