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阿樂與阿儀故事」的出路

上期我們分析了他們的故事,今期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先解决當前的衝突

阿儀因憤怒和失望說要分手,阿樂首先讓她冷靜一下,因人在極度失望憤怒之下,會被情緒主導而做出衝動和後悔的決定,例如一些人,像阿儀一樣,分手後立刻與另一人很快結婚,最終導致婚姻失敗,就是一些明顯的例子。

假如阿樂想挽回她的心,在她冷静時,也要保持聯絡,不可完全不理會她,只集中工作,因這會令她慢慢把這段感情冷卻,更加深她想分手的決心。他可用短訊等繼續與她溝通,表達關心,讓阿儀知道自己不只顧及工作及家人,也會顧及她的感受。

假如可以和阿儀傾談,也應鼓勵她不要輕易放棄這一段十多年的關係,應要再給阿樂多一次機會,讓他解釋,看看是否可以扭轉。假如他們自己真的解決不了這一次的衝突,可考慮尋求專業輔導的協助。

到阿儀的情緒較為緩和,可見面和解。見面時阿樂要很鄭重道歉,說出自己不對的地方,認真解釋自己對結婚的看法,釋除阿儀以為自己不想結婚的疑慮。到挽回阿儀的信心後,他們需要做一些以下固本培元的功夫,改善過去忽略的地方﹕

(1)加強溝通

他們雖然拍拖十多年,但因阿樂工作很忙,與阿儀實際見面一周只有一次,大多也是帶著疲乏的身軀,有深入溝通不多,故對將來也是各自各想著自己的圖畫。直至情況去到阿樂為家人買樓沒有與阿儀商量等一連串事情,令阿儀很失望和難過。故此,他們必須多溝通,了解對方的想法,假如今次他們能夠化危為機,也不失為一個增進深入認識對方的機會。事實上,他們對將來不同方面極需多溝通,包括將來居住和生兒育女等問題,全都需要他們一起商量和籌劃,畢竟結婚是兩個人的事。

(2)解決衝突

假如他們能多溝通,最低限度可減少誤會。特別阿儀可表達雖然欣賞阿樂工作勤力,但自己也想阿樂多陪伴自己,不應強忍。這或許是阿儀習慣以這方法解決衝突,她可能要學習「敢言」去表達自己的需要,讓事情在微小的時候就去面對和解決,不要讓憤怒一直積存,去到一個大爆發的地步。

而阿樂方面,經過今次事件的教訓,他必須學懂重視和敏銳女友的感受,不要讓她持續用「忍」自己的方法去維持關係,更不要相信一些坊間的講法「女人嬲完就冇嘢。」

(3)工作生活平衡背後的價值觀

阿樂需要重整自己工作生活方面的平衡,這牽涉到他將自己的價值只放在工作方面,這是他必須學懂的功課,否則將來婚後,他會因不重視家庭而產生很多問題。

另外,我們發現原生家庭對他們的關係也有一定影響,下期我們會從這方面延續他們的故事。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EQ家庭接見室 之 我唔夠好!?

在多年與超過數百位家長及子女在接見室交談的歷程中,我發現他們被一句說話而陷入情緒的膠著狀態,那就是﹕「我不夠好!」我發現當人的內心出現這句話後,便會不其然地傾盡全力去討好身邊每一個人,結果兩敗俱傷收場。又因著這句說話,家長對管教子女不善的結果認定為「失職家長」,並自責沒有立下好榜樣而窒礙了孩子可發揮的潛能。而兒女們發現不及其他同學的聰穎而感到自卑、容易敏感老師是否刻意針對自己的動機,最後選擇安於現狀而欠成長的推動力,因為他認定自己是屬中低下水準的資質。這些都是當一個多麼令人乏力、痛苦的思考循環模式。

如果你正面對這樣不能自拔的難耐,我邀請你去想真一點,就是作為一個愛討好人的人,同樣地也是一個會令人失望的人,因為當你為討好別人而說「好」的同時,你也可能會讓另一方因著你說「不好」而感到失望。舉例來說,當你因應老闆加班要求而說好時,同時你卻不能討好你最愛的家人及自己,因為你已因著前者的討好選擇,而捨棄了陪伴家人的時光及自己可喘息的空間。那我們又如何避免跌入這一個自相矛盾的死局呢?最近,我向兩位認為自己不夠好的青年人(因這句話而不敢去找工作)提供一點建議。第一,我邀請他們去發現正努力去討好的人類中唯獨是忽略了一位,那就是自己。第二,接著又邀請他們留意有甚麼是自己感到有興趣去做的事,因為在這些興趣中會特別容易找到自己的強項。當人能發現自己的強項後加以培養,從中會不經不覺地建立一份自我能力感。最後,這兩位年青人想起自己原來仍有感興趣去做的事,於是下決心重新起步。其中一位很喜歡攝影,他在生活的小節中發掘不同的題材去帶出人活著有希望的信息。其後,在他們嘗試起步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強項而感到欣慰,因為他們第一次經歷真正為討好自己而作出合適自己的選擇。在這個自我重建的過程中,他們的父母是全力支持。

誰敢說你不夠好?我相信只有你自己,所以不要看輕這個自己的影響力。最近也發現,自己也會不期然地跌入這句說話的陷阱中,所以要持續做自我省察的練習,後來,我才發現這句說話來自考大學及工作階段時用來鞭策自己進步的金句,而如今的我,可以向這句說話告別了。其實,令自己感到舒服及適合自己的成長方式,就是用微笑的平常心及感謝的心來看待自己仍有不夠好的那個部分,因為成長帶給我的好處超乎我想像。總而言之,若然你對我和好拍檔陳偉逢教練所推動的「成長家長」自我省察課程、一對一面談服務感到有興趣,歡迎致電專為家庭而設立的查詢熱線﹕6010-4224,獲取有關資訊助你成長。

「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詩篇23﹕1〉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每天向「謙虛」說聲好

最近與不同年級的小學生面談,起初想了解他們在疫情中預備復課時的困難,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們都異口同聲地向我請教﹕如何令爸媽不要再吵架。的確,很多父母及孩子來與我面談時,頭大半段時間也是聆聽他們互相吵架的內容,在整合時發現,他們的導火線不是來自問題本身,而是來自一些極具挑釁性的句子﹕「你成日都係咁…」「我錯晒啦!(全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你以前…」「你想我怎麼做才滿意呀?」當雙方也在意於運用這些輕蔑字眼作為對話的焦點時,會導致大家情緒決堤(被原始激動反應所控制),就是只聽偏激訊息而無法冷靜。最終,兩者也忘記起初走在一起作討論的原意,及至後來才發現為了「一口不憤氣」的感覺而造成難以修補的破裂關係,這些多麼令人感痛心及惋惜。

最近的思考是﹕我們即使意見不合,仍可做到有傾有講而不吵架呢?有很多家長告知,某些講座專家提醒要多包容和多聆聽,如至少聽完對方所想表達的全部內容,但自己在實踐時很難做得到。究竟問題出現在哪?我做自我省察的操練中發現,人的自私是破壞關係的核心,所以學習無私才能使關係得以成長。不過,人又豈能做到無私呢?於是我想到無私的行為是一個指引性的方向,它在提醒人要學習少一點「我」,多一點「你」。那又如何做到在看重自己的感受及需要之前,也不忘關心對方的感受和需要,甚至放在自己之上呢?其實,我認為吵架是因為人將自己看得太過重要,所以不停地練習謙虛的素質才能做到「有傾有講」的關係。舉例來說,將雙方原來辯論式談話變成合作式談話,即明白將自己和對方的想法加起來,比自己單獨思考會更好,這就能互補不足及互相欣賞。我好多時都發現,當堅持自己的論點時,後來才知道其實這是一種無知的行為表現,因為堅持會令你聽少了很多客觀的資料而讓你變得主觀。因此,當你與對方就不同觀點在討論事情時,你能否學習說﹕「可能我的想法未太周全,不如你幫助我認識多一點,可以嗎?」

謙虛是最厲害的溝通武器,當人際關係去到最絕處時都可以靠這一點而反彈。我常提醒家長,當你愈跟孩子鬥嘴,各自愈想展示實力時,其實大家都是在浪費氣力,最終兩敗俱傷收場。一個人能謙虛,是令對方更容易接受,甚至會慚愧,因當人感到舒服而不是在對罵中產生難受的狀態,人才會有動力去處理問題,甚至因為好想繼續維繫這份舒服的關係,更會努力主動作出改變。因著你的謙虛就能得著對方的心,你願意與我從今天起一起操練謙虛的態度嗎?如你很想知道如何獲得更多操練的心法,歡迎你致電我所設立的家庭諮詢熱線﹕ 6010-4224作進一步了解。

「你們中間的爭戰鬥毆是從哪裡來的呢?不是從你們百體中戰鬥之私慾來的嗎?」〈雅各書4﹕1〉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親子關係會影響孩子成長嗎?

年青的曉唯(化名)初出茅廬,剛投入工作時就覺察到一個令自己困擾不已的問題!原來,每當他撰寫報告時,心裡頭好像有個壓力模式,有很多聲音在騷動﹕「你很差勁,……你做不成的,你攪錯晒!……」他就會拖延,自責內疚、苦惱, 思想不停地打轉打圈……極力去尋找解「死結」之源頭。

在輔導的過程裡,他回憶起童年時與母親關係的某個畫面。那時的他經常發惡夢而驚醒,醒後往往嚎啕大哭,但每次都惹來媽媽的破口大罵﹕「喊衰晒,……無鬼用,…衰仔,不准再喊!……」小唯(乳名) 只好強忍眼淚,覺得很驚,怕激怒了媽媽而犯下大錯。

治療師引導曉唯,再次投入畫面裡的情境﹕「小唯,可以慢慢說出當時心中感受……。」

小唯﹕「我害怕媽媽唔喜歡我,我没有感覺似的,又不能反抗呀!」

治療師﹕「是的,你當時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只能夠聽話,自然會便把感覺收藏起來。在這裡,我陪住你,聆聽明白你的感受,喊一陣都可以的……。」

小唯﹕「我覺得媽媽好像咆哮的獅子,可怕極了!我又覺得好生氣,為何她咒罵我?當時我好似相信了她,認為自己唔好,連累家人,令人行衰運!」

治療師員進而再引導﹕「你再想像一下,長大了的曉唯,去到畫面情境裡的話,與當年的小唯相遇,你會告訴他甚麽?」

曉唯沉思一會後說﹕「小唯,好乖!我喜歡你,想保護你,你不要驚啦。我會邊說邊摸小唯的頭和擁抱他。」「想像小唯會挨著長大後的曉唯,覺得好舒服, 想睡,默言……」」

治療師﹕「小唯現在好好安睡吧!你看來,此刻的他心情怎樣呢?」

曉唯﹕「他感到很安舒,想繼續休息而不會發惡夢……。」

治療師﹕「你可有其他心聲告訴他?」

曉唯柔和地說﹕「我陪伴你睡到夠為止,我不會吵醒你的。如果你發惡夢, 我是不會罵你的……。」

曉唯在輔導室裡重遇童年的自己,覺得開心滿足,因為在相遇那刻能夠給予自己安撫和保護。慢慢地,曉唯起伏的心平靜下來,他開始放下多年來受創的包袱,思想心靈連接到內在的資源能力,繼而解開糾纏已久的心結。

最後,治療師為他的轉化而感恩、感動,而心裡有了進一步反思﹕父母辛勞養育管教孩子,亦是他們的良伴,可惜未能注意自身的行為反應、言語情緒,是在建立造就孩子,抑或不經意為孩子成長留下陰霾。

朱紹佳(Samuel Chu)
個人 /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