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人間有情

約在大半年前,我校盧主任對我說:「校長,我有一個個案,想你看看有沒有辦法幫她申請資助?我說起來也心痛……」我校有一位女家長黃媽媽,大兒子讀中二,另外兩個孩子一個讀小四,一個讀小二。黃媽媽患上末期癌症,丈夫在內地有外遇,一整年沒有回家看她。患上了絕症,她從個人保險中支取了幾十萬元醫病。她已一年沒有工作,積蓄也已經用得差不多;而政府說保險已賠給她一筆金錢,她沒有資格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她患病期間,由胞姊幫忙照顧三名子女,但其姊也有一個小女孩須要照顧;其父偶爾幫忙,但年紀已不小了……

「校長,可否幫她申請緊急援助金?」
「可以的,但辦學團體的援助金只有一萬元,有用嗎?」
「總比沒有好!」
「好的,我們做到便做吧!她的丈夫呢?」
「沒有出現過。」
「要告訴她,她丈夫可能等她死後,回香港變賣他們的聯名單位,搶子女的撫養權。因為孩子可以申請『綜援』,每月有萬多元。」

為了子女,黃媽媽的生命力很強;幾次傷口大量滲血,痛楚難當,她都捱過了。大兒子在學校出名頑皮,在家卻是個負責任的孝順大哥,照顧媽媽和弟妹,替媽媽處理傷口……我們除了關心,只有透過不同的機構幫她申請援助,前後也只拿了兩萬元。教會也有經常探訪他們,透過禱告,將他們一家交予上帝。

六月,盧主任對我說:「校長,黃媽媽早前快撐不住,但是子女到醫院探望時,握著她的手,她離奇地好轉了一些,現在回家休養。」
「母愛是最偉大的,可能是迴光反照。」
「對,她也知道,所以透過家庭社工,將一半的單位擁有權轉給外公;大兒子在她死後,去保良局住,兩個年小的孩子去兒童之家。她不想把子女交給外公,因為外公年紀大了,而胞姊有心無力。她說子女沒有媽媽了,要自己學習生存,靠別人也不是辦法。」
「相信她是對世界完全絕望,才會狠下決心。但是這樣安排,對子女來說實在太殘忍了。我們和教會盡量幫助三個小孩吧!」
「校長,她十分感謝學校和教會,覺得在絕望的世界中,有我們給予支持和慰問。」
「人間是有情的,但是她這樣安排,令三兄妹分開,實在太決絕了;其實還有其他辦法。哀莫大於心死,她含著怨恨離開,何苦呢?」

九月開學,盧主任對我說:「校長,黃媽媽在暑假走了。最近家庭社工通知,我才知道。」
「真慘!我一會兒跟小孩談談,看看他們需要甚麼支援。她的丈夫有回香港嗎?」
「不用擔心!黃媽媽死後,社會福利署接管了三個孩子;外公也有照顧他們。她的丈夫有回香港,要求子女的監護權,但是沒有成功。」
「女人最怕嫁錯郎,難怪她含著怨恨離開。」
「也不算,她覺得死前有很多人幫她。」
「唉!她最後也看開了。我們施恩莫望報,只要幫助到人,人家是感受到的。她的經歷可謂人間悲歌,但是我們仍見到人間有情。人是渺小的,我們可以做的事不多,但是上帝安排了我們做老師,我們只有盡力而為,引領孩童走當行的道路。」

我想起詩篇23章1-4節:「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了自己的名,他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但願天父引領黃媽媽到安歇的水邊,安慰她的心靈。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