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香港的大學生(二)

最近在大學的餐廳午膳,發現餐廳內擠滿人。入門的時候,剛好遇到一位有視障的男同學飯後離開;在他身旁有一位身穿餐廳制服的男職員,一路手扶著他出到門外。雖然這位同學有一支手杖(俗稱「盲公竹」)協助行路,但是在擁擠的環境下實在不方便使用。我很欣賞這位年輕的侍應,體諒有需要的人而加以協助。我相信這位工作人員並沒有大學學歷,與餐廳裡的客人身份顯著不同。但是我感慨餐廳裡這麼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學生,他們正在相當悠閒地高談闊論,卻沒有任何一人出手相助,似乎視若無睹。

當然我自己的想法會有偏見。可能同學們當中沒有一人認識這位明顯患有視障的朋友,以致不會隨便出手。又或許其他人覺得這位有殘障的同學身手不凡,能夠出入自如而不需要幫助;更有可能他們覺得餐廳職員有這種責任去幫助顧客,不需要其他客人代勞;甚至也可能有同學曾經詢問是否需要幫助而受到婉拒,故此不適宜逞英雄去討人欣賞。不過,我也要老實地反問自己,我也會像那位職員這樣做嗎?

此外,這一間餐廳似乎提倡環保用膳。他們會詢問客人是否需要砂糖及調味品?之後,才按需要給予顧客。故此,當一位客人要求一支吸管的時候,因索取五毛錢收費而令對方收回要求。不過我看到有些同學選擇性地吃一部分午餐,其他便放棄不吃了,似乎略為浪費。我很希望餐廳有一些方法善用這些廚餘。

另外,我很高興看到大部分同學在吃完午餐之後,自動把食物托盤拿到收集處;這種自助行為很值得讚賞。我看過一段錄影報道,就是日本的幼兒學校訓練幼小學童在每次吃完食物之後,把桌子收拾乾淨,甚至穿上圍裙,協助清潔飲食用具。不知道香港的幼稚園及小學能否有這類禮貌的培訓?這措施又會否出現弄巧反拙的情況,讓老師遭受家長們指責,批評虐待他們的心肝寶貝?

聖經的《箴言書》有很多地方提及如何教導兒童。例如:在廿二章六節說:「教養孩童走他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會偏離。」而在廿九章十七節又說:「管教你的兒子,他必使你得安息;也必使你的心得喜樂。」

作者:橫眉

教學人生:香港的大學生

在剛過去的禮拜天,我和一位退休教師在某大學的餐廳一起午餐。飯後路經一迴旋處,剛巧有一計程車(的士)到達,數位年輕人(相信是大學的學生)下車離開。之後我發覺計程車司機後座的門仍然打開未有關上,但是司機似乎並不發覺而打算把車開走。於是我叫停了這輛車,而那位退休教師則上前把車門關上。

之後我們一起到了升降機上落的地方,打算離開大學。這時另一批年輕人興高采烈來到。當升降機門打開的時候,我首先進入,而我的退休教師朋友則客氣地讓這些年輕人先進去。怎料他們佔據了近升降機門的地方不再內進,似乎不理會還有人在外面打算進入。結果升降機門關上,更早一點來到的退休教師被逼乘另一升降機離開大學。

雖然這接連的兩件事似乎沒有什麼大不了,而且可能大學生們並沒有刻意這樣做,但是對我來說,似乎是忽略了應有的「公德心」。假若計程車車門打開前行,可能會出現碰撞危險;假若不是升降機而是繁忙時間的港鐵,便會影響疏導乘客的效率。

我相信香港的大學課程裡,並沒有教導學生公德心的課程。究竟是誰的責任?又是在什麼情況下教導青少年對社會的公德心呢?難道需要定下這樣那樣遵守的規條?

我認為最佳的導師應該是父母,可惜目前香港這麼功利的社會,似乎利他行為並沒有市場。我當然希望這天的兩種經歷只是特殊情況,但是我卻因此想起其他人說過:在港鐵裡,父母鼓勵孩子與老人家爭座位,又教導子女排隊打尖爭取某些好處。假若父母不能或不懂得指導子女公德心,可能學校就應該在這方面有所作為。不過,由於德育課程不能幫助學生爭取入讀名校或升讀大學,對學生及其父母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吸引力;而且一旦離開了學校範圍,學生們未必能夠成功應用到一般日常生活中。但是公平一點,我也間中見到有父母教導孩子要拾起丟下來的廢物,放進垃圾箱裡的。

有一位長者朋友曾經對我說過,她在深圳乘地鐵,受到年輕人的讓座機會比在香港高很多。不知是否有統計證實沒有?又或許,香港港鐵內的「優先座」大大減少了讓座的需要?

聖經新約腓立比書二章四節:「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作者:橫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