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特兒特教 之 我有SEN=我不正常?

當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被評估確診後,其父母經常會有一些疑惑或擔憂:「我應該讓他知道嗎?」「我該怎樣跟他說?」「當他聽到這個消息時,會如何想或有何感受?」「會否感到自己不正常或覺得自己與朋輩不一樣而感覺傷心?」「讓他知道對他有幫助嗎?」「我應該讓學校的老師知道?」「如果老師知道了孩子有特殊需要,會把孩子標籤並對他有不公平的對待嗎?」「若老師知道了,孩子的朋輩也會知道,他們會拒絕孩子作為朋友或欺凌他嗎?」

這些擔憂不僅僅關乎那些能力較差的孩子,也關乎那些資賦優異(資優)的孩子。一般孩子或成人都希望自己屬於「正常」的一群;就算是能力較高的孩子,也需要懂得如何平衡因自己及他人的期望所引發的壓力,否則也會出現情緒及行為問題。有一位就讀中一的男孩,因上課不專心、學習態度散漫、學業成績落後,被老師要求父母帶他做智能評估,結果發現他的智能屬資優類別。而男孩本人不能接受自己擁有優異的智能但卻感到讀書學習十分困難;老師們亦不明白男孩的智能屬資優但卻讀書成績這麼差。其實,這男孩屬於「低成就的資優生」。

孩子要有好的學業成績,不是光靠高智能,還需有一籃子的能力,包括組織、訂定目標、自律、盡責等的能力,才能成功。Kappe & Flier在2012年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of Education出版的學術報告「預測高等教育的學術成就:有甚麼比聰明更重要?」,發現盡責性是最佳預測學術成就的因素,是智力的五倍。有組織能力和內在動力的高度盡責學生可升任更具挑戰性的課程。組織、訂定目標、自律等的能力都屬於「認知功能」中的核心能力,是可以訓練的。

特殊教育需要的含義:除明顯的肢體和感覺障礙(視覺障礙、聽力障礙、肢體傷殘)外,其他類別的特殊需要在不同國家或人類文明發展階段的定義略有不同,主要是他們在某種功能上有不理想的表現。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這些SEN的類別被視為是一種「社會建構」。香港教育局「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家長篇」(2021年11月更新版) 提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一般都會在學習、溝通或社交方面遇到困難,較同齡兒童有明顯的差異。

一些富爭議性的類別其表徵如﹕自閉症譜系障礙的社交障礙、語言及溝通障礙、行為障礙;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注意力渙散、活動量過多、自制力弱,一般孩子也可能會出現這些困難。讀寫障礙是否在農業社會中不存在?這些孩子只要移居到一個以農業為主的環境,或從事非文字性的工作,他們的障礙便消失了。把孩子貼個標籤對他們有幫助嗎?困難是沒有標籤分類,政府不會給予學校額外的資源。但從兒童為中心的角度來看,這個議題的關鍵應該是確定孩子的需要/困難,尋找適當的專業導師,給予適切的訓練來幫助他們,而不是給他們貼個標籤呢!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醫、法、理、情」之 基因改造食物

身處於物質豐富的香港,飢餓的問題似乎與我們距離得很遠,但是在貧窮的國家,有資料顯示,平均每3.6秒便有一個人因飢餓而死亡。為了增加糧食的產量,多年來,科學家已開始研發生產基因改造食物。

基因改造食物是指任何食物或食物配料,本身或是衍生自利用現代生物科技改造了遺傳物質的生物。基本上,透過基因改造,一種食物會被植入另一種物種包括植物或動物的基因,常見的基因改造食物有粟米及番茄等。

不過,反對基因改造食物的人士卻認為飢餓的問題並不是因為糧食生產不足,而是因為糧食分配不均。另外,他們亦擔心基因改造會擾亂自然生態和質疑基因改造食物是否對人體有害。

香港法例第132 章《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61條訂明,本地食物業界人士不可對食物作出虛假逆說明或食物的性質、物質或品質方面誤導他人。另外,第132W章《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 規例》亦規定,凡屬預先包裝食物,均須依照規定的方式加上標記及標籤。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物安全中心亦於2006年7月28日制定的一份有關基因改造食物自願標籤指引(下稱「指引」),鼓勵食物業界以自願性質推行基因改造食物標籤。不過,由於指引並無法律約束力,其執行的果效成疑。

王先生既是一個環境保護發燒友,也是一名素食者,當然反對基因改造食物。雖然世界衞生組織仍未發現,目前在市場出售的基因改造食物有未能通過有關國家或地區的食物安全規管當局的安全評估的個案,不少國家當中包括中國,已各自就基因改造食物訂立強制性標籤要求,以保證公眾對基因改造食物有知情權及選擇權。

縱使王先生未能憑個人的能力去抵擋基因改造食物的洪流,至少他亦可以憑食物標籤選擇不吃有關食物。相信香港政府在這方面仍需努力!

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羅馬書822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Sept_11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