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之師~ 疫情之下–特殊學校之突破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近兩年,全港學校長時間縮短或暫停面授課堂,導致學生欠缺運動及社交的機會,對特殊需要學生(SEN)影響尤甚 。然而,本人認識的一所中度智障特殊學校 — 聖道學校的師生能夠「疫」境自強,迅速適應疫情下的「新常態」,用盡機會發揮學生運動潛能,轉危為機。

首先,學校發展適切的電子教學平台,並應用在支援學生運動的需求上。在停止面授課期間,學校每天以網上體育課開展一日的學習。體育老師透過屏幕帶領學生完成輕量的體適能運動,如拉筋、健身操等,提升學生自我覺醒。教師團隊仔細觀察學生的表現,並邀請表演理想的學生擔仼小老師,向其他同學示範做運動,增強學生的投入感。家長非常欣賞,甚至吸引學生的公公婆婆一起參與,拉近親子關係。

除此之外,校方開發校本電子平台HolyApp,記錄學生運動時數,鼓勵學生更進一步,培養學生建立運動習慣。與此同時,教師亦可透過HolyApp了解學生每天運動量及類型,從中發掘學生的運動興趣及潛能。現時,校方因應學生興趣,大力推動花式單車及跳繩,本年度更與中國香港軟式曲棍球總會合作,成為首間特殊學校軟式曲棍球發展基地,令學生的運動層面更多元化。

教育是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事業,每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皆有其獨特的潛質及能力,只要得到適當的啟發及照料,必能發揮所長。十分欣賞不少特殊教育工作者在疫情艱難期間,仍願意多走幾步,耐心引導、細心觀察、大膽嘗試、陪伴激勵、跨越困難,讓學生經歷成功,協助他們發揮更多姿采的人生。

梁錦波博士
香港神託會培敦中學榮休校長

教學人生:老師的冠冕

我於八十年代初畢業於香港大學電機工程系。當時正值香港工業高速發展,加上畢業時取得一級榮譽,本應在工程界好好發展,但是當時內心常有一把微小的聲音在呼喚,叫我服侍年青一代。正如美國教育家帕克‧帕爾默(Parker Palmer)的著作《讓生命發聲》所言,年輕人要傾聽內心志業的呼召。於是,我跟隨這把聲音,不理會當時家人的反對,毅然棄工從教。我放棄了香港電燈公司南丫島發電廠的職位,走進了校園,成為老師。轉眼間,在2019年從學校崗位上退休,完成了三十七年服務教育界的召命。

早前,我與在1986年任班主任的第一屆中七級學生相約重聚。他們大半已移居海外,有人遠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甚至泰國。留港的反而屬少數,所以畢業後較少一起相聚。由於疫情的緣故,線上會議更趨普遍,於是我們師生相約在線上。

我聆聽他們畢業後30多年的人生故事,各自精彩。這群50來歲的校友,有大學教授、教師、工程師、電腦專才、物理治療師、商界高層等,都是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他們都擁有自己成功的事業,更有幸福家庭;在不同的社會崗位上,努力追尋自己的理想。我當日教授的物理知識,他們或許大部份已經淡忘了,但仍能記起當年為應付高考,每天放學後班主任陪伴他們一起溫習,直至晚上九時學校關門才離開的情景。在我們每天相處中,真摯的師生情便由此慢慢建立起來。這次重聚,除分享近況,他們更向我和另一位老師表達了充滿深情的謝意:

「……在這裡,容許我多謝恩師,你們的教導是我人生中成長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現在每天最需要用到的知識,都是從你們那裡得來。我在大學學到的知識,反而對我現在的工作沒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在這裡,衷心地感謝你們以自己的生命影響了我的生命!令我深刻地體會人生和信仰上的意義。」

「……容讓我將最大的讚譽獻給我們的老師。他們不但教授我們學科上的知識,他們的言行舉止及價值觀更成為我們人生的楷模。最重要的是,他們引領我尋獲信仰,認識神。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他們的恩情,我無以為報……」

他們這群理科學生,求學時期非常理性,對我們所見證的神,常提出質疑與挑戰。今天,他們竟然每一位都成為基督徒,更有幾位成為牧師、傳道,還有兩位宣教士,在泰國和埃及服侍當地人民。其餘的,都在教會內熱心事奉,對外則服務社區。看見他們生命發出的光輝,我引以為傲!

那天晚上,我興奮得久久不能成眠。回想昔日,我選擇了教育;今天,我欣見教育的成果。教育是生命工程,每一個孩子的生命都需要一盞明燈照亮他們。老師的神聖任務,就是要以關愛、以熱情,甚至以自己的生命來引導孩子成長。孩子的成熟歷程雖各有不同,正如植物一樣,有些早熟的,在春天或夏天已開花;有些遲熟的,在秋天或冬天才吐艷。但只要園丁悉心照料、用心灌溉,時候到了,他們就自然開花結果。我萬分慶幸自己能成為其中一名小小的園丁,在教育的園圃裡,享受著學生生命花朵的芬芳與艷麗。

梁錦波博士

香港神託會榮休校長

全人生命教育學會創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