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當遇上經濟下行時

「看哪!我要作一件新的事;現在它要發生了,難道你們還不知道嗎?我要在曠野開一條道路,在荒地開挖江河。」《聖經新譯本》〈以賽亞書43﹕19〉

面對今年經濟有下行風險,國際貿易仍有磨擦隱憂,甚至有經濟學者指環球經濟經歷近十年的擴張期,已是強弩之末,經濟基本因素惡化的速度和幅度,可能超乎想像。而財政司司長亦表示下年度盈餘大減,香港可能受影響。的確,財政預算裡的退稅和派糖都少了;私樓價雖下跌約一成,但年青人買樓仍然難負擔;基層人士等上樓排公屋;中產階級怕裁員…,面對這許多的前景不明朗,市民如何未雨綢繆?又有何出路和提醒?

編輯﹕謝芳

經濟寒冬

李樹甘博士
(香港樹仁大學 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再次下調0.2個百分點,中美貿易冷戰未除,英國脫歐局勢仍然不明朗,根據摩根大通預測2020年世界將遭遇經濟動盪等,都令不少人擔心寒冬即將來臨。雖然無人能準確預知未來,但仍要預備應作壞打算。

筆者嘗試從消費、負債、投資以及心理四方面去討論香港人在經濟寒冬來臨之前如何去做準備﹕

(1.) 消費方面,香港人應該做好預算,開源節流,在維持必要花費的情況下,減少不必要的支出,從而增加手上的現金流,好像儲備過冬的糧食般,在短期內讓個人能較從容地渡過危機。在經濟轉差的情況下,個人收入將會減少,流動性會有不可預計的收縮,所以預備充足的現金流在經濟下行時尤為重要。

(2.) 負債方面,減少手頭上的債務,特別是高利率和短期的債務,如信用卡欠款。金管局2018年發表半年度報告指出,香港家庭負債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由2017年底的70.3%升至2018年6月底的71.2%。負債相當於會蠶食糧食的老鼠,在不知不覺間埋下財務危機,清償短期高利息和負債將會有效地減少個人的財務壓力,令個人的財政狀況較為輕省,切不可因資產或股票等價格低而借錢去投資期望升值,從而陷入槓桿陷阱,因為在經濟寒冬時可能等不到升的機會,短期內會使個人蒙受巨大的損失。

(3.) 經濟下行不是不可以投資,在做到以上兩點之後,若手上有多餘可較長久不需動用的資金,可以考慮將手上的資金增值。但是投資組合應該以減少風險為主,可將資產轉移到保值類的投資產品比如黃金、白銀或鉑金等貴金屬上面,就算面臨著經濟周期的不景氣,仍有足夠的彈藥和時間等待上升周期的來臨。退休人士失去每月恆常薪金,擔心退休金愈用愈少,總想追回,就容易被誘導投資回報高風險投資,甚至借錢投機,一旦經濟轉差資產價格下滑就會遭受不菲的損失而陷入困境,將部分資產購買政府年金賺取穩定收入以應付必要開支較有保障。

(4.) 心理方面,一方面應該減少憂慮;同時在資產轉移的過程中做好全面的打算,資金若是來自節省不必要消費,如將原本打算買車、更換電子產品和旅行用等不必要消費的預算用作投資,這樣可以使個人更能以平常心看待自己的投資,切忌過於擔心令自己心理不好過從而在經濟寒冬中自亂陣腳。另一方面,在不能預見的情況下,預備多個途徑找幫忙。在經濟危機中,任何人就算在職場上甚有優勢也可能有失業的風險,故做好失業的打算,想想若真的失業有甚麼工作,甚至較低級的可以做?能通過甚麽途徑找幫忙,申領綜援?同時心裡要隨時準備降低生活質素,如住屋縮細、周圍環境不理想等,願意與家人朋友分享自己困難避免鑽牛角尖。

綜上所述,香港人可以在經濟增速放緩以及不樂觀的市場環境下,通過增加個人的現金流,減少個人債務,分散投資風險和做好心理預期這四種方式來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經濟衰退。經濟有起有落,過了這段艱苦寒冬,等待春天再來。

(資料整理﹕陳東銘)

 投資和借貸之危

Mark Fan
資深財資界人士

回顧過去每次經濟危機,市民最害怕是資金流動性出現了問題,不論那個國家,最終都會引致自身貨幣貶值,日常用品及基本食物價格突然升到不能負擔。

環看美國於八零年代初以大量印製美元,去建立經濟和解決各國的經濟問題,又要控制日常用品及食物價格,最終的共同結果就是﹕引發物業價格上漲至普通市民用一生努力工作賺錢的總和都買不起;但當自身經濟發展出現了不能逆轉的倒退,如往時的日本,普遍百姓便成了最終的受害者。這也是現今我們祖國及香港這個特別行政區所面對的問題。事實上,自從美國十年前因自己的次按危機,以大量印刷美元去把自身的問題帶到了其他國家。

因此,無論那地方,大量印製貨幣去製造不需要的流動資金,最終是推動物業價格上漲,就像中國現在的房產價格的總值,就是連八大工業國最近一年的 GDP也買不起,存有近四千萬幢空房子,問題是很明顯,這也是為何我們祖國及香港政府要把大量的財政儲備都要高度集中在自己手中。在過去十年,香港政府更以不同名稱或目的,把過多的儲備放進去,就是要預防一次又一次必然發生的金融風暴,解決那刻資金的問題。

最近,在新聞報導中,我們看見財政司司長公佈新一季財政預算案,差不多同一段時間,再有人因財困而放棄了寶貴生命,我們面對的前景如何?首先,我們要肯定的是特區政府已經在百姓生活中,提供了很有效的基本生活及醫療所需的政策,如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Comprehensive Social Security Assistance),香港永久居民基本的醫療服務,以及把私人住宅及公營房屋比例改至3﹕7之比。

我們自身應該如何面對每一次經濟危機呢?最基本又是最實際的,就是我們真的不能以「先洗未來錢」的心態生活,香港最可怕的事例,就是現今財務公司已經成行成市,信用卡服務數之不盡,目的是讓我們放心先玩,然後才去面對「找數」還債的問題。「為甚麼仍然容許財務公司及信用卡公司可以合法地收取不超過六十厘年息的利息呢?」真是令人難以理解。故筆者認為,現時是我們的政府仔細研究和改善放債人條例的時候了。

最基本的生活,就是除了因供房子必須向銀行借貸外,私人貸款,真的要可免則免;同時就是必須有儲蓄的習慣,小心投資股票,環看最近的十多年中,股票市場已經不再是平民百姓可以放心投資的地方了。

最後,我們也要留意自己日常的生活,會否因科技帶來了無比的個人空間,而失去了群體的生活。良好的人際關係,不是比有千億千萬身家來得更美滿和充實嗎?

2019Mar_25當遇上經濟下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