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 之 成長.「家」長

記得有一次主持家長講座,席間有些家長帶著質疑的態度來問我﹕「如果看見孩子的房間十分混亂,我認為不能同他講﹕『是爸爸想邀請你把房間收拾整齊,你對我這提議覺得點呀?』」「不能接受家長將孩子看成為朋友,因為我始終也是他/她的家長,至少孩子要先對父母有禮貌才是合理的事。」每當聽到家長這些提問時,並不覺得他們在質疑我所提倡親子「有傾有講」的心法有問題,反能看見他們有著受傷的經驗才導致如此「不可能」的想法。我明白他們的內心,其實是在質疑自己是否一個稱職的父/母親。

當與這類家長展開對話時,我首先會引導他們去回應自己當刻說這話時的內心感受,那就是當表達認為不可能用邀請句式來想孩子有責任行動的配合時,你是基於甚麼信念來作這判斷呢?從何開始有這份信念?這信念讓你有何感覺?我發現,當從一個看似不可能的立場,引導至省察自己內在那份不可能的由來和內在感受時,我看見家長也常眼泛淚光,彷彿看到和觸及到自己內在受傷的部分。正如那位家長,他後來發現不是不認同用邀請的句式,而是內心很擔心如果遭到孩子反對時而不知怎樣應對,同時承受家中長輩看到孩子房間凌亂不堪時,批評作父母的管教無方等惡言標籤。

我很想讓家長看見,對孩子的責罵很多時不是因針對其行為而刺激自己憤怒的源頭,實況往往是家長被那些伴隨自己成長而又從未被整理過的創傷所刺激而導致情緒失控。例如,家長從小被教導要發奮圖強才能出人頭地,不會被人瞧不起,於是,當看到自己的孩子稍為有懶散的跡象便會感到焦急、不耐煩,立時有孩子將來一事無成,長大後被人看不起的擔憂預想,結果是情緒失控至破口大罵收場。

要做到傷痛不代傳,那就要有自我省察的醒覺力,常常在那些挑動自己情緒的事情上多反覆思想,並嘗試學習了解自己在這些負面的感覺中,因為哪些不被滿足的需要而產生這些感受,但不需要急於去消除自己的憂患之處,反而要溫柔地陪伴一下自己那些受傷的經驗。當然這是一種生活操練的態度,人在心安的情況下,才能在不如意時仍能用用平靜的心境與家人保持好關係,建立「有傾有講」的溝通文化。如你正面對家庭的掙扎而需要聆聽一些新改變的方向,歡迎你致電專為家庭而設立的諮詢熱線﹕6010-4224,與我們分享你的處境。

「溫和的言詞帶來生命, 乖謬的話語傷透人心。」〈箴言15﹕4〉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在發飆之前操練轉念

在這急速變動的社會中,我們的確要培養一種有回應力的思維模式及生活方式,來迎向當下獨特社會形態的挑戰。我認為,這比任何一個年代更需要建立的是一家人「有得傾有得講」的連結關係。曾聽過家長最感無奈的心聲﹕「隨著孩子漸漸長大,看見他們發生問題,卻不能給意見,因他們認為我們思想保守過時及有立場,更認定大家是無辦法溝通,所以我們惟有選擇各自尊重大家的自由,互不相干就是了。」但我認為這種思想模式表面上好像無問題,但實際上卻內藏著人際傷害的暗湧,因為自由的基礎是建基於「為他人的自由」而不是「為了自己的自由」,即人往往是通過與他人的互動及結連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中,才能理解及運用自由,否則易於變成因擁有個人主義的自由而不需考慮他人,來作為控制對方的美麗藉口。

當我推廣一家人也可以重建「有傾有講」的溝通連結時,也遇到一定程度的阻力,而發現來自心理上的阻力是最常見。家長在課堂中曾表示明白並同意不可執行那些破壞有傾有講的要點,但每次遇到孩子不合作的行為時,便自動地用回舊我的方式來處理失控場面。為何我們難以將已學的知識轉化在日常生活之中呢?我與眾多家長交談後,發現他們大多被內在的不安全感所牽制﹕一方面擔心用了這些有傾有講的新溝通法,令孩子更能討價還價,失去家長管教的地位。如你真的是這樣想,那請看我用以下的例子來說明選擇用有傾有講的互動態度來與孩子連結的重要性。有一個13歲的男孩,家長投訴他常目瞪口呆,在一家人食飯時也不在乎家人所討論的話題,但每次提醒,他都表示明白。後來,我與那男孩溝通後,才知道他對家長每日提過的事形成了疑問:我是否一個有問題的人?經溝通後,家長最後明白原來孩子在頻密式的提醒下,容易產生了一種「亂」的狀態,這種狀態令他感到恐懼,有感自己是一個無能者,甚麼也做不成。又例如家長投訴一個8歲女兒常以「需用長時間來執房間」的藉口來拖延做功課的任務,經過交談後,才知道她常覺得媽媽認為自己是一個很愚蠢及偷懶的人,所以每當她想起這些對號入座的態度,便感到分心和沮喪。

請千萬不要誤信一家人的關係無法改變,只要你不讓那些隱藏的、無法被定義的,或已內化於心中的既定威脅來規限了自己的思維。我的信念是,問題本身是有三重意義﹕(1)教導性﹕教導我們一家人學習生命的意義;(2)塑造性﹕容許問題來塑造出一家人相處的新模式;(3)引導性﹕一家人為著共同方向而彼此坦誠溝通。

「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或舌頭上,總要以行為和真誠表現出來。」〈約翰一書3﹕18〉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