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換肝不成

170823a

從陳老師的徵狀來看,他似是患上相當罕見且有極度危險的「暴發性肝炎」,短短數天已病情急轉直下至有生命危險,主診醫生認為換肝是最好的方法。雖然就讀中學的女兒表示願意捐出部分肝臟救父,無論血型及其他基因排列都很吻合,但醫生發覺陳小姐只年滿17歲,未達成人器官捐贈的法律要求。而陳太也因驗血結果不適合而不能捐贈。怎辦?!

從醫學的角度來看,在器官衰竭而醫治乏術的情況下,器官捐贈已成為現今治療的唯一出路,帶給不少的病患者無限的盼望。在醫學倫理的考慮,只要捐贈者是自願,確是可行的事。當然我們並不可忽略任何現代醫學的知識,血型及基因排列等條件都必須完全符合。

上期我們已指出,在香港進行器官移植,可分為遺體及活體移植,兩種移植方式均受「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香港法例465章)規管。在不少地方,器官移植的成為商業交易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故法例乃為確保器官移植並不涉及商業交易。並且,根據該條例,所有在生器官捐贈者年齡須滿18歲,由於法律上18歲以下的人仍被界定為未成年人士,社會有責任保障他們的權益不被侵犯。

為了針對器官捐贈不足和增加器官捐贈供應的來源,有些國家設有「捐贈器官證」法律效力,令其得以成為遺囑的一部分。有些國家進一步還有「預設默許」機制,是指所有合適年齡並心智健全的居民,均會自動納入機制內捐出器官,除非他們在生前提出反對。

在此個案,雖然未成年的捐贈者是自願的,但當局的規定是器官捐贈者年齡須滿18歲,乃為保障未成年人士的權益不被侵犯。有人喜以「」乃超越一切的說法作此類的判決,但若開拓先例,一定會令政府日後的執法出現無止境的問題,甚或失去執法主權,一連串長久負面的影響是無法估計!事實上,個人的利益與道德的實踐都不能忽略社會大眾的規範與倫理,任何的抉擇必須要平衡這兩極的原則。雖然在極端而且絕無其他選擇的情况下,為了挽回性命,有時不得不破例,但維繫社會安穩必須堅決守法與執法。

李耀全牧師

「醫、法、理、

「醫、法、理、情」 之 換肝不成

170802m.jpg

陳老師結婚廿載,育有一名十分乖巧懂事的女兒,一家人關係十分密切,經常結伴外出旅行。但有一天,陳老師突然感覺非常不適,疲倦得很,周身好像發熱,在妻子的勸說和陪伴之下到家庭醫生診所求診。醫生初步目測已發覺陳老師的有異樣,特別是「眼白」嚴重偏黃,隨即檢查小便更證實是肝臟出現問題,懷疑是患上急性肝炎。勉強之下,陳老師進了醫院檢查及治療,可惜病情很快轉趨惡化,肝功能愈來愈差,肝臟科專家認為是「暴發性肝炎」,屬相當罕有的病,有極大的危險性。

短短數天,陳先生病情每況愈下,很快陷入了昏迷狀態且有出血現象,醫生告知家人,病者肝臟衰竭,情況不妙,要作最壞的打算。陳太得悉噩耗後,立即與身在美國擔任教授的哥哥商量,認為即時進行換肝手術是提升生存率的最佳方法,於是找主診醫生商量。

主診醫生在重新再檢視病情後,也認為換肝是最好的方法。就讀中學的女兒抵達醫院時得悉父親的病情,表示願意捐出部分肝臟救父,檢查之下,無論血型及其他基因排列都很合適,可以減少排斥的風險。

陳太知道手術有危險,但為了救夫,也同意女兒的決定。不過,正當醫生深入了解陳小姐的健康情況時,發覺她年滿17歲,未達成人器官捐贈的法律要求。而陳太雖然也同意捐肝,但驗血結果不適合。即使陳先生的情況已屬緊急,但由於時間倉促,一時間未能找到適合的肝臟,在此無奈的情況下,醫院唯有向社會發出緊急呼籲,希望有好心人或生前立願器官捐贈的死者出現…。

冷對

、法、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