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之小心因新冠肺炎帶來的併發症

早前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上讀到一篇報道,覺得值得和大家分享。這報道指出,由2020頭至2020年11月,日本共有2,087人死於新冠肺炎,但同期日本人每月的自殺死亡率卻升至2,153人!換句話說,每月因自殺而死的日本人遠比大半年來死於新冠肺炎的還要多!

日本是全球自殺率最高地方之一, 2016年的數字是每年每十萬人口便有18.5人自殺身亡,比全球的平均率10.6高出許多。而香港近年是在12左右。日本人也較多發生協同自殺(suicide pact) ,即多人約同一起自殺。我想起電影中描述的武士「切腹自殺」的畫面,這是勇氣的表現,要寧願死也不要羞恥,不知這也會否在某程度上反映日本人對自殺的一些態度。其實,在2019之前的十年,日本的自殺率是在慢慢下降中,可惜新冠肺炎的大爆發又迅速把數字推高。

在大部分的地方,男性的自殺率(是completed suicide,不是 attempted suicide 企圖自殺) 比女性高出二至四倍。這個可能和男士們傾向不甘示弱亦不願意求助,也會用上較致命的自殺方法有關。今次日本自殺率回升的另一個使人關注的地方,就是女性看來比男性更受影響,因為女性在十月的自殺率升高了八成,而同期男性只增加了兩成,這個現象也和一些跨國性的研究結果吻合。一個名為 Care International 的組織在九月曾發表報告,指出女性因為這次全球疫情大爆發而產生的精神健康問題比男性多兩至三倍,因為較多女性從事酒店丶服務和零售行業,所以她們因為疫情而失去工作或收入減少亦比男士們多。

想深一層,那些在家中「無償工作」的主婦們的壓力也非常大,因為許多時孩子們要留家上課,照顧他們和督導他們學習的責任和時間也大增,往常家中長者可以代勞的事情,例如買餸,也因為老人染病後風險太大,也得讓他們留在家,所以大大小小的重擔就都落在一眾「家庭煮婦」身上。而那些「雙職主婦」更是百上加斤,壓得透不過氣來!記者曾做了一些訪問,發現許多受困擾的日本女性都會羞於向別人表白自己:「向別人說自己有困難是一件羞恥的事,所以要掩飾,不能外露。」亦有受訪者表示,要改變整個社會的文化,才能讓更多人願意去求助。

十七年前香港的「非典肺炎」SARS,我們仍記憶猶新。2003年香港的自殺率急升至15.26,而老人自殺率更是37.5,所以我們都要提高警覺,互相守望,留意身邊的人,勇於求助,也肯助人。政府在重建經濟之餘,亦得投放資源,應對這些因新冠肺炎帶來的併發症。

「我是光,我到世上來,叫所有信我的不住在黑暗裡。」〈約翰福音12﹕4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言教之師~日本人的公民教育

相信曾經到過日本的遊人,一定曾被日本人的禮貌及公民意識所吸引﹕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鮮有人高談闊論,或講電話。街道上找不到廢紙箱,但處處清潔。在馬路邊,沒有行人在紅燈時橫過馬路。

今年復活節期間,我校教師團隊一行20多人,獲沖繩觀光局的協助,到當地考察日本中小學的公民教育,收獲豐富。在日本,父母從小就教育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麻煩別人。從幼兒園開始,就算貴為皇室成員的公主,也得自己背著書包上學去。孩子自己能做的事,父母或老師絕不幫忙。日本冬天天氣嚴寒,但幼兒園規定,只能讓孩子穿短褲和七分袖,使他們習慣不怕冷,因為他們相信,少穿多動,較不易生病,健康也是這樣鍛鍊出來的。

我們團隊參觀琉球大學附屬小學,甫進校門,便看見一間鞋室,原來孩子回校後,要將自己的鞋子脫下,換上在校園走動的鞋子。在旁邊看去,幾百對鞋子整整齊齊,沒有一對越過鞋櫃邊緣。

午飯時間到了,我們參觀小二班的「給食」。午飯的四位值日生,頭戴紙帽,身穿圍裙,往廚房領取食物,六七歲的小朋友,一人拿取滿載三十人份量的飯桶,另一人取餸菜,一人取盒裝牛奶,另一人取餐具。整個過程,老師沒發一言,也沒有幫忙半點。待值日生說完「感恩、開動了」,便一起安靜享用。所有同學吃光餐盆中的食物,不留下半粒米飯;牛奶的空盒子摺叠好,並將餐具分類放回收集格。約半小時,整個「給食」便有條不紊地完成了。

午飯過後,便是集體清潔校園的時間,每日一小潔,每週一大潔:課室、走廊,甚或廁所。所有小學生不但沒半點埋怨,還樂在其中。

日本小學的教學理念,是先學做人,才學知識。學校強調學生從實踐中學習的三個教育方針:
(一)    說服孩子為何要做
(二)    教導孩子如何實踐
(三)    要求孩子如何做得更好

無怪乎,日本人成長以後,都能守法守規,不為別人添麻煩,更不斷力求改善,做事精益求精。箇中秘訣就在於趁孩子年少可塑性最高時,全面實施公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