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 「BB來了」- 阿樂與阿儀作為新手父母的出路

上星期我們分析了阿樂與阿儀作為新手父母的困難,下面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產後重整角色與定位

      上文提到阿樂不大投入當爸爸的角色,若他能坦承跟阿儀分享,便不會被誤會拒絕照顧女兒,反可令阿儀想辦法多讓他參與,找到作爸爸的樂趣;同時,當阿儀見到他願意付出時,因感到被關愛,便不會想罵他。但為何沒有這樣發生呢?原因在於他們之間缺少了深入溝通。既然家中有這麼多人可照顧女兒,他們可考慮抽時間外出「拍拖」,暫時離開作父母的角色,享受二人世界,因生產後缺少了這樣深入溝通的機會,誤會因此產生及累積,形成衝突。事實上,不少新手父母因大多把所有精力和時間只放在初生嬰兒上,因而忽略了夫妻感情的建立。

認定需要和分擔任務

     在溝通時,他們可多了解彼此的需要,例如阿樂需要充足的睡眠以應付日間工作,阿儀則需要人幫忙餵夜奶,因雙方各有需要而形成衝突。事實上,阿儀可學習放手,不應「攬晒上身」,只埋怨阿樂幫不到自己。她需要與阿樂和女傭分擔餵夜奶的任務,例如,一星期每人負責兩晚,阿樂可選星期五、六晚,那他平日晚便可休息,其他日子由阿儀與女傭輪流分擔,這安排既可平均分擔這任務,又不會只側重在某一人身上,形成日間沒精神去做其他事情。

產後情緒低落的處理

     阿儀產後的情緒低落,極需阿樂的體諒和支持,否則可形成產後抑鬱。故在週末外出拍拖時,除了作深入溝通,亦可做一些輕鬆的事情,讓阿儀暫時轉移照顧女兒的事上,例如看一齣喜劇笑片,去她喜歡的餐廳吃一頓豐富的晚餐等;而阿樂亦需聆聽阿儀湊女的趣事或煩惱,減輕她的壓力。或許阿樂多一點的支持和關愛,阿儀的情緒低落便會得到改善,但假若她仍感到持續抑鬱,則要考慮尋求專業的協助了,特別是她之前小產後曾有抑鬱的情況,尤其要小心處理。

重新訂立家庭的界線

     阿樂因阿儀父母在女兒出生後過度參與而感到不自在,因兩老太想照顧女兒和湊孫,打破了阿樂和阿儀之前訂定下的界線。因此,阿樂需要與阿儀重新商量岳父岳母來家探望的時間,特別是過了頭一兩個月,阿儀身體已慢慢復元,不需定時進補了,而女傭也開始上手可照顧女兒。當然這需要阿儀跟父母好好傾談,在肯定父母支援的重要及欣賞他們愛護孫女時,亦要讓他們了解自己家庭的需要。或許與父母重新訂立界線不是一次性的,而是要不斷善意提醒,才可慢慢重新訂立,這需要阿樂和阿儀彼此體諒和支持才可達成的。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BB來了」- 阿樂與阿儀作為新手父母的分析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在照顧新生嬰兒上出現了相處上的問題,以下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作為新手父母的困難。

丈夫感到無角色

女兒出生初期,阿樂感到初生嬰兒的身體很脆弱,自己則「粗手粗腳」,擔心抱著餵奶和掃風會弄傷她,並深信家中其他女士會更勝任,所以他不大投入當爸爸的角色,彷彿變了局外人,但這令阿儀覺得阿樂好像不大享受當爸爸。事實上,有些新手爸爸覺得自己白天要上班,妻子硬著要自己幫忙餵夜奶,會令自己白天不夠精神工作;他們亦覺得妻子仍在放產假可以在白天補眠,故感到妻子不體貼自己的需要。另外,有些新手爸爸亦會質疑太太為何不可讓女傭餵夜奶,又或聘請陪月姨姨代勞多兩個月等,總之不一定要晚上自己做才可。

妻子的期望落空

阿儀能夠成功懷孕和生產已經歷了很多擔憂和困難,現在因照顧女兒及餵母乳的壓力亦很大,雖然在日間有很多人可以分擔,但到了晚上則沒有,故期望阿樂可幫忙。可是,阿樂既不懂又不享受當新手爸爸,很多時未能即時配合,令她感到失望,甚至憤怒,覺得照顧孩子的責任只落在自己身上。事實上,不少有新生嬰兒的母親為了育兒哺乳等事,在嬰兒戒夜奶前,每天也不能有連續八小時的睡眠,假如丈夫不去「替更」,她會感到很辛苦,當需要不被體諒,容易造成夫婦衝突。

產後的情緒低落

自陪月姨姨走後,阿儀開始對阿樂失去耐性,有時更會罵他,這有可能是一些產後情緒低落的表現。研究指出,有40%至80%的婦女,產後也曾短暫經歷情緒低落,通常在產後3至5天,症狀包括情緒不穩定、易哭、失眠和煩躁等,如得到家人的體諒和支持,症狀一般會於數天後舒緩下來。至於真正的產後抑鬱,只有13%至19%的婦女曾經歷,抑鬱症狀可在產後6星期內或1年內任何時間出現,包括持續情緒低落、疲勞、煩躁、失眠或早醒、焦慮或感到驚恐、力不從心、絕望、感到受懲罰、食慾不振,以及頭、肩、背和腹部疼痛。由於這些表徵與產後因適應帶來的身體和情緒狀況相似,一般也需要專業的判斷才能區別,可能要透過藥物或心理治療的幫助才能康復。

二人變多人世界

阿樂和阿儀起初過著二人世界,直至有新生嬰兒後開始要「三人行」,這轉變已需要很大的調適。在上幾個月的文章,我們已提及阿樂不喜歡阿儀的父母,不想他們留在自己家中「打躉」,但現在有了小孩,好像沒有原因不讓他們來探望和照顧生產後的妻子和初生的女兒,只是擔心他們「易請難送」,會再一次造成姻親帶來的困擾。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掙扎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BB來了」- 阿樂與阿儀作為新手父母的困難

「喂,晚晚都係我,今晚輪都輪到你啦,你要瞓,我唔使瞓呀!個女你都有份㗎!」阿儀正在責備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的阿樂,叫他幫手餵夜奶。阿樂不知道有甚麼可幫手,因阿儀見他不是立即起來,已忍不住喂哺了。自女兒兩個月前出世,阿儀已開始餵人奶,上一個月還有陪月姨姨幫手,阿樂在晚上仍可「安枕無憂」。不過,這個月陪月姨姨走後,雖然新請的女傭已上班,但阿儀想讓她晚上能全面休息,白天有精神工作,故晚上會自己餵夜奶,而且堅持要餵人奶。有時累了便希望由阿樂接更餵預先雪藏的人奶,可惜阿樂好像不大樂意承擔這責任,因此,她覺得阿樂好像不大享受做爸爸。

話說故事要回到兩年前,當時他們剛經歷在人工受孕後小產,情緒低落。阿儀的抑鬱情緒更持續了半年,需要接受心理治療。當時,心理輔導員理順了他們因小產帶來的失落,亦幫助他們探索繼續生小孩或收養等各樣可能。到最後,他們仍嘗試人工受孕,過了半年,他們終於成功懷孕。在初期,因著上次小產的經驗,阿儀顯得格外小心,而阿樂也盡量抽時間陪伴和照顧她,包括覆診及參加「分娩減痛及父母準備班」。雖然在頭幾個月也有作小產的跡象,但可算是有驚無險;阿儀懷孕約五個月,亦發現有妊娠糖尿,需要每晚在大腿自行注射胰島素,阿儀父母看到女兒的大腿有不少注射後的痕跡,感到很心痛。雖然阿儀打算採取順產方式,但最後醫生建議開刀。剖腹生產過程順利,女兒出世後,雖然有幾天要「照燈」才能出院,但身體總算健康。

出院後第一個月有陪月姨姨的幫助,加上阿儀父母也經常拿補品來,故家中頓時變了七人世界,阿樂和阿儀已很久沒二人世界了,特別阿樂不太習慣這麽多人在家。每晚回家時,岳父岳母仍未離去;加上女兒出世後首個月,陪月姨姨也在家,家裡有太多人令他感到很不自在,但又不好意思說甚麼。他有時回家也不知可以到哪個房間休息,原本的睡房放了嬰兒床,書房變了嬰兒和工人房,他覺得唯一可以逗留的地方就好像是洗手間了,但又不能待得太久,感到家中好像無處容身。

雖然他和阿儀千辛萬苦才換來一個健康的小女兒,但他老是覺得自己好像不大享受做爸爸,也感到對剛剛出生的女兒,好像「老鼠拉龜、冇訂埋手」,不知可幫上甚麼忙,加上已有岳父岳母、陪月姨姨和傭人,自己好像多了出來,有時甚至感到會阻礙他們,故只好站在一旁。不過,他想不到的是,在陪月姨姨離去後,阿儀需要他「頂更」幫手餵夜奶,一時之間既不知道可以怎樣,又不感興趣;加上日間亦需要有精神上班。故此,他常表現出不太熱衷幫手之態度。

以上可能是一些新手父母常見的困難。下期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