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驚濤駭浪中的依靠

最近新冠肺炎變種病毒Omicron席捲全球,香港無可幸免,政府再次推行一連串防疫政策,例如:晚上六時後所有餐廳禁止堂食、建議公司讓員工在家工作、幼稚園及小學再度停止面授課程、高風險人士須強制檢測等。打開手提電話的訊息,鋪天蓋地盡是疫情消息,強制檢測的地方更是遍佈港九新界。在這一連串的風浪中,不知閣下的心情如何?

有人感到驚慌,因為第五波疫情終於「殺到」香港,身邊好像總有一個親人、朋友正在檢測或接受隔離,擔心自己哪天「中招」;有人感到無奈,因情況好像又回到起點,經濟民生剛剛有起色,又要被迫停下來;有人感到憤怒,因個別人士的自私行為而要全港市民為他們「埋單」;有人感到很煩惱,因為要在家工作及照顧不能上學的兒童。各種各樣情緒充斥著心靈,很難達成新年賀詞中的「新年快樂」。

快樂何處尋?美國著名心理學家馬丁•沙利文博士Dr. Martin Seligman提倡「正向心理學」。在他的著作《真正的快樂》Authentic Happiness裡列出了一條「快樂方程式」:H=S+C+V(Happiness快樂指數=Set Range天生的快樂幅度+Circumstances現實環境和個人際遇+Voluntary Activities個人控制範圍)。他指出:快樂由三個元素組成,天生的快樂幅度(有些人天性較容易快樂,有些人則較容易憂愁)佔40%,這點不難理解;值得留意,原來環境際遇只佔20%,因人們在適應環境或際遇後,心情會回復至自身水平。反而40%來自「自主能力」,包括:思想和行為模式、對事情的理解、應付問題的能力等。由此可見,快樂不完全取決於環境因素,快樂仍然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談到人生的風浪,也使我想起聖經中一段記載。「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叫他們先到對岸去……。那時,船已經離岸好幾里了,因為逆風而被波浪沖擊。夜裡四更天,耶穌在海面上行走,向他們走去。門徒看見他在海面上行走,就驚慌失措,說:『是幽魂哪!』並且害怕得大叫起來。耶穌立刻對他們說:『放心!是我,不要怕!』彼得對他說:『主啊,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耶穌說:『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來,在水面上行走,向耶穌走去。可是,當他看見強風,就害怕起來;他開始沉下去的時候,就大叫:『主啊!救我!』耶穌馬上伸手拉住他……他們上了船,風就平息了。船上的人都向耶穌下拜,說:『你真是神的兒子!』」(馬太福音14:22-33,《環球聖經譯本》)在這件事蹟中,我們可以看到三個重要的訊息:

一、主掌管一切:主有計劃地帶門徒經歷這一場風浪,訓練他們的信心和更新對衪的認知。每一個浪,主都看著又控制著力度;在暴風中,祂仍坐著為王。

二、主與他們一起:門徒經歷風浪而大驚,甚至認錯耶穌是鬼怪;主不但沒有責怪他們,反而親自安慰他們說:「放心!是我,不要怕!」在風浪中,主同在和安慰。當彼得轉眼看風浪,便心驚下沉,他向主發出呼求,主就立刻救起他。

三、主很有能力:從主救彼得一同上船後,風浪便停止了。主是萬物的創造主,風浪也要聽命於祂。主比一切的風浪更大更有能力,值得我們衷心敬拜祂。

人生的驚濤駭浪無可避免,我們的心情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們可以把它看成天塌下來,以致常常懷著絕望的心情苦苦度日;我們也可以看為上天訓練和考驗我們的機會,以致心存盼望,感恩地生活。就算我們有時因看環境而灰心失望或驚慌,只要我們來到主跟前,祂必會幫助我們。願主賜給我們智慧和悟性,去看破世情,以致能看見衪施恩的手一直在工作,安慰和供應我們的需要。我們只管全心倚靠主度過在世上的每一天。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教學人生:疫情下再思教育公平性

踏入2020年,全球都陷入新冠肺炎(COVID-19)的威脅。這個疫情除了損害數以千萬人的健康,奪去百萬人的性命,還有重創經濟,阻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逼使人進入新的生活模式(或稱為「新常態」)。在教育上,不管學生喜歡與否,也不理學校準備好了沒有,在「停課不停學」的指導思想下,大學、中學、小學,甚至幼稚園都實行在家網上學習,並且維持了半年以上。學者研究指出,社經鴻溝與數碼鴻溝加重了弱勢家庭學生的負面效應,這是教育界和政府必須正視的。

因著學校停課,學生只能留在家中進行網上學習,如此凸顯了學生社經差距所帶來的教育不公。香港大學於2020年4月發表《香港中小學生數碼公民素養:首階段研究報告》,正值2019冠狀病毒肆虐,學校「停課不停學」的期間發表,引來傳媒廣泛關注。該研究藉一系列問題,調查學生家裡的數碼設備及使用情況,得知除了中學生使用智能手機算為非常普及外,其餘數碼設備在小三、中一、中三這三個級別的普及率只介乎52%至71%,實難言普及。然而,在「停課不停學」的處境下,學習活動極為倚重數碼設備,可想而知缺乏數碼設備的學生所遇到的困難。

筆者在學校工作,時不時接收來自政府(「關愛基金」)、熱心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的資訊,透過學校識別有經濟困難學生,送贈平板電腦和手提電腦供學習使用。所以,要縮窄社經鴻溝對弱勢家庭學生所做成的學習障礙,實有賴各方努力推動。除了學習設備外,互聯網連接又是另一個社經鴻溝引發的數碼鴻溝。疫情期間本來就希望學生留在家中,避免外出引致感染風險;然而,聽說有學生因為家人都同時上網學習或工作,致使頻寬不足,被逼跑到快餐店和便利店等地方,使用公眾免費寬頻服務。該研究團隊亦發表了互聯網連接充足與否的數字,發現無論中、小學生,只有不足八成認為互聯網連接充足。猶幸社會人士快速回應,送贈上網卡和可攜式無線路由器(俗稱「Wi-Fi蛋」)供經濟困難的學生使用。

面對這些情況,我反思聖經對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但願能明白上帝的心意,從而照顧弱勢社群,邁向教育公平。從舊約到新約,從五經到詩歌智慧書,以致福音書,都不難找到有關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和命令。以色列人因曾在埃及寄居,所以聖經多次提醒以色列人善待中間的寄居者。這些經文應用於今天的香港,可以指向善待新移民與少數族裔人士,他們大多數在社會上處於弱勢,聖經教導我們要多加照顧。

教育公平性的議題是一個由來已久,並需要多方協力消弭的社會問題。從政策層面,我們希望能做到消除引致不公的障礙,這有賴政策制定者或政府決策者的努力。在資源分配方面,官方、半官方、非官方組織都有機會分配資源,特別在疫情肆虐下,弱勢社群更需這些資源度過難關;群體必須摒棄均一才是公平的概念,把資源聚焦有需要的一群。至於每一個基督徒個人都要為自己如何善用上主的恩賜,向著弱勢施以援手,甚至簡單的探訪慰問,都是做在主耶穌身上。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精神健康趣談之小心因新冠肺炎帶來的併發症

早前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上讀到一篇報道,覺得值得和大家分享。這報道指出,由2020頭至2020年11月,日本共有2,087人死於新冠肺炎,但同期日本人每月的自殺死亡率卻升至2,153人!換句話說,每月因自殺而死的日本人遠比大半年來死於新冠肺炎的還要多!

日本是全球自殺率最高地方之一, 2016年的數字是每年每十萬人口便有18.5人自殺身亡,比全球的平均率10.6高出許多。而香港近年是在12左右。日本人也較多發生協同自殺(suicide pact) ,即多人約同一起自殺。我想起電影中描述的武士「切腹自殺」的畫面,這是勇氣的表現,要寧願死也不要羞恥,不知這也會否在某程度上反映日本人對自殺的一些態度。其實,在2019之前的十年,日本的自殺率是在慢慢下降中,可惜新冠肺炎的大爆發又迅速把數字推高。

在大部分的地方,男性的自殺率(是completed suicide,不是 attempted suicide 企圖自殺) 比女性高出二至四倍。這個可能和男士們傾向不甘示弱亦不願意求助,也會用上較致命的自殺方法有關。今次日本自殺率回升的另一個使人關注的地方,就是女性看來比男性更受影響,因為女性在十月的自殺率升高了八成,而同期男性只增加了兩成,這個現象也和一些跨國性的研究結果吻合。一個名為 Care International 的組織在九月曾發表報告,指出女性因為這次全球疫情大爆發而產生的精神健康問題比男性多兩至三倍,因為較多女性從事酒店丶服務和零售行業,所以她們因為疫情而失去工作或收入減少亦比男士們多。

想深一層,那些在家中「無償工作」的主婦們的壓力也非常大,因為許多時孩子們要留家上課,照顧他們和督導他們學習的責任和時間也大增,往常家中長者可以代勞的事情,例如買餸,也因為老人染病後風險太大,也得讓他們留在家,所以大大小小的重擔就都落在一眾「家庭煮婦」身上。而那些「雙職主婦」更是百上加斤,壓得透不過氣來!記者曾做了一些訪問,發現許多受困擾的日本女性都會羞於向別人表白自己:「向別人說自己有困難是一件羞恥的事,所以要掩飾,不能外露。」亦有受訪者表示,要改變整個社會的文化,才能讓更多人願意去求助。

十七年前香港的「非典肺炎」SARS,我們仍記憶猶新。2003年香港的自殺率急升至15.26,而老人自殺率更是37.5,所以我們都要提高警覺,互相守望,留意身邊的人,勇於求助,也肯助人。政府在重建經濟之餘,亦得投放資源,應對這些因新冠肺炎帶來的併發症。

「我是光,我到世上來,叫所有信我的不住在黑暗裡。」〈約翰福音12﹕4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