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植和諧關愛的校園 — 梁淑儀校長

「不是倚靠權勢,不是倚靠能力,而是倚靠我的靈。」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聖經新譯本》〈亞4﹕6下〉

出任校長之職逾22載的梁淑儀校長,擔任過四間不同背景的學校,是現任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小學校長會的主席。這些年來,她仍能不忘初衷,抱著活潑和謙和的愛心去春風化雨,精心培育下一代的同時,也樂於成為師生和家長的共勉與同行者。

/圖﹕謝芳
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在晴朗的一個下午,走進中華基督教會基法小學(油塘)的校園,吸引的是正在陰雨操場玩著球類活動的一張張年輕活潑的笑臉。「這裡是我出任校長的第四間學校。」「這間學校的老師們對學校有一份特別的感情,家長多是基層人士,大家渴求相互之間建立密切而坦誠的關係。學校的老師與家長都很愛惜學生,期望學校能教養學生走當行的路。另一間的家長屬中產人士,對學校行政及教學都十分關注,能在各方面提供很大的幫助,但學校必需與家長多方溝通,讓家長了解行政及教學的方針及策略,家長便能作出配合。」回望20多年來的教育工作,她坦言隨著時代的改變,家長和老師都有不同的需要,故學校的發展工作必須與時並進。

以學生為本,家校合作
她說,來自不同階層的家長對學校的要求也各異,就以學校講座而言,中產的家長喜歡學校舉辦領袖生訓練、外出遊學、如何提升情緒智商等增長見識的課程和活動。而基層的家長要求教導子女如何應付考試、默書等直接而到位的講座。

「一些在職或基層的家長雖然對孩子的學習支援較低,但對學校十分信任,希望老師給小朋友提供額外的照顧。老實說,老師既需教學,又要幫忙在生活上看顧小朋友,追回條、跟進功課、甚至回家時如何適當分配時間都要跟進;老師不時接聽家長來電,查詢學校是否有活動等額外照顧的瑣碎事等,這些都是教師的壓力來源。」,她坦言學校普遍面對的挑戰都是投訴文化,「小小問題一經投訴便被誇大,或者局外人動輒在網上發放不盡不實的言論等,對學校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共融教育帶來的壓力
她指出,另一壓力來源,就是教育局在共融教育的推行方面,所投放的資源不足夠。「有一次到別校觀課的印象特別深刻。該班十個同學當中,有八人是自閉症學童。上課時,雖有兩個教師助理協助,但課室四周都是吵聲,一個在叫囂,另一位在地上打滾……,老師根本無法進行課堂教學,對其中兩位班中能安靜聽課的同學太不公平,他們都應有正常學習的權利,不只在堂上作教學小助手。」

「共融的概念不錯,既可讓有特殊需要的學生適應主流學校,也可讓學生學習如何去與這類同學相處,對雙方都有益處。但若人手資源不足夠,老師看管一班三十多人的同時,假如有一位學生鬧情緒,老師要多花精神去照顧他或處理嚴重個案,這樣未必能兼顧得到正常授課;遇上有攻擊行為的特殊學生,同班的其他小朋友怎辦?有些學生很懂事,懂得去勸導或保護自己,但都要在能力控制的範圍內才可以進行,這樣,對其他同學不公平的同時,大家都有壓力。」「相反在外國,校方會安排人手相伴有特殊需要學生一起上課,當學生有情緒不穏的情況時,助理便會帶他到外面,直至他平靜下來才再進課堂,情況大不相同。」

教懂學生人生的意義
談到普遍學校面對的問題,梁校長指出,學童自殺問題需要關注和小心處理,「學生輕言自殺的主因有很多,如破碎家庭,或者本身有精神問題……」她批評最近坊間有短片,內容指個年輕人因功課壓力大,畢業又賺不夠錢,買不到房屋,吃住要依靠父母,所以思想負面,甚至想自殺或毒死父母以取得遺產過活…。「小朋友看後真的會以為生活就是如此,要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別讓人捷足先登,而不是教育小朋友將來如何貢獻社會和造福人群,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其實,人生的意義除了生存亦要將為社會作出貢獻,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就不會那麼容易自殺,這就是生命教育。」她認為生命教育需要加強,教導小朋友人生的意義在於將能力貢獻出來,並非掠奪社會。而有宗教背景的學校,更需以榮神益人作為人生的意義。

歷任校長的心得
出任校長多年,她認為稱職的校長最重要是「用心」,以主為首,帶領學校迎接各種的挑戰和需求,「如何做得到?」「在推動政策和釐訂學校的方向前,應該多聆聽和匯集前線工作老師的意見,大家一起商議,再結合家長和學生的需求而作出決定。」

她說,學校今年的發展大方向有三個﹕(一)行政和教學電子化;(二)實踐健康校園;(三)擴濶學生的學習經歷,包括到國內的姊妹學校及外地作交流。「本校連續十年獲得『關愛校園』榮譽,和諧與關愛一貫是本校的理念方向,提倡自律,以『多獎勵、少懲罰』的模式培育學生,安排同學擔任不同職務,培養同學樂於助人,勇於承擔的品格。」

「在學校裡,老師的角色很重要,所以,在訂定學校的發展目標,也讓老師一同參與。同時,學校也經常有團契或佈道會的聚會,讓教師們在忙碌的教學中有充滿關愛的加油站,互相幫助和合作。」她對於新入行老師表示讚賞﹕「現時的年輕老師,專業訓練充足、幹勁十足、勇猛積極、生命力和適應力強,像隨時都作好準備迎接挑戰。」

她寄語給新一代老師,最重要有熱愛學生之心,「若你全心全意地去關心學生,願意為他們作更多的奉獻,便會感到這份工作的意義,不怕工作中的辛勞和挑戰。但若將之視為一份穩定的工作,又覺得學生是麻煩的一群,那你工作起來就會常感吃力,難於長久維持對教學的熱誠。」

「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 。」〈羅12:1〉

2017Dec6根植和諧關愛的校園 — 梁淑儀校長

以設計科技發掘潛能


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領受的恩賜彼此服事。《聖經新譯本》〈彼前4﹕10〉

教育局先後向每間公營和直資小學及中學提供每校10萬元及20萬元一筆過撥款,為期三學年,加強學校籌備和推動與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教育相關的校本計劃及支援。怎樣有效地推行STEM教育,使之與生命教育並駕齊驅?相信是不少學校未來探索的重點。談天說道將推出生命教育系列的訪問,首篇將由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分享如何藉著以設計科技發掘學生的內在潛能。

/圗 ﹕謝芳 (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走進位於屯門的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一間被媒體報導喻為「星之子」的科技教學培訓基地,令人注目的不單是大樓外牆上的攀石裝備,科研小組室內的各種科技研究的器材工具更是令人目不暇給,「這是學生熱衷的機械人,那是獲獎的「自潔門柄」,…我們學校已出了三位『星之子』。」校長方順源與副校長鄧智光一邊引領參觀,一邊講解學校是如何推行科技教育。

身兼設計與科技科主任的副校長鄧智光認為,科技研究會提升學生解難能力,有助他們面對逆境,也可鼓勵他們運用創意去解決問題,這些都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學習機會。「看見很多學生在進行這些研究的過程中,遇上很多問題時,也會選擇逃避退縮,但當大家一起去面對和解決時,他們的個人能力是有所提升。」鄧副校承認,科研過程十分漫長,學生具備的除了要有科研天分,更重要的是有不輕言放棄願意、持續修改及嘗試的精神。

他說,11年前學校成立創新科技隊,學校特別在地下設置研究訓練基地室,從星期一至日均開放予學生自由進行研究,鼓勵學生鑽研科技及發明。「我們盡力為會學生提供練習的場地,例如開放球場作試驗場地。另外,每年也會帶學生參加國內外和本地舉行的比賽,亦獲獎無數,包括在2013年世界VEX機械人錦標賽奪得中學組創意大獎;2015亞太機器人錦標賽高中組奪得亞軍的盧國忠(Brian)團隊;同年,李鍵邦及黃深銘憑「自潔門柄」於英特爾Intel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勇奪二等獎,並獲小行星命名機會,是繼陳易希後再誕生的兩名『星之子』;作品更於2016年使黃深銘成為香港首位中學生奪得日內瓦發明展金獎。」

「他們的美好前路及發展,對本校STEM教育發展起正面的作用,受到重視,成為師弟妹的學習目標,可持續發展及規劃。」

鄧副校說,在幫助學生學習解難時,會先讓他們從發現問題開始,繼而如何接著所關心的問題去蒐集資料,然後訂立方案、整理方案,最後才進入「落手落腳」去做的實踐階段,完成後會有整個製作過程的檢視評估。「學生沒有經過『落手落腳』去做的過程,就不會發現問題的所在。整個學科設計的核心就是解決問題。」

他強調,如何幫學生建立能力是教育重點,每個學生都有長處,幫助他們發揮強項就會有改變。「自信帶來滿足感,不畏困難的精神,改變學生的自我價值觀,繼而就會發揮內在的潛能,過分的保護力會減弱學生的抗逆能力。」「在全班式的設計與科技科裡,會主力教學奔馳法(SCAMPER)、問題為本學習(PBL)、六何法、思維導圖、逆向思考法、創造性問題解決法(Creative Problem Solving,簡稱CPS)等,以實行創意思維的教學策略。」

被媒體喻為「追夢校長」的方順源校長指出,學校從初中開始,以學生的潛能而因材施教,「正如當年發掘陳易希的才能,再繼而加以培訓那樣,優秀的學生應該有自己的夢想和理想。假若學生有創作的能力,學校是十分願意提供空間、資源,盡力幫助和支持他們摘取心中的『星星』。」方校長強調,創新科技隊是「鼓勵創新 歡迎失敗」,將學生培育成為頂級人是學校教育的信念。若單以成績去分類,會扼殺了學生的潛能發展,十分可惜。「學校於1999年設立的攀登牆,就是希望透過攀登,讓學生學習在遇上困難時如何不輕易放棄;攀登至頂峰的過程,是需要同伴的鼓勵、勇於不斷的嘗試,這些也有助於提升學生的抗逆能力。」

鄧副校坦言,科技研究是一門「花錢」的學科,「推行STEM是需要花錢,教育局批出的20萬,以資助2016-17學年至2018-19學年於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STEM)教育是不足夠。」他舉例說,單是年前去美國參加機械人比賽,整個師生的團隊支出費用就逾17萬元。「對於一些剛起步的學校,政府資助的這筆錢相信會多花在器材的購買支出方面。」

他感慨地說﹕「我在這裡教書已25年,在科技創作方面培養了很多傑出學生。可惜,學校開設的「設計與科技科」今年已到尾聲,原因選修的人數不足。」他強調,STEM教育不能翻版,要發揮各自所長(強項);要有「有心人」、願意委身的人推動(研製耗時);要創造機會,提供平台(比賽或活動),讓學生發揮潛能,引發學生對事物的觸覺(問題及需要);需要學生有hands on的經驗(日後發展)。最後,他期望政府將科技生活化,好像將 Segway、Hoverboard、電動單車等,開放在公共地方使用。

小檔案~~「星之子」與榮譽﹕

*陳易希初中開始醉心鑽研機械人,零四年憑智能保安機械人得到Intel國際科學與工程帶大獎二等奬。到2005年,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林肯實驗室特地把一顆編號為20780的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成為眾位獲命名小行星的香港人中年紀最小的一位。2006年香港科技大學破格取錄入讀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士課程;2011年畢業後與朋友合資開辦專門研究及發展手機應用程式科技公司;2012年,獲得「傑出資訊及通訊科技青年獎」。2015年,獲特區政府頒發銅紫荊星章。

**李鍵邦及黃深銘設計的「自潔門柄」,2015年於第66屆英特爾Intel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勇奪二等獎,並獲小行星命名機會。「自潔門柄」分為二氧化鈦塗層的石英玻璃管門病及發電機組兩部份,當門打開時發電機組把開門的動能轉化成電能提供給門柄兩端的紫外線LED,光會在透明門柄來進行全內反射,激活二氧化鈦塗層,達到自動分解門柄上細菌的效用。他們在真實環境測試之下達到99.8%殺菌功效。

2017April26以設計科技發掘潛能.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