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教會辦學的過去與未來

筆者應伯特利教會邀請,為該會100周年會慶「繼往開來,承傳使命」研討會以「探討教會辦學與宣教」為題主講。在回顧過去基督教會為香港教育所付出的心血,並為所結下的果子感恩(筆者也是教會辦學所結的果子),也反思未來的方向。

從十九世紀中葉至今,教會在香港辦學的歷史已超過170年。由於當時政府乃英國殖民地政府,英國又以基督教為國教,教會辦學自然得到很多方便。教會辦學以傳教為目標,但當中同樣發展平民識字之初級教育。以中、小學教育為例,按二零一八年的統計,香港約有960所中、小學,其中基督教學校佔322所、天主教學校佔198所,教會學校佔中、小學學校超過一半。教會辦理學校,雖然有傳道的目的,但是教會學校實在為香港提供了不少人才,學生除了成績優良外,也有良好的德行。因此,教會學校也廣受家長歡迎。

筆者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香港教育一直未能普及,在這背景下,教會辦學提供了適切的社會服務。若從這出發點看教會辦學,就不難解釋近年有聲音說政府對學校管理諸多制肘,教會何不把辦學權歸還政府,反正教會不辦學仍有很多慈善團體樂於接辦,教會何必甘心當政府的「承辦商」?筆者並不同意這論點。因為教會並非單純以慈惠概念辦學,而是更進一步以福音大使命注入辦學目標,這也是政府和社會大眾普遍能接受的;況且,未信者若於中、小學階段接觸過基督教信仰,一般都比較容易接受福音。

有教會樂於辦學是看中學校有禮堂做崇拜,有課室做主日學,又有寬闊的活動空間吸引年青人「聚腳」;是以教會向學校借來的空間。當然,很少教會這麼「笨」,不以學校學生和家長為福音對象的,在推動學校佈道和栽培工作上大都不遺餘力(如果有力的話)。所以,如果學校與教會互信不足,不難理解學校會以為教會都是在「攞著數」,從這來看學校教會。這也解釋了很多學校與教會在共用同一空間上所產生的張力,彼此配搭未能產生應有的協同效應。

近年很多教會學校與駐校教會都在思考如何建立更緊密聯繫,但能否稱得上「堂校一體」就得看彼此有否看對方為「使命共同體」。對教會而言,學校不止提供場地,學校的所有人,包括校長、老師、職工、學生、家長、校友都是服事對象(並非單單是福音對象);教會會友也甘心成為學生的生命師傅,積極引領他們成長。而對學校而言,教會不是屬靈事工的外判商,而是福音戰線上的伙伴,學校甘心在法理許可下與教會共享資源,並積極尋找共同合作的契機。

有人擔心2047後,香港政府是否仍然容許教會辦學,並在學校傳播福音?然而,今天美國公立學校連集體祈禱也禁止,在中國國內仍有堅持信仰為本的學校教育;所以政權只能規管基督教教育存在的形式,卻不能禁止上帝的工作。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社會環境中,主耶穌的教導──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下)這就是我們最好的提醒。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