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擇時出世

2018April24陳先生夫婦在結婚十年後(包括經歷小產之痛),太太終於證實懷孕。陳先生為了減輕太太分娩之痛,更安排她剖腹分娩,但在高興之餘,意想不到的困擾卻出現了,因有教友質疑為孩子擇時出世是否符合基督教倫理,他提出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有權利決定嬰兒何時出生來到世上?」

上期我們已指出,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孕婦基本上有權以其選擇的方式分娩孩子。可是,這種權利並不是絕對的,亦要視乎其他因素,其中包括醫生及助產士的臨床意見。一般來說,醫護人員有責任拯救生命,特別在臨床判斷發覺孕婦需要剖腹分娩,縱使孕婦選擇自然分娩,從專業操守與責任的角度來看,醫生亦要考慮應否為孕婦進行剖腹分娩手術。由此可見,剖腹分娩手術的決定一般以母親及未生嬰孩的生命安危為主要的考慮,而不該以減少分娩之痛為旨,當然更不該用經濟效益,或個人和醫生利便作出擇時剖腹分娩。其實,剖腹分娩手術存有一定的風險,不一定是上選;而自然分娩也有意想不到的問題(complication) ,不是全無風險。事實是,當自然分娩出現危機時,醫生才立刻進行剖腹分娩手術,拯救母親和嬰兒的生命脫離危機。在陳氏夫婦的個案,筆者不認為決定擇時分娩本身是道德上的錯誤,卻認為他們若採取這行動,可能便失去倚靠神見證神的保守之機會!

現代醫學科技(包括不同的新手術技巧)突飛猛進,「生、老、病、死」曾被人視為人必然而不可控制人生必經之路,但現都變成人可以有相當操控能力的領域。好好利用科技本身是可以使人活得更快活,治理以前被看為無藥可醫的疾病等ZB2但若果這些科技成為人刻意利用來改變大自然及生命的自然律,作為滿足個人的意願或欲望,這便是有不當之處,有扮演了神主宰一切之嫌。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道書3﹕1- 2,11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April24.jpg

「醫、法、理、情」之 擇時出世

2018April_17 A.jpg

嬰兒的出世有剖腹與自然生產。人類胚胎,歷時38週成熟,胎動生產時,子宮收縮,嬰兒通常頭先行而產。但順產中最重要的,是嬰兒頭部能從腹腔中進入盤骨,否則就是難產,很大機會母嬰俱亡。從前孕婦如果營養不良,缺乏維生素D,就會有佝僂軟骨症,盤骨太小,以致難產,這樣的痛苦和危險,構成生產之苦。

剖腹生產,是用手術開刀,剖開腹部及子宮取出嬰兒,不經產道,但卻需要母體的善後工作。中國和印度古籍都間有記載,而古羅馬則稱之為caesarean section,但當時是在母親死後,或近死亡時犧牲母體以救嬰孩的最後一招。近一百多年來,因為麻醉、無菌手術、抗生素、輸血等發明,剖腹生產的安全性只是微差於順產,所以逐漸受人歡迎。今天的剖腹生產率,在各國中佔百分之二、三十餘不等。在文明社會中,難產也絕無僅有。

事實上,自然分娩其實對母親、嬰兒,以及兩者之間的關係,都是較好的。而剖腹生產則省去孕婦生產之痛,在時間安排上亦較方便;產科醫生最得益,不必半夜接生;有各種孕婦病或有難產可能者,剖腹生產固然是救命福音。但用來擇時辰出生的,就流於取巧了。

生與死,固然掌握在神的手中,但不等於有病不醫,有藥不用。從前糖尿、心臟病、肺癆、中風、患大麻瘋等都是無藥可醫,但現在都有了治療醫藥,難道要棄之不用嗎?基督徒應當順從聖經的教導,下述今天兩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用作借鏡﹕

正統的猶太人相信聖經教導,安息日不能作工,包括按電梯鈕、用電話等。今天美國賓州有亞米希人(Amish)的社區,他們是瑞士基督徒重洗派的後代,不使用現代機器,如電鋸、汽車、洗衣機、電視、電話等;以馬車代步,過簡樸生活,有衣有食,快樂無憂。

如果我們選擇不跟從人的智慧或方便人,是否就不用電話、電腦、飛機?我們沒有權利決定生死,是否就有病不醫?有病的人,也用不著醫生?順從聖經的教導是應當的,也必須尊重神的主權。但在不同的世代和環境中,聖靈有不同的引導,光是躲在條文字句後面,咬文嚼字去作批評,就不合適了。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 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道書 31- 211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2018April_17_MED

「醫、法、理、情」之 擇時出世

10.4.2018 A

孕婦基本上有權以其選擇的方式分娩孩子,不過,這種權利並不是絕對的,亦要視乎其他因素,其中包括醫生及助產士的臨床意見。作為醫護人員,他們有責任拯救生命,如臨床判斷發覺孕婦需要剖腹分娩,縱使孕婦選擇自然分娩,醫生亦要考慮應否為孕婦進行剖腹分娩手術,否則可能涉及專業失誤而面臨索償。

作為兩名小孩的父親,筆者也許對自然分娩及剖腹分娩兩種方式也有所了解。據悉,如孕婦在政府醫院進行分娩,醫生會首先要求孕婦進行自然分娩,除非孕婦或嬰孩有特別情況或需要,否則一般情況下不會為她們進行剖腹分娩手術。但是,如孕婦聘請私家醫生在私家醫院進行分娩,孕婦選擇分娩方式的自主權相對較大,如打算進行剖腹分娩手術,亦可選擇分娩的日期和時間。不過,很多時候情況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其實,分娩手術的時間需配合醫生的日程,再加上近年來私家醫院床位比較緊張,手術的時間亦要視乎入院的時間和手術室的安排。還記得幾年前還有「雙非」來港分娩的日子,當時可以說是一「床位」難求,醫生傾向鼓勵孕婦進行剖腹手術,一來所收的醫生費用會比較高,二來亦不需花太多的時間在醫院等候孕婦自然分娩。

至於那位在陳生陳太教會聚會並攻讀神學男弟兄的言論,相信讀者或會同意有點極端,但這亦是一個給陳生陳太很好的反思機會,當中包括如何面對小產帶來的傷痛,並且這種傷痛是否會因有新嬰孩的出生便可治癒?另外,如果陳太並沒有任何臨床的原因需要進行剖腹分娩,除了配合陳生的工作和醫生及醫院的安排外,將一個無必要進行手術的人送進手術室進行手術是否一個合適的做法?進行剖腹手術是否一定比較安全?陳生陳太是否知悉手術所涉及的風險?

人固然可以為自己的前路作出預備,亦期望能夠達到預期的理想,但是,我們都知道事情有時候或許未如人意,最重要的反而是我們以怎樣的態度去面對。畢竟,一切都掌管在神的手裡!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道書3﹕1〉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April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