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 之 偏見的威力

最近與拍檔陳偉逢教練在網上帶領一班家長作研討,從了解自己的成長歷程、認識個人風格,延伸到如何影響現在對教養子女的成效,結果發現,導致家庭關係崩壞的第一個元素,就是「偏見」。究竟偏見的威力有多大?你又知否自己原來一直被這些偏見控制而無力反抗呢?筆者曾經歷過這份無力感,那就是從被父母誤解的經驗中,明白到偏見是一種深刻的感情,比其他信念更難動搖。當時事情是這樣的,因第三波疫情的嚴重情況,加上所居住的大廈有人確診,故不同意媽媽去親戚家食飯聚會,就算我用一般討論的語氣來希望得到媽媽的明暸,但她也用氣憤來拒絕討論。我了解不快的因由,但令人訝異的是她仍舊認為我看事主觀來判斷今次的事件,而不是用我對疫情有客觀事實的看法作彼此溝通的平台。在我為無數家長提供面談諮詢的經驗整合所得,他們的偏見普遍來自焦慮作起始點,當那份難以動搖的信念萌芽而生時,彼此的行為傾向專找對方的錯。如未能及時自我覺察當下的負面情緒時,偏見會繼續被强化,此惡性循環最終導致更多焦慮。

在這研討會中,不少家長發現自己的偏見形成是從小時候,以及長期被環境塑造所累積而來,例如有家長自醒分享﹕「長期以來,我的工作需要不停地解答顧客的提問,經常被追問,很多問題解完又再解,令人煩擾。後來,教練讓我明白自己雖然成長在一個富耐性的家庭,但卻在不知不覺之中被工作扭曲了本我。怪不得自己容易隨口答應孩子的要求,起初以為是所定的規限過於寬鬆,現才明白其實是『嫌講多句都感到煩。』」「我曾用過不同方法去勸導孩子做功課,但都不奏效,令人感到很大挫折。後來才明白,原來我成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從小到大無論要提出甚麼意見都需要耗用不同的方法去爭取,自己的聲音常被忽略。成為一位母親後,當孩子好像聽不到我的聲音時,昔日被壓抑的情緒不經意地全發洩在孩子身上。」

以上兩位家長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我引導他們從今開始做生活省察練習,多留意那些引發自己有不滿情緒的事件,然後給這情緒一個準確描述的感覺用字。當人愈能夠察覺自己真實的感受時,就愈可看清事件的真相。筆者認為兩個人有磨擦時,切忌用你對我錯的態度去作判斷,因為這最終只會帶來自責和失望。其實,這只是反映自己內在的需要和感覺未被滿足,而當你知道自己確實的需要和感覺時,那你可有兩個選擇﹕一是向對方傾訴,增加彼此的了解;二是接納現在,這接納不是指原地踏步,而是讓彼此更有空間去調整一個新的相處模式,令彼此相處更得到舒服的滿足。與其因要維繫強取而來的和諧而付上高代價,倒不如選擇去尊重每個人也有其獨特的風格,所以,只需謙卑地追求改進及自我調整而不是去改變對方。如你對這家長集思研討會感興趣,歡迎你致電60104224與我們聯絡。

「疲乏的人,我使他振作;愁煩的人,我使他滿足。」〈耶利米書31﹕25〉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談天說道」婚姻背叛的寬恕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慈愛恩待我,照著你豐盛的憐憫塗抹我的過犯。…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淨我,我就比雪更白。求你使我聽見歡喜和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惡,求你塗抹我的一切罪孽。神啊!求你為我造一顆清潔的心,求你使我裡面重新有堅定的靈。不要把我從你面前丟棄,不要從我身上收回你的聖靈。求你使我重得你救恩的喜樂,重新有樂意的靈支持我。」《聖經新譯本》〈詩篇51﹕1,7-12〉

「神所要的祭,就是破碎的靈; 神啊!破碎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聖經新譯本》〈詩篇51﹕17〉

婚外情、出軌等一直是社會討論的議題,甚至是電影的題材。近日一套探討夫妻世界的韓劇更再次引起議論的話題,受害者用「同歸於盡、毀滅循環」之報復方式,以獲取受傷心靈之平衡。另一半出軌了,真正原諒寬恕得了嗎?重拾愛而沒有寬恕,夫妻能否冰釋前嫌重拾快樂?藉著她的分享,看見真正愛的重現,是源於寬恕、放下,是心靈上「恨」的釋放。

文﹕謝芳

「我心裡真正原諒了他,重新感受到他對我的愛。事隔十多年,有沒有害怕他重犯?有,但當負面和懷疑之感覺再浮現時,我會即時祈禱交託,祈求主的幫助,因為我清楚知道只有主才能掌管他的心思意念。」眼前的Clara,性格溫柔和善,外表清麗脫俗、身材窈窕,看不出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談及這段被背叛的痛苦經歷,她仍然會流下眼淚,但話語之中已沒有攻擊或仇恨。

婚外情的揭發

「在2003年某天深夜,老公的車緩緩駛進屋外停車位,泊好位後卻沒有即時下車回家,照舊坐在車內傾電話和WhatsApp ;回家沖涼後又即時坐在電腦桌前網上通訊…這樣的情況已連續一個月,放工回家的時間愈來愈夜。每夜凌晨3-4時上床後即倒頭便睡,夫妻的親熱也是被動和狀態大跌。直至那一晚,無意發現丈夫恤衫衣領有唇膏印,耳背頸項位有異常香味。質問之下,他坦言喜歡上公司一個女孩子,更與她去了幾次鐘點酒店。」頃刻之間的崩潰令到Clara失去了理性,嚎哭之際,拿起剪刀朝著結婚照片和自己的手腕狂插,然後衝入浴室,連衣沖身,要沖去丈夫留在自己身上的污穢:「他剛與其他女人親熱完,回來又與我親熱,太污穢不堪了。」她坐在浴室內嚎哭著,任由水流將全身沖了又沖,直至聞訊趕來的嫂嫂推門入來。

很快,家裡來了很多人,牧師帶領Clara的丈夫外出,嫂嫂和師母陪著Clara,公公婆婆領著睡眼惺忪的三個年幼孩子回家;連醫生朋友也應Clara的要求來到,為她抽血檢驗是否有性病,同時治理手腕上的傷口…。這天很快過去了,Clara沒有吃喝;作丈夫的在牧師的訓導之下,知道自己所犯的死罪和對家庭妻兒的傷害,向神深切認罪痛悔之餘,更承諾離開這女孩,一心一意與妻子重建關係。為了表示決心,他辭去工作,並在牧師面前,按妻子的要求拋掉與那女孩子見面時穿著的全部西裝衣物,以及刪除與對方的一切聯絡。

展開修復、彌補關係之路

    將孩子放在父母家裡,在牧者的幫助之下,Clara與丈夫展開了修復關係之途,但真正的痛苦折磨正開始﹕「在熟悉的家裡,眼前的人和事都變得陌生,心裡都是疑問﹕『為何他會喜歡其他女孩?她比我漂亮、性感?我不能滿足他?他們去了那裡開房?…』人不斷哭泣,但淚眼已沒有半滴淚水;心仍在揪痛,吃不能嚥、夜不能眠,閉上眼睛,腦海裡滿是想像的纏綿畫面。看著身邊滿面悔疚的丈夫,愛恨交織,想再接近訴說但卻又恨他曾與別的女人親熱過…,絕望、孤獨、被拋棄、自疚、悔恨,令Clara痛不欲生。將妻子的痛苦看在眼裡的丈夫,更加悔疚,他每天陪伴在旁的同時,讀經和祈禱﹕「神你按著你的慈愛恩待我,照著你豐盛的憐憫塗抹我的過犯。…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淨我,我就比雪更白。求你使我聽見歡喜和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惡,求你塗抹我的一切罪孽。神啊!求你為我造一顆清潔的心,求你使我裡面重新有堅定的靈。不要把我從你面前丟棄,不要從我身上收回你的聖靈。求你使我重得你救恩的喜樂,重新有樂意的靈支持我。」〈詩篇51﹕1,7-12〉「神所要的祭,就是破碎的靈; 神啊!破碎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51﹕17〉…他每次都向主耶穌和妻子道歉認罪,祈求主的幫助和醫治。

「看見他快速回轉,並認罪悔改,我的心有些『安樂』,但卻有更多的懷疑他怕失去孩子而在『做戲』,故每天都在觀察他的言行舉止和眼神,是否誠實或有閃爍不定。」慢慢地,她看見丈夫真實的另一面,明白到生活的壓力令他們只著眼於如何生活,而忘記了夫婦的溝通。「在這段時間,在牧者的幫助之下,我們重新認識對方,重新坦白說出很多內在的想法,這些想法以前會怕對方生氣而不敢講,簡單如﹕『你每次都送玫瑰花給我,其實我最喜歡的是鬱金香!』『每次我媽媽上來幫忙,你都黑面,可否溫和地告訴她老人家,你只是想她來之前打過電話溝通一下?』『每天放工回來,我只想你問一聲今天是否辛苦,送上一個吻,而不是黑著面訴說孩子這那。』他坦言對養育三個孩子的責任感到壓力;回到家,兩人話題只圍繞孩子,覺得妻子不了解自己,加上老闆常挑剔工作效率。而與那女孩子始於電影分享,感覺對方與自己心意相通,與她一起可以忘記一切肩負的重責。…」

敞開心房的寬恕,重新接納

「很感恩,我們每天都在讀聖經,祈禱,之後是平和的對話,無所不談,比拍拖時談得更深入、更透徹,毫不隱瞞地剖白內心的世界。在溝通當中雖各有看法,但學習到坦白、尊重、認同、包容的重要性,同時更肯定我們是同路人,我由心真正寬恕了他。」隨後,Clara與丈夫重回教會的團契生活,夫婦的關係日漸穩固,將失去的信任一滴一滴積累回來。

當丈夫再尋到工作,Clara也會浮現「丈夫會否再出軌?」之疑慮,但從丈夫的言行裡,她相信主真正改變了他,讓他更有能力、有智慧地遠離誘惑。「當發現丈夫出軌時,我沒有為泄恨而弄到『滿城風雨』,這十多年來,知曉的只有曾幫助過我們的牧者、親友。的確,至愛的背叛令人陷入瘋癲、失控的痛苦;當平靜下來時,那種絕望、無助感便會侵入整個心思意念,是末日般的絕望。若得不到家人朋友的同行、諒解,沒有主耶穌話語的安慰和介入,喚起的是人心邪情罪惡的循環,可能我會以連串報復或傷害之態而行動,換取受傷心靈深處的平衡,到時,又是另一痛苦之旅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