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 之 珍惜年青的生命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唯有 神使它生長。所以,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乎那使它生長的 神。栽種的和澆灌的都是一樣,只是各人要照著自己的勞苦得著自己的報酬。我們是 神的同工,你們是 神的田地, 神的房屋。」《聖經新譯本》〈哥林多前書3﹕6-9〉

近期香港社會漫著一種低氣壓,使到大家都有些透不過氣的感覺。對一些年青人,他們正值成長期,由本來由家人照顧的小孩子,到漸漸要獨立,需要判斷及分辨許多事的時候,他們要面對身份危機,極需要安定的環境來支持他們在這段時期所經歷的混亂狀況。

文﹕黃葉仲萍博士(Susanna Wong)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宏恩基督教學院心理學系署理系主任
編輯﹕謝芳

社會階級決定未來?

家庭的穩定及社會的安定對孩子的成長都極為重要,但是香港甚至世界性的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加上移民潮,社會在變動的氛圍之中,都可能構成情緒失衡,孩子缺乏了一個有足夠包容性的容器,使他們無法蛻變成熟。年青人本來極容易走到極端性,缺乏了包容安全網就更難有回轉重來的機會,所以在愈困難的時刻我們更要珍惜和愛護年輕的一代。

曾經有一部英國的記錄片《人生七年》,通過影片記錄了14個孩子的人生軌跡,更呈現英國社會半個世紀的歷史變遷。這部影片透過長期追蹤研究,探討孩子的人生歷程,看看遭遇的事對他們產生怎麼樣的影響。在節目一開始,導演就有了預判:每個孩子的社會階級將決定了他們的未來。結果,大多數人的確沒有能力反抗命運、跳出自己固有的階級。研究結果更有驚人的發現,儘管人生沒有標準答案,也難以預測,但卻可以深刻地感受到:教育比物質的影響更為深遠,而健全的人格是面對苦難最好的解藥。

家庭定位對人的影響

原來,家人的態度和家庭的定位對一個人的將來影響至深。有錢人的家庭,相信努力及計劃;而貧窮的家庭較容易跌入迷惘及沮喪之中,因為他們遭遇的經驗令他們較易放棄。的確,家庭能夠塑造一個人,而家的教育在無形的潛然默化,重點不在教導甚麼,而在於父母對事物的看法、態度和價值觀。這些在家所實行的教育,比學校,教育機構所學到的更具影響力。

家也是情緒、感性的集中地,如果缺乏疏理溝通,容易構成淤塞、氾濫,進而形成誤會錯判,甚至使到一些事變成禁誡。從上面的紀錄片中,我們看見年輕人受著一些隱形的操控和影響,甚至他們未能逃脫社會階層的限制,因此孩子像未能逃出命運的操控一樣。

本來,溝通也是疏理澄清的方法,但是對許多家庭來說,他們受制於局限和慣性之中,枷鎖在重重覆覆的舊有模式,很容易令人產生無力感。如果家庭治療師能夠適時的介入,許多有限制的家庭是可以踏出新的一步的。近期聽到許多年輕人放棄生命,失去鬥志。我們除了傷心及嘆息之外,還可以怎樣呢?其實,孩子與所有人都一樣,他們需要關心!希望大家關心年青人,珍惜他們是珍惜社會的資源!多點留意身邊的年輕人,給他們鼓勵、給他們空間,才可以讓他們有機會改變及成長的!消沉的意志是經歷挫敗,未有得到適切的教導和支持。

啟動和互動小錦囊

下面有些實際的提議給父母及成年人﹕

(一)開設溝通的機會及管道

與年輕的孩子保持習慣性的活動,例如打球、運動、散步、聚餐,或是一起返教會和參與教會活動等。雖然活動並不等同溝通,但有相處的時間才可以製造溝通的機會。

(二)尊重年輕人的私隱

避免不停地追問孩子的情況,要相信他們,因為在不停的追問中,很容易令對方懷疑和不敢相信自己。

(三)給他們失敗的機會

在功利的社會,去弱留強的惡性競爭之下,年輕一代不容易找到再演練的機會。給他們失敗的機會,是讓他們反思及再建立自己,對他們更有用。成年人過分參與、保護與姑息,則易構成依賴。

(四)腦部成長需時

少年人在腦部成長期,需要有足夠時間,去融合自身所有的特質,以及從環境所學習到的新資料,若只有「對」或「錯」的選項,對屬於系統性的腦成長並沒有幫助。在Daniel Siegal丹尼爾.席格教授提出的Interpersonal Neurobiology(人際神經生物學)概念,指出年青的腦袋,在成長的過程並不是線性的進程,而是經歷互動性的及系統性的成長過程。而在這個進程中,與其他成熟的導師或長輩的互動更為重要,因為成熟的心志可以帶動年輕未成年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