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者小心「慈憐疲勞」

「心裡喜樂就是良藥;心靈憂鬱使骨頭枯乾。」〈箴言17章22節〉

當你找對了人生的目標,躊躇滿志地付出愛心青春,委身、盡忠職守地為他人服務。在無私的付出中,甚忘卻自己身心靈的需要,將些許的個人渴視為奢,「工作需要我!」…直至身心靈危警號的響,才驟發現自己耗了…。在今期的「三劍俠」訪談室版面上,資深精神科醫生麥基恩醫生陳玉麟醫生,以及現任溫哥華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暨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李耀全博士,焦點探討助人者「慈憐疲勞」的危機、出路和提醒。

 文﹕謝芳

個案一﹕
Eric是一間廣告公司的銷售副總主任,深受老闆的賞識而付予重任穩重的他十數年來一直盡忠職守,刻苦耐勞地工作。近年行內競爭漸激烈,老闆「逼迫」Eric全力以赴地令業績獨佔鰲頭,壓力之下的Eric唯有凡事親力親為應付各樣事情,幫助上司、下屬解決各樣的難題煩惱。漸漸地,Eric愈做愈力不從心,休息日連睡十多小時仍覺疲憊,甚至對性生活、喜好等也失卻動力,濕疹也頻繁發作,心中經常掛慮著工作的進展,但又對同事下屬來電查詢深表厭倦…。

個案二﹕
陳牧師與太太十年前決定踏上宣教之路,帶著三個年幼的兒子前往海外某發展中的國家事奉。在當地,他們夫婦同心協力去牧養信徒,幫助很多未信主的家庭,處理婚姻和教養問題,每天忙碌探訪、開查經班、教主日學或英文班,回到家裡,還要照顧三個兒子,陪伴讀書、玩耍…,慢慢地,夫婦兩人發覺自己很容易疲倦和力不從心,甚至覺得自己在牧養上無能為力;師母晚間不能入睡,牧師亦發覺自己脾氣暴躁,但他們卻覺得這便是為主受害,事奉主要忠心和肯付代價,直至有一天,牧師突然心臟病發,而師母心律不正…。

一個人處於生活步伐變化萬千的大都會裡,壓力已成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面對的都是不同程度的壓力。雖說一般的壓力會令人所作的更有效率,但當助人工作者不斷付出而沒有適切調理身心靈之需要,「慈憐疲勞」(Compassion Fatigue)便會出現;若這狀況持續,耗盡 (burn-out)或更嚴重的精神損害便會出現,類似受創傷後產生的精神障礙。

「慈憐疲勞」(Compassion Fatigue)一詞源自飛機金屬疲勞(Metal Fatigue)的概念,即指固體金屬在長時間反覆受力後,金屬失其原性能,造成原有的強度等物理性質衰弱,甚而產生龜裂、斷裂的現象。很多是助人的服務者會如此,很想關心別人,但一直是耗盡自己,到了面臨崩潰的地步,但還要去關心別人。「慈憐疲勞」所帶來的病徵,是助人行業的人員,如醫生、輔導員、護士、社工、救生員、牧者等最易陷入的。

到底「慈憐疲勞」的進程是怎樣的?一般來說,慈憐疲勞由一般苦難的接觸開始,助人者本著自己的關懷心和同理心的本能,作出同理心的反應。同理心的反應,與我們從網絡之抽離,加上助人時有滿足感與否,來決定將會承受多少剩餘慈憐的壓力,例如助人者關心受害的家庭,卻發覺自己在孤軍作戰,受助的家庭也沒有感激的回應,反而充滿怨天尤人的說話,助人者便會倍感壓力。若助人者長期接觸苦難,並且從過往的創傷回憶感到更多壓力,同時又面對生活上其他的要求,例如家庭的需要、行政與其他關懷的事工等,他便會容易陷入慈憐疲勞,表現出各樣的病徵。一個陷入慈憐疲勞的人仍似有喜樂,但這喜樂只是表面的,當進入精神耗損時,他已失去了喜樂的能力。

陷入慈憐疲勞的人,閒著的時候情況會更差,除了改善工作環境,最重要的是保持心理開朗,恆常運動,工餘時間要有足夠的休息和娛樂;若改變不了,就要在當中找到意義,正如這個比喻﹕「三人一起做砌磚,逐塊逐塊地慢慢砌磚,是沉悶的流水作業,仿如永遠都砌不完。有人問他們﹕『你們在做甚麼?』第一個回答﹕『砌磚。』而第二個的回答是﹕『我在建屋子。』第三個的回答﹕『我在興建一座重要的建築物。』」即面對同樣的一件事情,各有不同的心態,最重要的是我們抱著怎麼樣的心態。

聖經在箴言裡有不少有關「喜樂」的教導﹕「人的苦楚,只有自己心裡知道;心中的喜樂,外人也不能分享。」〈14章10節〉「心裡喜樂就是良藥;心靈憂鬱使骨頭枯乾。」〈17章22節〉重拾喜樂的心仍是面對慈憐疲勞的良藥。先知哈巴谷的信念是:「無花果樹縱不發芽,葡萄樹不結果, 橄欖樹無所出,田裡無收成,圈內的羊被剪除,棚裡也沒有牛,我卻要因耶和華歡喜,以救我的 神為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在高地上行走。〈哈巴谷書3﹕17-19〉透過禱告、支援與輔導,便可重拾這種喜樂。若情況依舊,就及時尋求專業治療,以防產生抑鬱或有自殺的危機。

2018Feb_18_TS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