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路上的同行者

我每逢呼求你的時候,你就靠近我,說:「不要懼怕!」《聖經新譯本》〈哀3﹕57〉
隨著人口老化,患癌的人愈來愈多,教會肢體也不例外。因此,教會回應患病會眾的工作是必須的,例如在必要的時候,成立癌病關懷事工,承擔關懷、支援他們及其家屬等。現時本港的逾千間教會中,只有數十間成立了癌關事工。

編輯﹕謝芳

事實上,基於華人教會一貫文化,對重病、死亡都非常忌諱,儘量避而不談;也不習慣表達感受、怕被人可憐,故重病肢體多選擇隠藏,最終讓自己與家人獨自走上抗癌路,與癌病單打獨鬥,飽受孤單徬徨之苦。倘若教會開展癌關事工,邀請患癌肢體參加癌關團契/小組,讓病友及家屬有一個安全的平台,抒發內心的擔憂、恐懼等;並藉著同路人的分享,增加病友透露病情及困難的安全感,釋放負面情緒;教會也可及時回應他們的真正需要,牧者傳道的探訪問候便來得更自然順暢,癌關牧養就是如此。

牧者擔當調解的角色
基督教宣道會藍田堂尚佩冰牧師除了擔任「福蔭(癌關)團契」的團牧外,同時擔任「香港基督教癌症關懷事工聯會」(簡稱︰癌聯)的理事。投身癌關事奉超過十年,尚牧師陪伴過許多病者和家庭走過低谷。她憶述﹕曾接觸一個家庭,當患了肺癌的丈夫身體還許可的時候,這個家庭經常一起郊遊,相聚同行中建立了一份主內的情誼。無奈這丈夫病情起伏,最終在醫院床邊洗禮。太太對丈夫不但不離不棄,連太太的家人也願意不斷在經濟上盡力支持治療費用,使她大為感動。然而,丈夫的家人並未體會對方的付出,仍希望病者能獲得更好的治療及痊癒。眼見雙方的家人處理病者各持己見,尚牧師便擔起了調解的角色,勸告丈夫的家人面對病者將要死亡的事實,結果成為他們衝突中的和平使者,令她感到非常滿足。

癌症者與家人的牧養
在過去的癌關事奉中,尚牧師認識了幾位患癌肢體,當中有身患重病仍謹守執事崗位的;也有一位姊妹獲教會奉獻支持針藥費用,最終在離開前立下遺囑把保險部分金錢奉獻留給教會,將上帝給她的愛延續下去,讓尚牧師十分難忘。

積累多年癌病牧關經驗的尚牧師認為,病者家屬的跟進十分重要。縱然病友偶會離世,教會需繼續與病者家人保持聯繫,透過持續的關心和慰問將主耶穌的愛傳遞開去。同時,病者的遺孀也極需要教會支援,兩年前教會為幾位年輕寡婦成立了一個小組,她們各自有兩個小孩,由一歲至七歲。她們時常聚在一起分享生活點滴和管教孩子的辛酸及方法;同時又將自身經歷、社區支援和資訊彼此交流。這幾位姊妹常有機會相約他們的小孩一起消閒,同遊郊野公園和坐觀光巴士…等,盼望她們繼續在主裡並肩成長,經驗上帝無盡的愛與恩典。

讓主內肢體各盡其職
對不少教會來說,成立癌關事工無論在人力及心力上,恐怕會帶來沉重負擔。但尚牧師則有不同看法,以她事奉的教會為例,曾邀請遊戲治療師來幫助一些未能接受爸爸離世的小朋友,由於都是主內肢體,故願意免費幫助孩子們,期望以自己的專業來造福別人。「教會裡不少弟兄姊妹也擁有各行各業的專業技能,也樂意為主獻上,只不過未有合適的崗位給他們發揮。相信教會牧者起來召集,定能讓主內肢體各盡其職、事奉上帝。若教會人數不多,人力資源不足,可以請『癌聯』協助聯絡其他資源較多的教會作支援。」她深信在事奉中得到喜樂,便會有力量持續事奉下去。所以事奉團隊或同伴的代禱支持,團隊間分工合作,互相配搭,甚為重要。

身為癌聯理事,尚牧師期望癌聯可以成為癌病患者與教會的一道橋樑,興起更多教會牧養關懷癌症病人與家屬。癌聯每年舉辦的全港公開專題講座,以喚起各界人士,特別是教會信徒,關心癌症病人的需要為目標。今年講座將於9月8(六)日上午十時至中午十二時假觀潮浸信會舉行,題目為「癌友家庭的護心工程」,由余德淳博士主講。盼望大眾踴躍參加,認識癌症患者及家屬的需要之餘,更身體力行加入癌關行列,成為他們的同行者,延伸主耶穌的愛,將祝福和盼望帶給正面對恐懼的病人和家屬,使他們心靈得着安慰。

2018Aug_27_TSTR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建立有情緒傾訴的文化 

我與孩子面談最感滿足的是﹕從起初十五分鐘的不情願到最後近一小時結束前,他們帶著那份微笑及放下心頭大石似的安然地離開。可能你會認為這有甚麼出奇,小孩本來好容易開心,他們實屬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一群,但經驗告訴我,每五個孩子中就有三個談及「為何自己不願意向父母透露心事」的無奈時,而突然大喊起來。我相信這一代的小孩常被父母責備不夠專心讀書和對任何事提不起興趣的真相,是他們的心理疲勞大過生理疲累,即常處於心理負面的狀態中,而這些情緒干擾就成了分心的致命來源。因此,他們給人的印象多是固執、常與人相比較後而很在意、難於因應不順境而作出變通。

一個讀小五的女孩子說﹕「我的心事多是關於做錯事上,與朋友講會得安慰,但同父母講只得到責備。」另一個讀小六的男孩子說﹕「我曾嘗試將未能解決的事向父母請教,結果不但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反換來大條道理的轟炸,但最無聊的是,永遠勝利只屬父母一方。我無論講甚麼都說不過他們,漸漸感到好自卑。」一個讀中一的女孩子説﹕「我不想同父母講任何事,見到他們就有一種討厭及自責的矛盾,因討厭他們常迫我做不喜歡的事,又一定沒有選擇的餘地,最重要的是他們不信任我有處理問題的能力,故我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咁無能。」

其實,為何一家人難於坦承地討論以上的心結呢?我認為一家人先要建立有情緒傾訴的文化氣氛,其表達的目的不是為了一刻不吐不快的舒服而不需對講話負責任、不是證明自己的道理是對的,也不是只想對方改變來遷就自己的不安感,因這不是溝通,而是一場交易。一場珍貴的交談,能讓彼此享受到有被重視的感覺(be priced),讓不安的心靈有泊岸走近彼此的安穩(harbouring effect),最終是為了建立互信及關愛的家庭。世上有一些表面看似簡單的道理,但想深一層,簡單的背後其實殊不簡單,只有當你願意縮細那個我,將對方的感受放大時,才有機會看到這份簡單中的美,這是多麼令人嚮往。

「你心裡不要輕易動怒, 因為惱怒留在愚昧人的胸懷中。」傳道書7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22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讓躁動的關係回復平衡

最近在接的個案中,大多是一些疑似多動症孩子的父母,他們來尋求幫助,面對的問題很相似,就是「究竟應否讓孩子接受藥物治療?」我明白父母於此刻徘徊在愛與痛的邊緣,一方面想否認自己的孩子不是病人,另一方面又眼見孩子如此失控及多次被學校投訴不對勁而感到無奈和無望。我們與孩子活在這急速多變的香港社會中,究竟如何在面對不同的打擊下,一家人仍能維持一份平衡的能耐力,即達到「想、說、做」的一致和諧呢?讓我們從數位孩子的回應中學到一點如何管好情緒的智慧吧!

有一位10歲女孩與我分享﹕「最令自己發脾氣的是家姐用粗口來罵我,有好多次想還手。但有一次我罵哥哥,他不但沒有打我,還回應我說﹕『你叻晒啦,我最蠢,你最叻…。』令我相當慚愧,因感到哥哥的動機是想與我和好。於是,嘗試用這講話的方法來回應家姐的不友善,因我也想與家姐和好和令她開心。」

另一位8歲男孩與我分享﹕「我很不滿這個與我一起學游水的男孩,因他常向我潑水和戲弄我,真的感到好煩並想用力打他。但我記起爸爸曾教導說若還手就等於認輸,所以當估計對方或有一個不良動機時,同時多想出一個正面動機,估計對方可能十分喜歡與我做朋友,並想大家一起玩,才三番四次向我潑水。」

一位6歲的男孩表示﹕「最令我情緒失控的是﹕媽媽常以『不再帶你去食壽司』來作為我做功課做得慢的懲罰,但每次我也只會生氣一會兒,因為在不開心之時,腦海會想起我與媽媽一起去旅行的快樂故事,故很自然地便笑呵呵而忘記這殘忍的懲罰。」

從以上孩子心聲的整合中,我發現能讓躁動的關係回復平衡狀態的方法,包括﹕先努力做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耐性不等於被動處事;對必須改變的事並找到正確價值觀後,能接受起初的不適應,然後鼓氣勇氣立即行動及堅持下去。總的來說,如一家人要有一起共患難的同心,要先學會向對方解釋自己的真實遭遇,然後透過獲得彼此諒解,最終以修補關係為共同的目標。

「恩慈的話好像蜂巢中的蜂蜜, 使人心裡甘甜,骨頭健壯。」箴言1624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15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平靜情緒助孩子進步

在通常的情況下,與孩子聊完,習慣與他的父母簡略講解這一小時談天時的發現。數位家長聽完後都不約而同地表示感到很痛苦及無奈,特別是每次看到孩子的考試卷得85分,已按捺不住地直問孩子為何不盡力去爭取多5分,拿取90分。雖然家長們知道讓孩子過快樂日子的重要性,但身處在這充滿競爭的教育制度裡,作為家長的身不由己,往往迫於無奈地向這現實低頭。於是,一家人的情緒起伏從此就跟著成績排行榜的高低而變化。我們是否真的在這教育系統下,無選擇權、無話事權呢?

我曾與一位媽媽交談,她自從聽到6歲的兒子表示:「我好唔開心,因為媽媽你每次也只懂關心我的分數,但就從不理會我是否開心,媽媽你錫份考試卷多過錫我(然後他大哭起來)。」這位母親立即當頭棒喝,她這一刻才明白孩子內心的痛。我很想讓父母明白一個常被責罵及埋怨的小孩只會產生害怕和恐懼,他便會啟動自我保護的情緒模式,例如撒謊,最終也答不到「你為甚麼只有這樣的成績,你會如何再努力?」等等。有時,父母在無計可施的時候,更會講:「你再係咁,你信唔信我取消所有的自由活動…。」若說話帶恐嚇是最不好的表達方式,因為當小孩感到受驚嚇和焦慮時,只會用大腦下層,即情緒操作模式,而減少用上層的思考模式,因上下層的大腦運作並不能同時使用。最後,那些憂愁的孩子只會因著那些揮之不去的情緒干擾而導致更不能集中來應付下次的學習考驗。

前天,我曾與一位6歲的男孩子對話,他表示不想與我面談,我立即同他講:「你不是不喜歡來見我,而是你有心事,對嗎?」他凝望著我,並一邊畫畫一邊講故事回應說:「我是一個正在廚房被煲著的水煲,水滾了,結果將水全部爆開,媽媽滿臉都是滾水,好恐怖!」後來,我才知道他的憤怒不是因為媽媽責罵他成績不好,而是他不知道為何媽媽每次也要用一張恐怖的盛怒樣子來發洩她的不滿。因此,我很想父母能了解要讓孩子進步,就必須要在平靜的情緒狀態下,才有靈活的腦袋去接收訊息。

「主耶和華啊!你看,你曾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了天地;在你並沒有難成的事。」耶利米書 32:17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ne_27_EQ

大麻與藥物沉溺

「你要謹慎你腳下的路徑,你一切所行的就必穩妥。不可偏左偏右,要使你的腳遠離惡事。」《聖經新譯本》〈箴4﹕26-27〉

20187月開始,大麻的使用將在加拿大全國合法化,是繼烏拉圭之後屬全球第二個全面開放銷售大麻的國家。面對如此重大的立法,相信會為社區、教會、家長們帶來無限的擔憂﹕「大麻是否軟性毒品?會上癮嗎?」「大麻的成癮和沉溺與香煙及酒精相若?」「大麻對身體會造成傷害嗎?」

採寫﹕謝芳

「與情緒共舞2018」講座今年移師到加拿大溫哥華列治文華人宣道會舉行,由遠赴加國的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陳玉麟醫生,以及身兼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的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李耀全博士主講,淺入深出地剖析「大麻與藥物沉溺」的問題。

現居溫哥華的李耀全牧師表示,每一天開車外出,必經之路側有一間售賣大麻(marijuana 或cannabis) 的店舖“Stressed or Depressed”,有「是否感到壓力重重或情緒低落(抑鬱)」之意,標榜著大麻能處理壓力產生的情緒,甚至情緒抑鬱。「當大麻合法化之後,這些店更以此吸引人去購買大麻,『有情緒困擾或情緒低落,就應該光顧一下?』,這種情況在溫哥華十分普遍,但作為基督徒的,我們該持守何種的看法?事實上,有醫生相信大麻對某些病人有止痛作用、抗精神病效應和控制癲癇等,但若大麻從『醫用』變成『娛樂』用途的『害』多於『利』,就需要正視和關注,例如其成癮性、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傷害』,以及它是否『入門毒品』(Gateway Drug) 等。」IMG_2257

李牧師說﹕「有人指大麻的禍害比起其他藥物少,成癮性亦不如吸煙及飲酒般嚴重。但從有些研究顯示,大麻的禍害與酒精相同,都會影響人體的中樞神經運作,亦有造成精神疾病的風險,在青少年時期尤甚,如攝取大量更會做成嚴重的傷害,所以亦有人稱之為「軟性毒品」,故政府當局應加強嚴管大麻的售賣,防止一般青少年輕易購買。」

李牧師從心理學的角度解釋成癮的四個「沉溺循環」﹕「大麻在沉溺的循環中,其嚴重性是不斷的加深。我多年來從事治療和輔導,曾處理不同的沉溺,包括藥物沉溺、賭博沉溺、性沉溺,當中所見的第一階段是試驗(Experimentation),包括首次接觸。『大麻能止痛。』許多吸食大麻的病人如此說。不過,若不斷吸食可導致大麻成癮,就如社交喝酒,開始是一點點,假如接觸的人沒有節制,可能就由社交飲用變成酗酒的行為。加上朋輩壓力,當周遭的朋友,特別在學校、工作環境、社區,都告訴你這是沒甚麽大不了的事情,大家可以一起吸食,這是所謂第一次,即試驗。

第二階段是習慣(Regular use)。開始時發覺有輕微良好的反應,於是由不常使用變為經常使用,但仍未達沉溺成癮的地步。而第三階段是濫用(Abuse),腦對藥物的容忍度(Tolerance)不斷提升,比如吸入某入份量的毒品或酒精,便可獲得很大的滿足,感覺很舒暢和有幫助;但當嘗試第二次、第三次之後,便發覺容忍度愈來愈高,即要更多的份量才能達致同一的效果,於是不斷增加劑量。」

「到了第四階段是依附Dependence),對藥物的倚賴或依附,不吸食便不能正常工作,無法上學唸書;繼而「成癮」(Addiction),至「脫癮徵狀」(Withdrawal Symptoms),當毒品效能過後,腦部和身體會有強烈的反應,要求新的供應。在惡性循環中,最後會到「復發」(Relapse),故態復萌、重蹈覆轍,習慣會再進一步深化。」

陳玉麟醫生從醫學的角度作深入分析前表示,精神科醫生現正面對的三大挑戰﹕第一項挑戰是抑鬱症;第二項是創傷後壓力症;第三項則是成癮的問題。「癮好」不單指毒品,種類還有煙、酒精、藥物、賭博、網絡、購物、性、運動、工作、…等等。而成癮非一夜之間發生,根據世界不同的醫學組織界定,「藥物依賴」是重複服食同一種藥物,以致心理及精神出現問題,但有問題仍不改變,而服藥也成了首位,從前無論有多喜歡做的事都全放棄,這已是上癮。

IMG_2273

「最普遍的藥物是海洛英或白粉;另一種叫迷幻劑,如大麻和氯胺酮(Ketamine)(俗名K仔)。記得早十年,「索K」或搖頭丸風氣流行,當事情未到白熱化時,大家都不覺得有問題,但後來發覺出事時,已來不及挽救了。同樣,大麻含有大麻酚 (THC),吸食有『飄飄然』的放鬆和舒暢感覺,很多人看見吸食初期沒有強烈的不良反應,會繼續吸食,這也是年輕人吸食的主因。」陳醫生說,事實上,很多毒品或成癮的行為,視乎周遭環境是否容易接觸。當大麻合法化後,相信會令吸食人數或次數増加,加上社會對毒品抱有開放的態度,可能鼓勵了年青人低估了此事的嚴重性,便一步一步踏入成癮的階段。」

陳玉麟醫生強調﹕「從藥物的藥性來看,大麻確比海洛英輕微,但不代表它沒有害處。吸食大麻起初雖會感到平靜,但漸漸會感到無助、情緒失控、煩躁不安;大腦功能受影響,記憶力會變差,喪失邏輯思維;動作及反應遲鈍,駕駛汽車或執行其他複雜任務易有意外;感覺敏感、失真;受到藥物影響,時間也會扭曲;亦會誘發焦慮、恐慌、不安、混亂、幻覺、妄想,甚至精神病。

長期濫用大麻之害處包括﹕上癮、內分泌失調、結膜炎、支氣管炎、與吸煙有關的疾病、壓抑免役系統、思覺失調、認知障礙 (集中,記憶和處理複雜信息的能力),最後是缺乏動機綜合症(amotivational syndrome),表現尤如『廢青』一樣,自閉在家中。」

「很多人以『會即時上癮嗎?』來作應否吸食的準則,這是非常危險。事實上,成癮或毒品直接影響著人的身、心、社、靈,甚或無孔不入,所以,年青人的生命教育很重要。」陳醫生認為,增強青少年對癮好的認識、教授成癮的禍害、和提高青少年防癮意識都是預防癮好策略的目標;同時,還需多元化方向模式,如減低社會癮好風氣;父母的以身作則;教會正向價值觀的培育;利用不同的媒體,如展覽、講座、小冊子、工作坊進入年青人的圈子裡;設網上聊天室與年輕人互動,了解他們的心態、呼籲不要吸毒或鼓勵戒毒等。」

      李耀全牧師亦指出,如果教會單為害怕大麻而針對它,可能帶來反作用,讓人感覺教會沒有與日俱進。「我們要把大麻合法化後帶來甚麼影響等議題帶進教會,聘請專家作分享,提升大家對藥物和成癮的認識外,亦加強生命教育,增加大家對抗毒品和成癮等問題的抗逆能力。」

2018June_25_TSTR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拒絕負面情緒的打擊

2.4.2018B

最近,與兩位單親媽媽面談,發現她們有一種共同感受,就是「不能給予孩子完整的家庭」而感內疚,更覺婚姻破裂反映了自己的失敗。當父母常帶著負面的情緒去教導孩子時,孩子易產生慚愧的負面情緒,因為父母對孩子仍未能改好的實況有不耐煩的感覺時,孩子會因看見父母的不悦而覺得自己無用後而感慚愧。這思緒通常在孩子四歲時出現,因為他們開始知羞,並渴求建立光榮感。如果孩子長期接受以悲觀作反應,那他們易對困難產生内疚感,繼而誇張地製造憂思,最終導致有抑鬱的傾向。

我每天與不同的傷心者交談,他們所面對的問題實在不易,但在無數次接見的過程中,我卻發現每位傷痛者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療傷的方法。舉一個例子,我觀察到這個一歲六個月的嬰孩,突然被一件玩具夾到手指時,不單沒有哭,還用另一隻手指著這傷處並講了一個「痛」字,然後用了一個令我很意外的方法來安撫自己,她對自己講﹕「慢D,拜拜!」她想起媽媽曾經教她每次痛,也是因太衝動而撞倒受傷,所以教她不要心急而要慢D。最後,她選擇同「痛」講拜拜。另一個中一男孩,每次頻密打機導致成績下降,我幫助他尋回動力方法時,都會問他為何要努力讀書,他曾回答說﹕「爸爸已不在,所以我想令媽媽能過好生活。」每次重溫這目標時,他都會流出眼淚。對他而言,因孝順而流淚就成了自我改進的最大動力。

當人在不穩定的情緒狀態中,很容易接受苦毒無限地進入內心,以致無法有勇氣地拒絕負面情緒的打擊。因此,人需反省過去的成長模式是如何與現在緊緊相連,並當人能察覺為何要有改變的需要時,那才可肯定自己不是沒有改變的能力,而是在於你願意接受與否。

「我心裡多憂多疑,你安慰我,就使我歡樂。」〈詩篇 94:1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pril4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以愉悅情緒替代憤怒

28.2.2018A

我曾訪問過無數個易動怒的中小學生群,發現他們多是來自一個常吵架的家庭,常處於一個欠安全感(不知何時家庭風暴又再來到)的環境下成長,這易令他們產生一種情緒內爆(責罵自己是失敗者)及外爆(即「找替死鬼」來發洩不滿)的行為,就是當他們愈年長就愈沒有反抗能力,也再不想改變環境,而漸漸降低對家人的期望,直至到某一個低位不可再低時,就會一次過將內心所累積的憂悶發洩出來。

有一次,一個14歲女孩告訴我,她曾敏感地認為自己的過動活躍傾向令家人看她是一個麻煩人,所以選擇以怒氣發洩在妹妹身上,並刻意不與父母合作,來展示自己的不快樂。後來,在最後兩次面談中,我發現她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我立即表示對她的欣賞,並問她為何有這麼大的進步,她表示深深記得我曾鼓勵她的說話﹕「就算有過動活躍傾向的人也不是一個麻煩人,因擁有這樣特質的人,如能正面地被發揮所擁有的高能量來幫助那些缺乏信心去面對困難的人,可以成為一個給予別人力量的同行者。」不過,我提醒她,要進步就需多培養耐性素質。她聽取了我的意見,每當想用暴力時,她會先運用禮貌字句﹕「請你⋯」,繼而用坐下的姿勢與人對話來減低想打人的動作,心中重覆講﹕「慢慢,唔好心急!」等方式來訓練自己耐性。「為何肯努力去改變自己?」她回應得真好﹕「做人千萬唔好咁死板,又一成不變,否則快樂會遠離你!」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憤怒常給人「凶惡」的印象,要提防被憤怒駕馭不能自主。因此,我建議若果知道某人、環境或事物會激起你的憤怒情緒,迴避是控制方法之一,即想想是否可以改變環境。否則,便要降低期望或面對激發源頭時,多聯想一些快樂事情,以愉悅情緒來替代憤怒,這才可不成為怒氣的奴隸吧!

 「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應當知道: 每個人都該快快地聽,不急於發言、不急於動怒, 因為人的憤怒不能成就神的義。」 1:19-20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與情緒病者同行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應當有這樣的思想,這也是基督耶穌的思想。《聖經新譯本》〈腓2:4-5〉

文﹕陸振洲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編輯﹕謝芳

作為「家庭治療師」,很多時都要面對情緒病患者,在面談中,我們會盡力幫助他們超越障礙,只是總不能時時刻刻陪伴在他們身邊提供支援。但是,同行者卻能在日常生活中,提供緊密的情感支援及實質的生活援助,這些都不是精神科醫生或心理治療師可做得到的。不過,若要成為一個同行者,便需要提升很多方面的素質,也要懂得怎樣自處,這樣,才能有效地幫助情緒病患者的同時,維持自己心理健康。

在這裡分享一些經驗和知識,作為「情緒病同行者」的指引:

認識「情緒病」
作為情緒病者的同行者,需要對「情緒病」有一點認識,例如常見的情緒病包括抑鬱症、焦慮症、驚恐症、強逼症等等。而且宜多看相關資料及參與有關的講座,從而吸收「情緒病」知識。

要有同理心貓圖
心病者,需要以真誠的情感,以病者的角度,盡心盡力地去了解他們內心的感受,將關懷之感表達出來,因病者極需要同行者的理解和同在。

鼓勵病者適當表達情緒
若將情緒抑壓在心裡,就好像「煲水」的過程,當情緒不斷累積,達至「沸點」時,便會像水蒸氣般噴發出來。所以同行者可鼓勵病者在適當環境及可控範圍裡表達情緒,藉以疏導病者情緒,避免發生情緒失控的局面。

接納病者的情緒和感受
情緒病患者對同行者的感情極之敏感,若同行者不是以真誠的態度接納他們,他們很容易覺察得到。所以,同行者的真誠情感和接納他們的感受是非常重要。如果同行者當時狀態不佳,要向病者坦白,容讓他們了解實況,不要勉強「裝出來」,影響了彼此之間的互信關係。在此想強調,同行者或許觀點和病者會不一致,但仍可接納他們的感受。

避免說否定感受的語言7.2.2018 A.1
當病者感到非常憂傷時,切忌光勸他們「不要」憂傷,因這是拒絕他們的感受。他們或會覺得你們拒絕體諒和明白他們的感受,從而失去向你們表達的興趣和動力。反之,若他們聽從這些勸告,「認真」地去抑壓個人感受,或會令病情(抑鬱、焦慮、恐懼……)加深。兩種情況都是沒有好結果。

對正面改變予以肯定和讚賞
若病者作出正面改變,同行者請不要吝嗇,要誠懇地給予以肯定和讚賞。但原則上,說話要「準確」地表達,如果「係」又讚,「唔係」又讚,便會失卻正面的效果。

 可從困擾的病癥入手
當關心病者時,可從困擾他們的病癥入手,如關心他們:「是否睡得好?」「有沒有胃口?」「是否冇精神?」「是否情緒低落?」這些都是很好的切入點。

觀察情緒受困擾的「導火線」  7.2.2018 A.jpg
某些情境,都是引發病者情緒困擾的「導火線」,同行者可透過觀察及與病者一起探討尋索。「導火線」各人不同,例如有嚴重抑鬱症患者,看到自殺報導,會聯繫到自己身上,加強了尋死的念頭,所以同行者需避免主動和病者談論自殺報導。又例如病者曾受到虐打,當看到被虐打的劇集,會引起恐慌和憤怒,所以同行者應預早覺察,避免病者觀看有關劇集。所以,若能成功掌握「導火線」,有助減少病者的情緒困擾。不過,假設在不經意的情況下,病者誤觸到「導火線」,同行者應盡力接受病者的感受,可幫助疏導病者的負面情緒。

尋找過去成功經驗
同行者可和病者一起探討過往成功經驗,由於各病者性格不同,成長經歷不同,所以處理情緒的方式也有不同,例如有些病者透過深呼吸及覺察身體反應,便可處理情緒不安;有些病者則要想像自己回到一個安全舒適的環境,才可紓緩不安情緒。

一起做運動
同行者可和病者一起做運動,不單有助紓緩病者情緒,亦能鍛練身體,增強抵抗力,及從中找到認同感。

一起生活購物
同行者可邀請病者一起做家務,一起生活購物,協助病者投入正常生活,務求在不經意間提高病者的自尊和自信。

發展正向社會連結
同行者可鼓勵病者參與正向社會組織,擴闊生活圈子,有助他們投入社群,增強支持網。

尋找有意義的人生目標
同行者可陪伴病者尋找有意義的人生目標,當人擁有正向的人生目標,負面情緒便會減少甚至消失。

留意高危徵兆
嚴重抑鬱病者可能會有自殺傾向,所以同行者若覺察病者突然有:立遺囑、分配財物、設定自殺計劃方案(若曾有自殺歷史,危險更高),就要立刻尋求專業協助。而當抑鬱好轉時,同行者謹記不要鬆懈,更需要關注病者,因他們此時會更有能力結束自己生命。

設立適當界線
作為同行者,會承受相當壓力,若不設立適當界線,很快便身心透支。所以要按自己的容量,設定適當界線,如此亦能促進病者成長。另外,同行者應讓自己擁有個人空間,作愉快的活動,及適當地抒發情緒。

 同行者也需要關心
同行者(尤其家人)需付出很多的時間和耐心去照顧情緒病者,壓力非常大。故此,同行者也要容讓別人關心自己。

2017Feb_7_____________________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停止傳承過去的遺憾事

3.1.2018 A.jpg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許多苦爸苦媽向我分享在教養孩童的心聲。但最令他們感疲累的是那份後悔的重感覺,就是曾在情緒失控時講了令孩子傷心的話,最常見的有﹕「我真後悔把你生出來,如果可以,我寧願將你送給別人,因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有些母親以為不住地付出愛,就能使一家和諧,但事實往往事與願違,那時內在的憤怒會更為強烈;有的以為不作聲就等於忍耐,於是將自己置身事外,但後來才發現錯過了與孩子一起共舞的經歷,而親子之間成了陌生的關係。

我曾聽過一段好精彩的母子對話﹕「媽媽,我駁咀是我不對,但你打我更不對。我都想打你,但我可以控制,但為何你卻不能。」這個只有6歲的男孩子能有如此具啟發性的反問,實在令我及那位母親感到驚訝和慚愧。這位母親也感到很內疚,她表示為何一個有潛質的孩子落在自己手中,因著自己的無知而奪了兒子可擁有快樂童年的權利,更使他在晚上常發惡夢。她知道兒子的痛苦,因孩子常徘徊在愛與不想愛的情感掙扎之中。她渴望改變,因想及自己當年被父母痛打而在心靈內留下童年陰影,但當她面對這份無力感時,只有與「無奈」共舞。

我從這些令人遺憾的故事中,反省到生命和完美無關,生命是與失望、限制有關,所以我們應學習的不是與生活對抗,而是學會接納自己的過去及現在,即接受不能改變過去遺憾的事,從而選擇從今天起停止將遺憾傳承,讓我們的下一代能無拘無束地嚮往生命的美好。

「看哪!我必使這城的傷口痊愈康復,我必醫治城中的居民,並且使他們享有十分的平安和穩妥。」耶33:6

情緒解結有妙方

因為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這樣說:「你們得救在於悔改和安息, 你們得力在於平靜和信靠。」但你們竟不願意。」《聖經新譯本》〈賽 30:15〉

「憂心」成抑鬱,「焦慮」成神經質,「怒氣」成敵意。如何在平靜中得力?在安慰中超越痛苦?把正面的經歷培養出好習慣?以溫柔管制內心的憤怒?原來,情緒解結是需要信仰的支持。

文﹕謝芳

身兼兒童情感教育中心負責人的資深EQ訓練研究顧問余德淳博士在「50分鐘情緒解結」的專題講座上提醒,平靜,是一生人需要學習的課題。

平靜
他指出,平靜是能力的來源,足以抵銷勞損和壓力。「平靜的人會有聰敏的反應。記得當年,契女兩姊妹來家裡居住,幫忙照顧心臟病病發的爸爸。有一晚睡到半夜,發現爸爸的房間內的風扇著火,燃燒著熊熊烈火,我安頓好爸爸後,走到契女房間門口慢慢敲門叫醒兩位女孩子,『甚麼事啊?』『你們出來看看啦,有些事情需要幫手。』當她們穿著拖鞋睡眼惺忪走出來時,才驚見烈火,於是裝起大盆大盆的水去淋熄火焰。火很快救熄了,地下的水浸和清理了,床單也重新更換了,一個鐘頭後我們各自回房間睡覺。火只將風扇燒剩黑色的鐵枝,但沒有禍延到電線或窗簾,大廈沒有其他人知道這間屋曾經發生火警。」

「如果當時的我大叫火燭呀,屋內4人可能會因驚慌而遭殃。我知道那時刻首要的事是救火,但先要令屋內的所有人進入一個情緒穩定的狀態,然後再目擊整件事。有人或會問為甚麼你會如此鎮定?我12歲的時候曾見到父親嘔血,弄得整張床單都是黑色的,當時適逢六三年的水災,全部車輛都浮在馬路上,我背著重自己數十磅的爸爸,由北角渣華道行到北角碼頭。」他說,情緒的經歷很重要,當有一天遇到比火燭更嚴峻的問題在人生裡出現,如果沒有平靜的經驗,經常慌失失,就不能應付再困難的事。

安慰
「情緒最好的地方是可以幫助別人,『幸好那天你同我說了這番話,不然…。』原來幫助人是那麼有意義。曾在芝加哥與一位失去太太的弟兄面談,初次接觸是他的太太突然患癌去世,留下一對子女。再見面時,他告訴我自己沒有事了,因為找回太太去世之前買下的一張生日於卡,卡面有寫著約書亞記1章9節的經文﹕『我不是吩咐過你要堅強勇敢嗎?所以,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你無論到哪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這讓他得安慰和康復。」「安慰的強大力量,就是讓你知道上帝沒有離開,還安排一個很特別的新的生活給你,令你的新日子好過以前。」

余博士坦言自己教情緒管理是因為家人,「同一年間,我的太太患胰臟癌、爸爸患心臟病、母親患痴呆症、外母患狂躁症,家裡不斷有救護車出入,我依靠的是自己信仰,相信上帝給予的是自己可以應付的,每當想及這些,我就沒有事了。」

樂觀
「如何訓練出好的情緒?一定到『習慣成自然』的境界才算成功。」他舉例子說,我們的人生裡,每天都會觸動了很多負面的事情,若帶著去面對其他人,大家都會變成受害者。「不妨試試,無論別人說甚麼,對你好或不好,你的心情都保持開心狀態。久而久之,就會習慣,忍耐可以培育出好的質素。」

「人生裡的情緒,最容易拿到的是快樂,簡單如笑容,但可惜很多人都放棄了。記得太太去世前,我們每天都會去小西灣看日落,每次看著慢慢沈降的夕陽,感嘆上帝創造的不單是日出的美麗,也有絢麗的日落,生命由開始至完結上帝都不放過,讓你看看全部美麗的東西。生命中有甚麼美麗的事情?盡量去找和看,腦裡會擁有很多如儲蓄在相簿般美景,這些足以令你覺得生命美好,值得享受,那你的生命力就會不同了。」

習慣
講到早上四時起床寫日記的習慣,他說,這習慣起於10多年前,每早四點半起身為太太量血壓。第二個原因,就是在波士頓宣教的經歷,「接待我的是一對從國內來的夫婦。入住第一天的早上,我早上起床想去煮早餐吃,一開門,看見一隻大狗瞪著我,我很怕狗,就快快關上房門,不敢踏出門口。『做甚麼好呢?』平靜下來後,我開始寫第一篇日記,由當時的早上5時開始,至今已寫了四年多,每篇一千字,估不到上帝給我這經歷是寫情緒日記,反省昨天的發生的事和遭遇,看看聖經有甚麼建議,解釋這遭遇有何鼓勵和安慰,然後傳給我以前認識的患抑鬱的人。這隻狗好像是攔阻我,原來它是管理了我時間,帶我去幫助了很多人。這千多日,讓我體會到傳道書、箴言,保羅書信,成為了習慣。」

他說,有人覺得上帝給我們的恩賜是聰明智慧、天份、天才、多元智能、音樂、語言、畫畫、邏輯…,但原來上帝給我們最大的恩賜,就是將好的經歷成為屬於自己的習慣。」

 

2017Oct_18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