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阿樂與阿儀故事」的出路

上期我們分析了他們的故事,今期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先解决當前的衝突

阿儀因憤怒和失望說要分手,阿樂首先讓她冷靜一下,因人在極度失望憤怒之下,會被情緒主導而做出衝動和後悔的決定,例如一些人,像阿儀一樣,分手後立刻與另一人很快結婚,最終導致婚姻失敗,就是一些明顯的例子。

假如阿樂想挽回她的心,在她冷静時,也要保持聯絡,不可完全不理會她,只集中工作,因這會令她慢慢把這段感情冷卻,更加深她想分手的決心。他可用短訊等繼續與她溝通,表達關心,讓阿儀知道自己不只顧及工作及家人,也會顧及她的感受。

假如可以和阿儀傾談,也應鼓勵她不要輕易放棄這一段十多年的關係,應要再給阿樂多一次機會,讓他解釋,看看是否可以扭轉。假如他們自己真的解決不了這一次的衝突,可考慮尋求專業輔導的協助。

到阿儀的情緒較為緩和,可見面和解。見面時阿樂要很鄭重道歉,說出自己不對的地方,認真解釋自己對結婚的看法,釋除阿儀以為自己不想結婚的疑慮。到挽回阿儀的信心後,他們需要做一些以下固本培元的功夫,改善過去忽略的地方﹕

(1)加強溝通

他們雖然拍拖十多年,但因阿樂工作很忙,與阿儀實際見面一周只有一次,大多也是帶著疲乏的身軀,有深入溝通不多,故對將來也是各自各想著自己的圖畫。直至情況去到阿樂為家人買樓沒有與阿儀商量等一連串事情,令阿儀很失望和難過。故此,他們必須多溝通,了解對方的想法,假如今次他們能夠化危為機,也不失為一個增進深入認識對方的機會。事實上,他們對將來不同方面極需多溝通,包括將來居住和生兒育女等問題,全都需要他們一起商量和籌劃,畢竟結婚是兩個人的事。

(2)解決衝突

假如他們能多溝通,最低限度可減少誤會。特別阿儀可表達雖然欣賞阿樂工作勤力,但自己也想阿樂多陪伴自己,不應強忍。這或許是阿儀習慣以這方法解決衝突,她可能要學習「敢言」去表達自己的需要,讓事情在微小的時候就去面對和解決,不要讓憤怒一直積存,去到一個大爆發的地步。

而阿樂方面,經過今次事件的教訓,他必須學懂重視和敏銳女友的感受,不要讓她持續用「忍」自己的方法去維持關係,更不要相信一些坊間的講法「女人嬲完就冇嘢。」

(3)工作生活平衡背後的價值觀

阿樂需要重整自己工作生活方面的平衡,這牽涉到他將自己的價值只放在工作方面,這是他必須學懂的功課,否則將來婚後,他會因不重視家庭而產生很多問題。

另外,我們發現原生家庭對他們的關係也有一定影響,下期我們會從這方面延續他們的故事。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談天說道」傷心會致命!?

「心裡喜樂就是良藥;心靈憂鬱使骨頭枯乾。」《聖經新譯本》〈箴言17﹕22〉      

傷心會致命!?心碎是「心臟」還是「心情」問題?可以醫治嗎?在今期的「三劍俠」版面上,資深精神專科醫生麥基恩醫生和陳玉麟醫生,以及現任溫哥華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暨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李耀全博士,將會深入淺出地為讀者一一剖析。

編輯﹕謝芳

李耀全博士﹕心碎綜合症的案例

近日阿敏求助時,不斷表示突然有强烈胸痛、又喘不過氣,痛不欲生,還懷疑是否有心臟病發的跡象,為安全起見,我立即鼓勵她往急症室確診。做了心導管檢查確定冠狀動脈的血流正常,發現「沒有血塊令血管阻塞的心臟病」,結果醫生認為阿敏是患上「心碎綜合症」(Broken heart syndrome, Takosudo cardiomyopathy)。她放下心頭大石,卻仍情緒緊張,充滿疑慮,恐懼徵狀會隨時重現!於是,便接受我提供的心理治療,約四星期之久。

原來阿敏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剛剛被裁員,又因怕受感染完全與世隔絕,每天恐懼地把自己困在家中。「心碎綜合症」其實出自阿敏心裡的恐懼,她真是心碎了(broken hearted),因為她失去自信、安全感和支持的網絡,把自己陷於無助無望的心境中!

我鼓勵她利用這段時間休息,充實自己。在失業金的幫助下她若節衣縮食,亦可以维持一段時間,再找工作,故此不需要過分擔憂。我鼓勵她用Zoom的平台與同輩保持連繫,參加她們教會的團契。教會的弟兄姊妹令她感受到無限的肯定與接納,從而重新振作,「心碎綜合症」便不藥而癒,徵狀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麥基恩醫生﹕從醫學角度看心碎綜合症

從醫學角度看,這綜合症是因突發性及重大的壓力所致。在嚴重及強力的壓力下,壓力荷爾蒙,特別是腎上腺素,突然分泌過量刺激了心臟,導致心臟肌肉或心血管不能協調,左心室不能有效收縮及擴張,結果因血液循環及氧氣不足導致類似傳統心臟冠狀動脈梗塞的現象,並產生各種類似心臟病發作的病徵。但是心臟的血管並沒有栓塞。不過,心電圖確實有一些的變化,例如S T節段提升,心臟肌肉酵素短期內增加,及超聲波或磁力共振影像發覺左心室擴張(好像放了一個膨脹的小氣球),這特殊的心臟影像,看來很像日本捕捉八爪魚的器具takotsubo,故此這綜合症又被稱為Takotsubo心肌症,故此,若沒有上述的客觀不正常的症狀,單靠主觀的不適,是不能確診這種心碎綜合症的!反過來若只有主觀的不適及痛楚,例如心口痛及呼吸困難,醫務人員理應要再進一步檢查,看看有沒有其他類似冠心病的身體毛病,包括胃病(壓力會增加胃酸導致胃腸痛楚)、膽管發炎、胸骨折斷、肺氣腔等等。若檢驗完全沒有問題,才可考慮是心因性(軀體化)精神障礙。

雖然很多病人會在短時間內不藥而癒,但也曾經有人因此而死亡的。若真的發現心臟有結構性的變化,有些藥物是可以服用的,但應依照醫生指示。曾有研究指出,這種病可以在任何年紀發生,但女性發病機率比男性多,但目前尚未發現遺傳因素的證據。由此可見,人類的身體、精神及靈性是息息相關的!聖經新約的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23節:「願你們的靈、魂、體,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來臨的時候,全然得蒙保守、無可指摘。」

陳玉麟醫生﹕「心臟」還是「心情」問題?

在華人群體,「心」往往被看為是一個奧秘,意義深遠!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講「心」,如熱戀中的情人盡情「傾心吐意」;父母常常督促孩子「用心讀書」;面對長期無望的處境,我們真的「心碎」了。我們不難明白這些普遍的日常表達,意思不是指「心臟」,不需要為「心」的字義而矯枉過正。但有趣的是,在一些場合,它的定義可能會有特定的前設意義,例如在宗教場景,對著牧者講「心」便會被引領到「心靈」的層面;在醫療室時,所講的當然是你的「心臟」。那麼,到了精神科醫生處,「心」又是如何被解讀呢?

很多求診者都是因著「心口」部位不適而來,他們會將之形容為「心痛」、「心翳」、「心滾」及「心跳」等。面對這些關於「心」的不適,作為醫生必定要檢查身體,特別是心臟的健康狀況,有需要時會轉介到心臟科醫生作深入評估。若出來的結果是心臟完全正常,或只是一些輕微變化而不足以解釋病者的「心口」不適,連同其他器官如肺部、腸胃等亦無異常時,那很大機會是精神心理疾病的範疇。

情緒是天生的,本質上是沒有好壞之分,但有些人卻很忌諱,亦不懂得如何對自己的各種情緒命名及表達,往往把不安的情緒解讀為身體的不適,如「心臟」病等,可能是因為自少受到社會文化對於情緒的理念所影響。那麼面對不適時,到底是「心情」還是「心臟」呢?在醫學層面,「心情」與「心臟」確實是息息相關,例如在焦慮緊張的情緒中,我們的生理會即時產生變化,以便我們可以對抗或逃離險境,當中最容易被注意到的便是「心臟」功能的變化,如心律加快,血壓上升等。

前文所提及的「心碎綜合症」正是一好例子,當人遇上突發而重大的壓力時,瞬息間分泌大量腎上腺素會引致短暫「心臟」失調,出現「心臟」病發之徵狀,但並沒有明顯「心臟」結構性的病變,治療方面應以處理壓力和情緒為主。相反地,「心臟」一般被認定是生命的把關者,當它失常時,生命可能會即時完結,所以對於患有真正「心臟」病的人,他們往往承受很大猝死的陰影,而引致情緒出現問題,有可能捲入「心情」和「心臟」病的惡性循環中,所以情緒支援對「心臟」病患者同樣重要。

聖經箴言4章23節記載:「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聖經所論述「心」的含意更廣,是善惡的意向,抉擇是信靠上帝,活出敬虔和道德的生活。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壓力滿瀉的青少年

若你是作父母的,踏入家門看到兒子沉迷在打機,你即時會有甚麼反應?會不會因覺得他在浪費時間、不懂自律而氣憤呢?有這感覺亦正常,因為青少年所困擾的情緒壓力有時是家長們看不到。以下兩個認知扭曲,真真實實地讓青少年與外界接觸時感到異常的壓力及侷促不安。

 (一) 想像中的觀眾 (imaginary audience) ﹕青少年覺得周遭很多人在關注著自己而感到壓力。曾有讀中一的女孩子,因臉上長了一粒暗瘡,便跟媽媽說﹕「我今天不去晚宴了,其他人看到我的暗瘡,會覺得我很醜!」作為成人自然明白,晚宴這麼多人,沒有人會特別注視她的暗瘡。於是媽媽不斷嘗試去說服女兒,但是女兒確信別人專注自己是不爭的事實,因而彼此產生角力。

 (二) 個人預言 (personal fable)﹕青少年覺得自己的想法及感受是很獨特的,他們所經驗到的是別人沒法明白,例如失戀時,他們會覺得自己的經驗是與眾不同,無人明白自己,繼而倍感孤單、自憐。

若然家人沒明白青少年的成長困難,或理解他們自我專注的特性及內在的壓力,作成人的便覺得青少年像暗瘡事件般小題大做,亦會嘗試把他們從不現實中拉回現實,親子關係便產生矛盾張力了。曾有青少年表達對父母親婚姻關係的張力;看似自己買樓無望;身邊朋友同學全用I-phone,自己卻仍用android 機等困惑而感到痛苦。事實上,自我身份及朋輩間的認同、讀書壓力、學校課程不斷地改制和家人對自己的期望等等,全都是青少年吃不消的擔子。若你想與家中的青少年同行,可嘗試以方法﹕

(1) 父母先調節自己的心態﹕理解青少年不再是小孩子,他們期望別人以成人的角度及方式與他們相處。父母可以同行者的陪伴、聆聽及體會他們的困難及需要, 協助他們走過難關。

(2) 不要被他們冷淡的外表或態度嚇怕﹕受困的青少年傾向把痛苦壓力藏在心裡,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處理痛苦的感覺或向誰求助,所以傾向隱藏掙扎。同時,他們亦不盡然瞭解自己身陷甚麼的困難,及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所以很多時會說﹕「不知道!不要問!你好煩!」態度冷漠甚或惡言相向。

(3) 父母常在身邊作支持﹕青少年的內心深處希望父母可以求援,但同時,他們又認為父母無暇理會他們,即使有時間亦不會真正瞭解他們的難處,所以傾向不與父母分享。故此,讓青少年知道自己是父母的優先,父母隨時樂意提供支援是最重要的。

(4) 鼓勵他們發揮自己的強項﹕父母與青少年在過程中一起尋找他們的優點特質,使他們對自己更有自信和能力向前行。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書13﹕7〉

鮑周瑞珠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談天說道」青少年情緒的殺傷力

「他要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擊打這地,以至完全毀滅。」《聖經新譯本》〈瑪拉基書4﹕6〉

文﹕傅丹梅 明光社副總幹事
編輯﹕謝芳

香港經歷了去年的社會運動,現在又要面對疫症的突襲,本地的經濟受到重創,失業率持續上升,市民為了慳錢及避疫,經常留在家裡,精神壓力大到隨時「爆煲」。一家人生活在這個壓力煲裡,隨時一句說話或一件小事都會引起激大的情緒反應。人控制情緒的前額葉,一般要到20歲才發展完成,因此,青少年的情緒有時會一觸即發,殺傷力驚人,家長在這段時間不但要留意自己的情緒,亦要留心子女的情況,否則,很容易因為一件小事導致兩敗俱傷。

9月開學至今,香港及內地都有多宗學童自殺案,這些悲劇令人傷痛,其中一宗是一名學童因為沉迷手機遊戲,以致學業退步,並在復課後被老師發現上課玩手機,最終手機被沒收兼記缺點,孩子因此自尋短見。另一宗是14歲男生因在學校玩樸克牌而需見家長,遭母親掌摑後跳樓亡。可能有人會認為現在的孩子太脆弱,面對小小困難便放棄生命,實在不應該。其實,更重要的是大家必須明白兒童的發展歷程,根據艾力遜(Erik Eri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理論(Theory of Psychosocial Development),提出了人生八階理論,每個階段會面對不同挑戰、需要與回應,並且也潛伏著一種危機,若能安然渡過這些危機,生命則會有更進一步的成長和發展,個人便有能力來克服下一階段的危機,否則生命就會出現阻滯。

士可殺不可辱的暴風少年期

篇幅所限,本文集中探討少年期(6-12歲)及青年期(13-18歲)這兩個階段的青少年的需要及回應方式。艾力遜認為,少年期的兒童最重要是得到讚賞,別人的欣賞及讚美會使他們更加勤勉,喜歡別人記得自己、稱讚自己。相反,如果他們遭遇太多挫折,人會變得自卑,欠缺動力再嘗試,這個時期的年輕人會較為反叛,你愈是壓迫他們,他們愈是和你作對。他們一般自卑感重、自尊心強,因此,家長與他們溝通時應盡量先了解反叛的動機,凡事讓其先申述,不要太早下評價,尊重他的個人表達方法,責罰時只針對事,不針對個人;更不要踐踏他們的尊嚴,對他們來說「士可殺不可辱」,在朋輩面前丟臉,是很大的羞辱,更難以面對,甚或會一時衝動,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去維護自己的尊嚴。

經常問「我是誰」的青年期

至於青年期,艾力遜認為這是一個尋找自我認同(search for identity)的階段,使我們懂得,需要別人的肯定才能確立自我價值,青少年建立身份的其中一個重要途徑是結識朋友,從朋輩中建立認同感,確立自己的角色,亦即建立自尊感。他們對自己的樣貌、身材等非常敏感,常與別人比較,有時甚至會以奇裝異服吸引別人的注意力,亦仿效同儕的嗜好及打扮,他們喜歡與同儕走在一起,害怕離群,從衣著、興趣、強項展現來達到自我建構的過程,很多時,我們會見到一班年輕人穿同一款的鞋或衣著來表達他們是屬於這個群體的。他們會經常問自己三個問題:我是誰?我要成為甚麼樣的人?我歸屬於誰? 如果找不到自我認同的歸屬便會有身份危機(Identify Crisis)或身份迷失,形成退縮及疏離感,他們需要同儕的接納、支持、鼓勵、正面的評價和肯定,才能產生明確的自我概念。他們遇到困難時也不願向人求助,更不會向父母求助及傾訴,因為要證明自己有能力處理,家長要給他們一個有限度的自由空間,給與信任和讓他們在安全範圍內發揮,越出範圍便要勸阻;家長們在過程中先控制自己的情緒,平心靜氣謀求事情的解決方法,亦要接受子女的不滿情緒,切忌用命令和壓迫的方法,要用同理心去理解和聆聽他們說話背後的感受,引導他們用正確直接的方法表達情緒及意見。舉例來說,對於青年期沉迷打機的子女可以這樣回應﹕「我明白打機可以令你感到鬆弛、釋放、興奮,同埋有成功感。玩開係好難停止嘅,但我真係好擔心你嘅學業成績。不如你講吓,你諗住點樣處理打機要節制呢個問題?」

以下是一位媽媽寫給青年期的女兒的一封信,如何情理兼備地表達她對女兒一些令她擔憂的行為的看法及感受﹕

親愛的女兒﹕

您是否還記得那天,我獨自在家做家務,發現床底的避孕套,無法接受眼前所見,亦與我所認識乖巧的您性格不合,心痛、激動等負面情緒一湧而上,除了拒絕相信事實,好像已沒有其他選擇去面對自己的感受。

幸好那天您不在家,可以讓我有空間獨處,回想由您小時直至現在與您一起的成長歷程,想起您面對人生的第一次低谷,因承受不起學業壓力而選擇終結生命,那刻心痛感覺猶在,如果今次用跌進幽谷來形容這刻心情,那次就應是墮進深淵。記得那次之後,我決意讓您知道,我是一位開明的母親,無論您發生甚麼事情,都會先從您的角度去細想,要用傾聽來舒緩您所面對的壓力,學習除了是父母的角色,更嘗試用導師、朋輩的角度與您同行,放下從上而下的督責。那個安靜的下午,讓我再次提醒自己應用甚麼態度回應今次的行為。

當晚您回到家,我拉著您手平靜地問您是否曾有朋友到訪,那刻我看到您眼中的不安,但感恩的是您選擇坦白,您還記不記起我所說的話?我告訴您,我的心是何等的痛,原因不單是不認同所發生的行為,而是害怕您被傷害,擔心您價值觀錯置令您將來悔疚;我的不開心是今次的隱瞞,同時反映了我與您的關係仍有距離,我未能了解您的想法及作出適時引導。當我向您坦誠說出感受,我知道,我們的關係已再進一步,您願意讓我進入您的世界,真正可以與您一起渡過青蔥歲月。

最後,只希望您記著,我和爸爸永遠都是愛您,無論您處於任何光景,我們都不離不棄。

愛您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