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 之 好心情,才能看到盼望的起動力

在接見室裡,父母常帶著絕望的眼神訴說對管教子女的憂愁心聲,他們經常問我為甚麼鄰家朋友的孩子如此乖巧,而自己無論付出幾多心機也看不到進步的果效。此刻,我一定會提示對方不是孩子無得救,而是先救救自己那「本末倒置」的錯誤思考方式,例如你以為家中養了一個絕望並看不到前途的孩子,這是因為父母也示範了用誇張的態度來看問題,但當你習慣將問題誇大化而不加以管理,這會導致累積誇張最終成了絕望,久而久之也令家庭氣氛營造了憂愁悲傷的趨勢。因此,我常提醒自己不是為父母及學生解決問題,而是送一份心靈得安慰的解藥給他們,即先鼓勵他們先有個好心情,後才能有看到盼望的起動力。

要了結家庭關係中的悲傷,我建議能說出悲傷比消極被動更好,即一家人不帶任何批評及前設來共同討論那些不如前那麼好的事情。而健康的悲傷傾訴是透過誠懇的對話來交代自己的失落感,讓彼此的關係走得更親近。記得有一次,與一對夫妻談及究竟應否送17歲的兒子出國讀書,結果兒子的意向猶豫不定,一時企硬一時又想盡快離港。於是,丈夫認為太太過於被動及懦弱而導致兒子優柔寡斷,因他表示只要每次他發聲,兒子所謂的道理也立即變成歪理,因他無可能講贏他。此刻,我看到他的太太在我身邊沉默了很久,於是我問她在這事上的想法是甚麼。她立即回答說﹕「反正我講甚麼丈夫都認為無用,他指責我因不懂用腦來管好兒子才令他任性。所以每當孩子問我任何事,我也只用一個回覆答案﹕『你問你爸爸啦。』結果,這樣的應對卻換來不被兒子尊重,更被罵為不是人,猶如機械人般沒有自己立場,真無用。的確,我只是你們兩父子中間的扯線公仔、傳聲筒而已。」及後,我問她的丈夫當聽到太太如此形容自己,覺得她的感受和需要是甚麼?這位丈夫即時回應說﹕「我其實知她辛苦,願意來陪她一起來接見室見你,代表我是支持她的,因她是我的拍檔,我們本應是一起携手處理孩子的成長問題,所以我在提升她的能力,這樣會更有效能。」我看到這位太太聽後痛哭,因我明白她的丈夫並未有體恤她的需要,即是鼓勵和信任,而不是再次告訴及證明她是一個失敗的母親。最後,雖然問題仍未得到解決,但經彼此能說出心中的悲傷,我看到他們夫妻倆能溫和地彼此交談及問候。

我常感到可惜的是,家長常用本末倒置的思維方式來處理問題,即選錯了解決問題的優先次序。我建議先放下行不通的方法,並以謙虛的態度來了解孩子的感受及需要後來進行自我調整,至彼此能有可討論的空間。這樣,你會漸漸地發現「嚴重但不絕望」的心靈自由了。

「盼望是不會令人蒙羞的,因為 神藉著所賜給我們的聖靈,把他的愛澆灌在我們的心裡。」〈羅馬書5﹕5〉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Feb_5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建立親密關係的溝通

在過去一年,我接見過眾多的孩童中,發現一個總結現象,就是孩子習慣地抑壓自己的情緒,有心事大多不願意講出來,尤其絕不願意向父母透露半點。他們表面好像憤怒地投訴父母的不是,但當你再繼續聽下去,他們正表達一種無能為力改變當下處境的愁緒,這種「情緒憤怒的慢性中毒」現象,孩子易於有情緒決堤的狀態,即遇到不順心事就以强烈的情感反應系統來表達,而失去了管好負面情緒的能力。其實,一家人的磨擦多是來自對對方的風格認知上的誤解,那就是說,就算是同一屋簷下,也好像從來也未曾認真地認識彼此。

我將會在往後數篇文章分享中,提及要建立親密關係的溝通,先要學習認識家庭中不同成員的風格。當你察覺對方有「防衛」的行為反應,便自覺即需要改變個人的溝通風格,例如不要把希望對方做的事,說成「必要做」;能體諒對方「負面訊息」,是想吸引關心,以及學認識放得下的真義,是「不再提起往事」。至於不同的風格也會使你展現不同溝通方式,例如一個「高掌控力、果斷處事」的媽媽,她認為做事要計算後果,不能只是動機好就做,最後卻浪費時間去作補救。但這媽媽的女兒是一個「循規蹈矩,按部就班處事」的女孩,她很想在行動前先了解為何要去,對她有甚麼意義,這些資料也增加她參與的安全感。不過,這位媽媽曾嘗試越解釋清楚,女兒最終的選擇是越不想參與,於是她便歸納女兒性格膽小怕事、愛想找借口來逃避現實(所以不再選擇告知她全部真相,最終令她更徬徨)、沒有安全感(不接她的來電或不向她交代行蹤便會狂哭)。誰不知,這女孩的拒絕行動是反映她一直也很不滿媽媽每次也用大條道理來間接迫使她參與已安排好的活動,但卻沒有真正聆聽及尊重她的需要和感受。(至少她認為她所提問的問題,媽媽也迴避作答,只選擇回應支持自己論點的部分。)

以上因不同風格所產生的誤解只是冰山一角。我認為風格(包括自信、自發、樂觀、擅談、忍耐、合作、責任、細緻)可以在每年內作出改變,這也視乎在你的成長歷程中遇上了甚麼人或遭遇。因著成長是由內至外的改變旅程,如你能在每段掙扎、選擇、行動的過程中不住作反省練習(及時撥亂反正、學習人際觀察,及時鎮靜與澄清),那便真的有一天可以講﹕「我已經唔記得咗嬲的感覺是甚麼了。」

「弟兄姊妹,不要彼此批評。批評、論斷弟兄姊妹就等於是批評、論斷律法。如果你論斷律法,你就不是遵行律法的人,而是以審判者自居。」〈雅各書4﹕11〉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Jan_8_EQ

「EQ家庭接見室」之贏回自己之前的敗仗

我有好幾次帶著好奇心來訪問孩子為何愈大就愈不想聽到父母的聲音呢?其中最值得我們反省的回應﹕「不是不喜歡父母的聲音,而是每當想他們認真地聽聽我們的聲音時,他們展現出沒有耐性的表情,表面上好似在聽,但其實扮聽,然後趁機轉話題來指出我們的不是及一連串要改善的所謂提醒,當中並沒有商量的餘地。」因此,當孩子們的聲音習慣地不被有價值性的認同時,他們漸漸地會開始懷疑自己可發聲的需要及意義,他們表面上看似不在乎他人如何看自己,其實心底卻是因自卑而選擇把聲音隱藏。

這類的孩子及青少年人較易常對別人及自己發脾氣,例如當與人不和時,多數的反應是想放棄,並不覺得要修補關係;又例如他們會「忟憎」自己,尤其當做不到自己的目標時,便會用別人尖酸刻薄的說話來對付自己,來證明自我負面評價的想法便成立。假如他們持續這種與自我內在相處的不和諧,嚴重的會自殘甚至自殺。我幫助這類孩子的方法是重新界定這種令人感覺沉重的負面情緒解釋,及後以微觀細看、尋找情緒背後所潛藏愛的動力,例如我會帶學生去想清問題所在﹕究竟我在怕甚麼?憤怒甚麼?怕輸?怕被責備?怕被人看不起?就算是負面情緒也可以成為積極性的推動力,而不是破壞力。

我記得最近與一位升小五有輕微過動症的男孩對談﹕ 「為何到死到臨頭才願意起步完成暑期功課呢?」「我註定是悲觀的人,所以早做與遲做的結果也是一樣。」「你只要告知我甚麼叫悲觀,我就可以證明你根本不是悲觀孩。」「小時候養了一隻狗,到我6歲時牠突然離世,我流了好多眼淚至今仍感傷心。」「我聽了你的故事,我也想流淚,因我想起我也曾養了一隻白兔,牠更在我懷抱中凍死了,我也哭了很久,甚至到現在我也不敢養白兔,難道我也是一個悲觀人嗎?」此刻,他停了一會望著我,感到好像有點不對勁說﹕「你應該不是悲觀姐姐,可則,你怎可以幫我們這類麻煩的學生呢?而且我見到你常帶笑容。」「多謝如此肯定我,你好聰明呀,因你已明白甚麼叫悲觀,我剛才發現你好像畏高而不敢靠近窗邊,但我邀請你嘗試靠近10秒,你沒有拒絕而願意回應這挑戰。所以,這不是悲觀人的行為反應,因你對自己有突破困難的信心。」他坐得很平靜地說﹕「這是我今天感到最驚訝的事,原來我也可以是一個樂觀人,而不是補習老師口中所講的『廢柴』。」

成熟的EQ就是懂得調校自己遭遇的看法,把現實中不滿的事換個新的解釋或解決方法。我認為人生最美好的仗,是打了一場「對的仗」,就是贏回自己之前的敗仗,並以此經驗來累積打下一仗的勇氣及信心。

「你們從我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事,你們都要繼續去做,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腓立比書4﹕9〉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Aug_21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