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尋找自己的情緒反應模式(二)– 如何面對非理性思維

緊接上期介紹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今期繼續探討有關非理性思維的困擾。首先,甚麼是非理性的思維?美國臨床心理學家艾利斯(Albert Ellis)指出,許多「問題」其實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正如有些人在生活中感到煩惱、困擾、焦慮,若追尋下去,會發現這些都是來自個人思考事情的慣性模式,使自己陷入負面的情緒中。也就是說,事情的本質是中性的,是我們的思考將它導向狹隘而黑暗的空間。若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學習到的信念,潛移默化之下會影響思考模式,使原本無害的事情想成了嚴重、負向或毫無希望的結果,繼而就會令自己感受到痛苦、憤怒、恐懼或絕望等情緒,這些令我們痛苦的又未必符合現實的想法,稱為「非理性信念」。

非理性思維歸納為三大類

(一)災難化﹕將問題的嚴重性推到極端災難化的境地,例如有父母覺得,過去大半年都沒有返到學校作實體學習,只是靠網上學習,子女一定不能追回過去的學習進度,所以成績將會不好,一定考不到心儀的學校或讀不到理想科目,結果一定沒有前途,沒有謀生能力,將來的人生會十分悲慘。

(二)以偏概全﹕對於少數或只發生一次的意外的傳言或聽聞,老是覺得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例如網上有人傳出買不到米丶廁紙,就覺得自己也缺乏米丶廁紙等物資用品,就算家中仍有存貨,也要去搶購。

 (三)非黑即白﹕把自己僵化在自我規範的思維之中,不能以開放的態度和彈性去留意跟自身矛盾的觀點,看所有的事情只有絕對的「對」或絕對的「錯」兩種選擇;並堅持不是「全好」,就是「全壞」的立場,沒有了中間的立場;例如朋友今天沒有回覆我的留言,她一定是不喜歡我、討厭我,不想跟我做朋友了。

如何察覺和面對?既然許多「問題」是自己「想」出來,我們便要學習去察覺並發現這些偏離現實的情境,而且缺乏彈性,充滿「絕對」與「必須」,導致個人失去看見其他可能性的空間思考模式。「這些空間思考模式是怎樣來的?是成長中的經驗?是社會的價值觀?別人的看法?」透過這些思考練習,我們會理解多了自己的思考模式,之後就嘗試在當中增加一些彈性,減低部分絕對性或災難性的看法,用比較立體的角度去思考不同的事情,這過程需要一點一滴積累下來。

我們要學習活在當下,就是接納現在這個不確定或不完美,並珍惜現在的所有。正面的經驗就是尋找過往自己在這些非理性思維後的正面經歷,你會自豪發現自己曾經怎樣經過和戰勝它。一家人一起分享自己或別人走過的艱難經歷、內心的害怕,以及如何踏出或勇敢的「搏戰」,上帝又是怎樣陪伴我們經過每一處…,這些都會成為我們及子女的成長動力和能力,更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挑戰。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尋找自己的情緒反應模式(一)

疫情好像已經漸漸褪去,大部分的學生已經逐漸返回學校的校園生活。當見到不同的父母時,有些會說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因為不用費煞思量地安排孩子們的時間;有些會覺得真可惜,不能再以輕鬆愉快、沒有壓力的心情,去繼續享受那以往難得的親子時間;又有些父母會擔心,孩子們只剩下那麼少時間返學,是否可以追得返停學今年的課程呢?是否應該要用整個暑假來補習呢?其實,為何面對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會有那麼不同的情緒反應呢?繼而再引致不同的行為回應呢?

自動情緒反應模式

我們的情緒反應通常是個人在早年成長生活中建立起來的反應模式,這些反應模式與目前的生活未必相關。舉例說,一個爸爸的教養方式,常常都會提高聲量地責罵子女,那子女成長後,很多時在面對一些提高聲量說話的人,就算那人不是在責罵他,就算他在成人的生活中,並不是面對甚麼虐待或威嚇的狀況,都會容易自我激發起一種極端強烈情緒反應,甚至以一些不理性的行為回應,而這個反應過激的情緒模式,已成為他的神經系統早年所編排的情緒反應之一。反之,正向情緒模式也是可以以同樣的方式設定在神經系統中的情緒反應。舉例說,父母能常常以感恩、欣賞或愉悅的心情去面對周圍的事與物,或在突發的事情時,都能以較平穩的心情去面對及處理時,孩子們在面對焦慮或壓力時,都會較容易以平穩的心情去處理事情。

如何改變

那麼,若我已經從小就輸入了這些舊有的情緒反應模式,是否便不能改變呢?事實是不容易,但也不是一定改變不到,首先我們要從檢視及覺察自己的情緒開始,當發現自己有這樣的情緒時,便去承認這些情緒,尋找它為何會出現,看看是否因為一些事情令自己失望、落差?還是因為沒有能力控制到結果,產生的不安全感而引致的情緒波動?繼而再想如何面對和處理,例如面對孩子們呈分試時產生很大的擔心和焦慮,首先我們要對自己作出檢視及覺察—(1)生理上﹕自己是否受到影響,例如睡得不好、心悸、多夢、食欲不振;(2)心理上﹕自己是否常常有很多負面思想環繞著自己,甚至乎一些應該是開心的事情都不能令自己開心或提起興趣,又或是想方設法去逃避等;繼而要承認這些情緒,尋找它為何會出現?原來自己很擔心孩子考不好分數,便不能有好學校收,若去了較差的學校便會沒有前途,可能會學壞、會吸毒,又可能會被人欺凌、被人打等等。

面對和處理

我們自己為何會有以上的恐懼和非理性思維出現?誰人告訴我較差的學校便一定會沒有前途、會學壞、會被人欺凌?可能是某時曾經發生過,但是否等於一定會再出現?又或是自己在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令自己產生這種種的焦慮?(待續)( 筆者會在下一篇再詳談如何去面對處理非理性思維。然而,也想鼓勵大家想想自己在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是怎樣的?)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