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白色謊言(white lie)

人對絕症都有一個恐懼,因為它是「絕」症,是無可救藥,不能醫治的。但甚麼是「絕」症? 隨著時代變遷和醫藥發展的進步,被視為所謂的「絕」症也有所不同,例如一百年前,大痲瘋、瘧疾、肺癆等是「絕」症,但在今天,醫學上斷定的「絕」症愈來愈少,癌症也不再屬「絕」症。至於許多的病症,如腦科的柏金森症、亨丁頓舞蹈症、霍金的漸凍症等,雖然無藥可救,不能痊癒,但仍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作治療,藉以幫助、減輕病者及家屬的痛苦和困難,所以並不「絕」。話說回來,衰老、死亡又何嘗不是無藥可救,不能痊癒?所謂真正的「絕」症,相信莫過於令人絕望的「心死」!

150年前的人,一般對癌症沒有認識,亦不能醫治,所以患上者必死無疑。但隨著醫學常識的增加,人們開始認識到癌症的可怕,也見過癌症轉移至骨而引起的劇痛、骨折等情況,漸漸出現「聞癌破膽」之負面心態。

 今天仍有一群的老人家,如老婆婆,怕癌症過於怕死,故作兒女,遇上「癌」事,就會盡力隱瞞之。其實,這不但是一個謊言,而且是一個莫大的錯誤,因為她們雖然認識不深,但卻能觀察和體驗到身邊親友的態度變化,隱約感覺將有大事發生之氣息。若兒女不肯坦誠相告,甚至與親友群起欺騙和隱瞞,以致老人家胡思亂想,實在會為身病之外重加心病。

 正確的態度應是漸進的教育、開導、解釋去讓老人家明白,現代醫學昌明,今天沒有「絕」症,連癌症都可以治療,甚至可以痊癒,之後在適當時候才告知她患癌的真相。親友的關懷、病者開朗的心境,醫治起來會是事半功倍。

 至於另一極端,即有識見、主意和決策的「強人」家長,或是凡事親力親為、計劃執行,如陳先生般的人,卻不能隱瞞,也無可隱瞞,因為對方覺察很快,所以應及早點解說,盡量列出治療方式,讓他能夠參與治療的流程,與醫生合作;另方面,他也可安排自己家庭、事業,甚至自己的喪事。待一切安排好,就能與家人一同坦然面對癌症的治療。當然,也有病人明白之後,知道未來程序的可能性,因著種種原因,如害怕痛苦、醫藥費貴,或怕連累兒女等,而選擇自行了結的。總的來說,若親人能與醫生合作、與病人同行,可減輕病者的痛苦,讓其維持健康心理、珍惜自己餘下的年日和與家人相聚的時光,這樣,癌就不再是絕症了。有信仰的基督徒,知道死後何去何從,更能視死如歸,因為明白一覺醒來,已是息去勞苦,脫下病痛,安然在天家了。

 「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啊!你的毒哪裡?哥林多前書15﹕55

  雷同德醫生
「醫、法、理、情」

2018June_19_MED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幫助孩子自發作改變

summer最近,我分別接見了兩個8歲及13歲的男孩,他們都持著同一肯定的看法﹕「我不會選擇將真心話告知父母。」那個8歲的小男孩說,每次下課後,被媽媽問及學了甚麼時,自己一定會回答﹕「好開心!」「學了應該學的事,例如專心。」但他卻坦誠自己每次也是胡亂說的,因不想被媽媽責打,尤其當發現媽買了新的「藤條」。」

另一個13歲男孩告訴我,媽媽幫他報了興趣班,他每次也會準時出門上課,「你知道我去了那裡嗎?」他向我講出真相﹕「我去了那上課地方附近遊蕩,直至差不多時間就回家。」當我看到他的不安表情時,便了解這選擇定是用了很大的力氣。「我不想去上課的原因不是想偷懶,而是因著內心的恐懼,我怕自己是最差的一個,害怕不能融入這群體而成了邊緣人。」

以上兩個男孩嘗試隱瞞真相,拒絕與父母分享,主因是反映他們因一些自以為解決不到的困難,或遇挫折時,在未有足夠的靈活性和應對能力下,內心容易感到慚愧的負面情緒,即是相互比較後產生自卑,這些小孩容易選擇去打機而逃避不想見人。因此,父母要做的不是嘗試去揭穿他們,而是自我反省如何幫助孩子先建立「願意去作」的自豪感。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家庭教育不是單方面的改變,而應是一家人經常反省、承認錯誤、尋求力量去重建那份不彼此指責,互相欣賞改進和有耐心培養的情緒路徑,例如彼此用緩慢及溫和聲線勸勉,享受到温情規勸等。人在獲得被尊重、被了解及支持下,一定會隨之作出更多自發性的個人改變。

「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 ,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饒恕了你們一樣。」弗431-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