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早知如此」現象

陳先生投資了一隻科技股票,購買時曾經考慮了很久,但是看見隔鄰及其他好友也都選購,於是把一筆不少的款項購入了這隻新股。可惜過了兩、三個月,這隻股票股價不但不升,反而下跌了兩成有多。當他跟其他朋友分享這錯誤投資的時候,大家其實早已聽過專家指出這隻新股的問題,甚至有警告要小心分析。陳先生非常懊悔,心裡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其實陳先生或其朋友是否真的未卜先知呢?答案大多是否定的。但為何很多人真的覺得「其實我早已經知道了」呢?

預知能力,又稱「先見之明」(foresight),是一種能預測未來會發生某情況的本事。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它是指一種認知技巧,能夠分析各種情況,特別是隨著時間(過去及現在)轉變的資料或數據,推算出未來會出現的現象或結果。例如很多有經驗的經濟分析員,藉著經驗及智慧,再利用科學分析工具,頗能預計股票價格升降。但由於股票市場實在有太多未明朗的干擾因素,故很難準確或有絕對把握預測結果。最成功的分析員也會因突發事情而大大出錯(俗稱「跌眼鏡」)。故此,很多有經驗的財經專家為了保持自己的聲譽,都會為自己鋪排後路,說自己的預測僅為參考作用而已,或者加上很多沒有人能夠達到的先決條件。

有研究指出,自己越有需要,便越容易相信他人的「先見」。例如我告訴你,你將會在一個月內有雙倍收入。如果你真的缺錢(例如欠債),你會更容易相信我這預言。這又可以解釋為何在危難之下,民眾很喜歡去求神問卜,求神仙指導。其實大部分預測只是一種或然率,即成功及失敗都會有不同的可能性出現。但是對跟隨預言的人,就只認為有準與不準兩個可能。

在各樣的事情上,最難未卜先知的就是人的心思意念及其感情與行為。在越戰期間,美國國防部長麥拿馬拉(McNamara)經常參考堆積如山的戰爭數據,來指揮用兵策略。但五角大樓(Pentagon)的特別行動組負責人Lansdale告訴他,缺少了一樣重要東西。麥拿馬拉問是什麼?答案就是「越南人民的感受」。

不少信徒很喜歡知道何時是世界末日,讓自己好作準備。雖然耶穌無所不知,包括他將會受死的情況。但他只是描述末世的情況,好叫世人警醒及常作準備。反而他告訴門徒:「至於那日子和時間,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天使和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馬可福音13:32)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醫、法、理、情」之  虐兒個案    

我們對任何與「虐待」有關的行為都應該持「零」容忍的態度。但問題卻是在社會制度不斷改變之下,尤其是在「管教」兒女的概念與方法,何謂「虐」兒?在我們的個案中,張伯是一位退休的中文老師,飽受中國先賢之薰陶,努力建立了一個典型「嚴父慈母」的小康家庭,並在教子時施以適當體罰,持有「玉不琢不成器」、「棒頭出孝子」之信念。

問題出在處理方面,當小孫兒不小心打破了古董花瓶,張伯採用了輕輕的體罰與教導教訓了小孫兒,令他哭著回家。事情本應就此完結,但媳婦有些微言,而孩子所屬的國際學校更因此上門查問,大家了解實情後覺得問題不大。可是,從此以後,家公和媳婦之間產生了張力,張伯見小孫子的機會愈來愈少!

上期我們已指出,根據香港社會福利署的指引,虐待兒童的定義是對18歲以下人士作出危害或損害其身/心健康發展的行為,或因不作出某行為以致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受危害或損害。原則上這是正確的指引。問題仍然在「甚麼才構成不當損害性的行為?」「怎樣才是合適的『管教』?」「父母與兒媳在這議題上怎樣才有共識?」

我們贊成父母/祖父母對兒女/孫子該有管教之責任,但這管教一定要合情、合理與合法。首先情理兼備該是首要,管教應該「合理」合宜地「管」,按事件的輕重分配懲治的多與少,又要按犯者的年齡與認知的能力而異。心理學家 (Lawrence Kohlberg) 的研究結果告訴我們﹕在倫理道德成長的進程中,賞罰分明是孩童學習好壞正負的途徑。因此著名的基督徒心理學家James Dobson以「管與教」(Dare to Discipline) 作為他管教兒女之基石。但管教卻要「合情」﹕即以愛為本為法地「教」,目的是讓受管教者在愛中學習與成長,並不是以「懲罰」為旨。在現代心理學的理念,孩子個人成長的關鍵在乎他/她自我形象的建立,而適切合情合理的管與教便能造成健康的自尊與自信。

「合法」的管教卻因時代在不同的文化與地方和處境而需要有所調整。昔日中國以「玉不琢不成器」、「棒頭出孝子」之信念(其實在以前西方社會也是),作管教的基礎支持體罰與懲教等方式,而在今日的社會則需要作方法上的調校。其實這也是響應聖經的教導﹕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以弗所書64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免得他們灰心喪志。」歌羅西書321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情」
2018Aug_28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