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虐兒個案    

我們對任何與「虐待」有關的行為都應該持「零」容忍的態度。但問題卻是在社會制度不斷改變之下,尤其是在「管教」兒女的概念與方法,何謂「虐」兒?在我們的個案中,張伯是一位退休的中文老師,飽受中國先賢之薰陶,努力建立了一個典型「嚴父慈母」的小康家庭,並在教子時施以適當體罰,持有「玉不琢不成器」、「棒頭出孝子」之信念。

問題出在處理方面,當小孫兒不小心打破了古董花瓶,張伯採用了輕輕的體罰與教導教訓了小孫兒,令他哭著回家。事情本應就此完結,但媳婦有些微言,而孩子所屬的國際學校更因此上門查問,大家了解實情後覺得問題不大。可是,從此以後,家公和媳婦之間產生了張力,張伯見小孫子的機會愈來愈少!

上期我們已指出,根據香港社會福利署的指引,虐待兒童的定義是對18歲以下人士作出危害或損害其身/心健康發展的行為,或因不作出某行為以致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受危害或損害。原則上這是正確的指引。問題仍然在「甚麼才構成不當損害性的行為?」「怎樣才是合適的『管教』?」「父母與兒媳在這議題上怎樣才有共識?」

我們贊成父母/祖父母對兒女/孫子該有管教之責任,但這管教一定要合情、合理與合法。首先情理兼備該是首要,管教應該「合理」合宜地「管」,按事件的輕重分配懲治的多與少,又要按犯者的年齡與認知的能力而異。心理學家 (Lawrence Kohlberg) 的研究結果告訴我們﹕在倫理道德成長的進程中,賞罰分明是孩童學習好壞正負的途徑。因此著名的基督徒心理學家James Dobson以「管與教」(Dare to Discipline) 作為他管教兒女之基石。但管教卻要「合情」﹕即以愛為本為法地「教」,目的是讓受管教者在愛中學習與成長,並不是以「懲罰」為旨。在現代心理學的理念,孩子個人成長的關鍵在乎他/她自我形象的建立,而適切合情合理的管與教便能造成健康的自尊與自信。

「合法」的管教卻因時代在不同的文化與地方和處境而需要有所調整。昔日中國以「玉不琢不成器」、「棒頭出孝子」之信念(其實在以前西方社會也是),作管教的基礎支持體罰與懲教等方式,而在今日的社會則需要作方法上的調校。其實這也是響應聖經的教導﹕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以弗所書64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免得他們灰心喪志。」歌羅西書321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情」
2018Aug_28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