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虐兒個案

「虐待」與「管教」在字面上不難分辨,前者是帶有摧毀性,而後者目的則是建立。「虐待」往往是情緒發洩及仇恨心態所主導;而「管教」是基於責任和愛,但在現實生活中確實很難清楚界定這條界線。以「林林」這極端個案為例,深信沒有人會反對這是「虐兒」。但上文所提及張伯這個案又應如何判斷呢?再引伸出一個相關問題:「是否兒女犯了錯,家長絕不能打罵管教?」

筆者認為父母在管教兒女上,「摧毀」與「建立」之心態往往是並存的,只是兩者相對比重有所不同。須知道父母並不是聖人,仍會有情緒發洩的一刻,在極度憤怒及失望的時候,往往會不期而然地產生「摧毀」的心態,若不能自我控制及沒有家人從旁勸喻,很可能會因一時衝動而作出「虐兒」的行為。相反地,當父母能在平心靜氣的情況下,更容易以愛來建立兒女,幫助他們明白對錯,從而作出適切的改正。

所以,父母在管教兒女時,應盡量減少「摧毀」的心態,而讓心底裡對兒女的關愛彰顯出來去「建立」他們。作父母的首要是能敏銳於自己的情緒變化,而有效地管理好自己的情緒。我們的思想會直接影響情緒,而在一些情緒狀態下亦會改變我們的思維。以張伯這個案為例,他可能一直認為小孫子聰明,但自我中心強而不理會大人的勸說,所以當孫兒不聽警告在家裡亂跑玩耍,不慎打破了嫲嫲心愛的古董花瓶後,他便認定孫子「總是」過分自我、頑皮不聽話,一定要認真教訓他,才能使他銘記於心。在這種思維下,若再加上激動的情緒,那麼所謂的教訓便容易演變成「虐兒」。

其實,小朋友的天性是喜歡跑和玩耍,在興高采烈的時候,跑跑跳跳來表達快樂之情屬正常反應,他們亦不懂得甚麼古董花瓶之價值。這關鍵在於父母能否有同理心來明白小孩子的思維和心態,當父母明白多了,便能多體諒他們,心中的怒氣便會大大減少。若父母能心平氣和,全心關愛兒女,所作出的管教必不至於觸碰了「虐待」這界線。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各書119-20

小驢
「醫、法、、情」

2018Aug_21_MED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從嬰孩起建立友善的關係

2018May_23banner

很多父母分享表示,不明白為何孩子漸漸長大後,與父母輩兩代之間的交談愈見減少,曾試過主動與他們交心,可惜說不上三句便成了彼此「鬥嘴」之局面。我十分明白父母這份不知應如何做的絕望感覺,以及對為何「無偈傾」的疑問。看見有些父母在這情況下的反應,多選擇這三種行為﹕(1)選擇主動控制權,認為不應低聲下氣遷就孩子;(2)用拖延的態度,並相信「遲些就無事」;(3)無奈接受,久而久之成了情感麻木的僵化局面。這三種的模式對增進一家人感情及溝通都屬「負面因素」。

 事實上,每個小孩剛出生時,已有憂愁恐懼的負面情緒,在腦部功能中的「杏仁核」之處,是感覺處理的第一關,它不用慎思,把遭遇用1000分之16秒即刻表達愛惡,例如嬰孩感肚餓,就會立即哭及大叫來表示想吃食物等。每個嬰孩要到兩歲才學懂去信任別人,就是當他/她能經歷那穩定的固體對象(Object Consistency)持之以恆的照顧時,就會開始學識信任父母。這份延續不變的愛讓他/她能用理性證據去駁斥右額葉所製造的憂愁思想,例如﹕懷疑父母不愛自己等。

最近,我與一個兩歲的小妹妹經常相處,透過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及反應來說明,要與孩子談得來,就需從嬰孩起建立友善的關係。有一次,我看到這女嬰在發脾氣時將一隻湯匙拋向對面的大人,她的父親隨即用極嚴厲的表情及聲線來責備,並清楚地重覆一句話﹕「你唔可以拋東西,知唔知?」這年齡實在不是講大條道理的階段,需要的是阻止犯錯及防止再犯錯。這女嬰當然放聲大哭,更厲害的是,她會逐一看著不同的大人而發出哭泣聲,似乎想找一個會因著她眼淚而心軟的人來抱抱她。最後,她的計劃失敗了,當時每一個人的表情一致地展現不開心,這位年僅兩歲女嬰立即止住哭泣,因她知道不會有任何人「救她」,惟有自救,結果是道歉後繼續吃晚餐。

 這個案的處理手法未算完整,最重要的一環是,當她每吃一口飯,都看著爸爸,然後說﹕「爸爸開心!」剛才發怒的爸爸便立即展開笑容來確認她的進步;當她最後把碗中的飯菜吃完,舉起那空碗,像是得到冠軍似的快樂,於是,家中每一個大人也笑著與她握手說﹕「恭喜你!」自那天起,當她想再拋東西前,也提升了警覺性,會四周先望一望,然後想了一想,便把東西放下,因她想保持好行為並期待全部人再次向她講﹕「恭喜你!」

你們要使他們交帳的時候快快樂樂,不至於歎息;如果他們歎息,對你們就沒有好處了。」希伯來書 13:17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May_23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