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沉悶的合約居然變得有趣

在我孩童的年代,讀書成績不好及上課不守規矩,會簡單地被判定為「無心向學」、「生性頑劣」和「資質不足」。今天小孩子若在學習上表現不佳,會找專家評估,看看是否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讀寫障礙」,或其他的心理或情緒問題。可幸,有許多情況因及早介入而改善,讓小朋友仍可接受教育,在相對正常的環境下成長。

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and 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為ADHD),在學童年齡的發病率為5-9%,而本港學童的發病率與國際數字相若;而男比女的病發率為高,兩者的病發比例約為5﹕1。醫學界至今還未完全找出其成因,但相信跟腦部疾病、腦部化學傳遞或物質失去平衡,以及家族遺傳等因素有關。好一段日子以前,我們以為這些孩子到成年後,問題是會自然改善的,所以不少患者在長大有獨能力的時候決定終止藥物治療,這個做法也有道理,因為成年後只有少部分患者(百份之十五)仍有齊所有ADHD的病徵。不過,近年有愈來愈多的研究指出,有相當大比率的患者(超過一半)在成年後仍會有相關的病徵,可能影響他們的生活、工作以至人際關係。成年時還存在的問題主要是不能專心,但過度活躍和衝動就會變得較不明顯。

曾見過一位二十歲年青男士,父母帶他來求診,因為憂心他極火爆的脾氣會闖禍。事緣在求診前的一星期,他在地鐵站內與一位素不相識的中年女士,因極輕微的身體碰撞而發生劇烈爭吵,他按不住情緒,幾乎動手!結果有人報警,事情才不至於愈演愈激。事後,他感到很後悔,亦不明白自己因何會如此失控,是「唔應該更唔值得」。原來,這年青人自小已很魯莽,更不能專注做事,生活極沒有條理,永遠「記不起」答允做的事,雖然直覺他是很聰明又反應快捷的「醒目仔」,但學業成積就不成比例的差。我診斷他患有ADHD,脾氣火爆(impulsivity and emotional dysregulation)是這病的一部分。他接受藥物治療一段時間後,脾氣失控的情況減少了,在學習上的表現也明顯有進步。

另一位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患者是一名三十歲的男士,他自小就專注有困難,但卻以額外的努力完成了大學課程並成為專業人士。他解釋因為太容易分心,所以剛遇上一次輕微的交通意外,故不能不正視問題。其實,真有研究指出,ADHD的患者較一般人容易發生交通意外!開始吃藥幾星期後,他回來覆診時說自己「好好多」,我請他舉一些生活例子說明這感覺,他便告訴我:「工作上有時需要審核合約,但這些用『法律英語』(legal English)寫的又長又沉悶的文件,以前自己是沒有辦法專心睇晒的,但最近,我發覺有D合約的細節原來『都幾有趣』!」

「日落的時候,不論害甚麼病的人,都被帶到耶穌那裡;他一一為他們按手,醫好他們。」〈路加福音4﹕40〉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專注力不足孩子的遊戲治療

很多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 (Attention Deficit and / 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小朋友的家長感到很無助和沮喪,明明已服藥,也在接受執行功能的訓練,卻無奈小朋友的情緒仍然很差,經常在沒有預警下發很大的脾氣。

是的,藥物可以調整多巴胺遞輸蛋白質過度分泌問題;而執行功能訓練可以從學習模式,加強覺察自己的行為以作出修正,這都是很基本的治療模式,兩者均有助於解決基本問題(Primary problem)。可是,家長們或許沒有察覺,小朋友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因著別人的評價已衍生了次級問題 (secondary problem)。「你不要隨意動來動去啦!」「你又漏拿東西呀?我都提醒咗你好多次囉!」「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先啦,唔好理會其他的啦!」「老師又投訴你抄漏功課喇!」以上的例子,每天都頻密地出現在小朋友的生活中,說話者的內容和語氣,帶著的否定、失望、憤怒和沮喪的感覺,漸漸成為小朋友對自己的評價。

「人人都是如此說我的了!」「我自己都唔想架,但又不記得!」「成日都係收拾收拾又收拾!」他們出現的情緒行為,例如發脾氣、摔東西、拖延等等,其實都是一種吶喊,反映出他們的無望和憤怒。他們每時每刻都要滿足別人的要求,卻失去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遊戲治療的過程中,ADHD 孩子會獲得最少三種寶貝的經歷﹕首先,遊戲治療師會以孩子為主導,意即﹕他們愛玩甚麼便玩甚麼。相對於平日只能遵守別人的規則而言,這是一種莫大的、自主的空間。為著這份自由,他們會很興奮。其二,是獲得遊戲治療師無條件的接納,在整個遊戲過程中沒有對和錯的批判;同時,治療師會隨著他們遊戲的方式,描述他們展現的情緒,讓平日不自覺的情緒充份被看見,例如他們可以拿著恐龍和昆蟲,咬牙切齒地對打,發出巨大的聲音。治療師會說﹕「佢地好憤怒呀!憤怒到好大聲地叫呀!」這種在平日不被容許的行為,立即被承接,並獲得被看見的感覺。其三,小朋友在遊戲的過程中,會因著治療師細緻的描述而發現自己良好的本質。例如:「你好鍾意車呀!拿完一架又一架!」那是他們持續專注的一種表現;「你好細心,輕手輕腳地將BB放低在張床上!」小朋友會發現自己有溫柔細心的一面;「你好記得那些玩具放的位置呀,放得好整齊!」反映他們有良好的記憶力和組織力;「嘩,好特別呀!原來架飛機可以飛入海又飛出來!」小朋友會發現自己的創意被欣賞。

筆者覺得ADHD小朋友本質和其他小朋友沒有分別,他們需要認同而非批判,他們要發現自己良好的質素,而非反覆看到自己不濟的能力。

「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哥林多後書12﹕9〉

  陳小碧
遊戲治療師
個人及家庭治療師

2019_Sept_11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