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學習與自己做好朋友

有些家長發現孩子的行為及心智竟然一年比一年大倒退,為此感到焦慮,更擔心孩子的能力不足以迎接嚴峻的成長考驗。的確,一個人的成長程度反映內心到底想不想長大;孩子是否明白長大或不想長大的原因;在哪方面不想長大…。我建議可從孩子如何應付妒忌的心理狀態,尤其當面對競爭對手所產生的猜疑及恐懼程度,或弟妹出生後的厭惡感程度,便知曉孩子對個人的自尊及自我能力的高低程度。

曾接見過好多長子/長女,起初交談的首15分鐘應對得頭頭是道,給人有很強的責任感、領導風範、處事謹慎的良好形象。但當被問及對各家人有何欣賞和提及到自己的弟妹,立即變得面目猙獰,隨後邊投訴邊大哭起來。這個五年級的女孩分享說﹕「自從弟弟出世後,我就成為常被父母忽略的人,更失去了父母的愛,例如媽媽每次買食物回家,我發現當中三類都係弟弟喜歡食的,只有一類屬於我的最愛。於是,我返回睡房大被蓋頭哭泣,但又不能被父母知道,因他們會認為我作為大家姐是個喊包女,是無好榜樣及好無用的人。」「感到你作為大家姐的角色很辛苦呢,那該如何令自己心情好一點?」「我曾經替父母想了一些理由來證明他們不是不愛我的,例如媽媽可能假扮買少了食物,其實想給我一點驚喜;或者父母工作太忙,頭腦要記太多事而心煩;又或媽媽多生一個人在家中而記憶開始混亂,將我的喜歡成為了弟弟的喜歡吧。我有時會刻意打弟弟及捉弄他,以發洩自己不快樂的情緒。」

「首先很欣賞你能估計不同的可能性原因,而不是固執地認定自己的不快樂全是父母的錯。但有沒有想過弟弟在沒有開罪你之時,卻因你發洩情緒而被捉弄,他也會感到無奈和不快樂的,這對弟弟公平嗎?他可能也想過不想做弟弟的角色而常給你欺負,但他的出世也同你一樣,無得選擇。所以,你要學習嘗試與你的不舒服感共處一陣子,或許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新體會。」

當你羨慕(或妒忌)別人時,其實在反映你的成長程度。正如上述提及的例子有關兄弟姊妹間競爭,最後局限了彼此的成長程度。無論是哪一方,他們漸漸地忘記自己所擁有的獨特而失自信,如無自信的人多源於恐懼,怕不被接納,怕自己的形象被扣分。因此,我建議學生們要先找回「自我合拍」的狀態,就是學習與自己做好朋友、在不確定中學看好自己、減少對自己及別人的批評,因為我相信在這世上是找不到不愛自己的理由吧!

「不可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馬書122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Nov_28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鼓勵孩子自發地去做事

大部分的家長也認為自己的孩子不夠勤力,甚至可用一個「懶」字來形容這一代的孩子,例如懶得去做、懶得去問、懶得去食、甚至懶得去睡。這個問題應從何入手去理解他們不常立即行動的真正原因?究竟他們以懶示人的心理動力又是甚麼呢?讓我從訪問孩子對此題目的看法可稍作演繹。不過,有早期因素是有跡可尋,就是如果孩子從小已被家長常對他們的行為常作肯定說﹕「你做得好好呀!」,那小孩便有向高難度作挑戰的自信,並建立更高自我價值觀的要求。這類小孩長大後也不需靠人來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而且與人交談心得時不會因怕被人批評而感到不安。

這個中一的女孩分享說﹕「我認為自己是勁懶,因我常面對艱難的學習內容更不想有勤力的念頭,所以選擇逃避而去打機。但我卻自願選擇參加四種不同的興趣班和有三科補習班,只要我喜歡,就會有想追求學習的動力。」一個小四的女孩說﹕「如根據爸媽的定義,即放學後先把功課做完後才去玩,那我就是一個超懶的人,因為返了整日學會感到疲累,所以好想玩一會兒,輕鬆一下之後才把餘下的功課完成。其實我也想盡快做完,因為會因此得到媽咪的獎勵。」那個小六的女孩說﹕「我自認懶惰,明知自己應做的事也沒有先去做,反而選擇坐在房間發呆,才有沉悶的感覺。知道自己太愛睡覺而給人有懶洋洋的印象,但事實不是這樣的,我會去游泳來減少這懶的感覺,可惜父母不明白,訴說我放太多時間去游泳。」我發現這些懂得自評並承認有懶惰展現的孩子們,非是一個不完全努力的人,反之是想找到一個值得自己全情投入及專注去做的事,因他們背後都有著一個屬於自己值得熱切追求成功的野心。

如果家長與孩子能以理性及探索的角度一起對問題作討論,我相信每個孩子也會喜歡在這種平等關係上一起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此外,我反省到人何時會願意自發地去做事,就是當他/她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並在進程中尋著意義,就是這份好感覺成為在任何誘惑下,也可繼續推動自己堅持下去的最佳理由。

「我們深願你們各人都表現同樣的熱誠,一直到底,使你們的盼望可以完全實現, 並且不要懶惰,卻要效法那些憑著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希伯來書611-1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Oct24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正面態度調整負面經驗

171220

最近,在所接見的學生群中,大部分遇到安全感問題所困擾。小學生大多告訴我不明白為何父母總是欣賞別人的孩子也看不到自己的進步;中學生就表示被所愛的朋友、所追求的對象不被接納而產生憂愁及嫉妒。但他們最終給問題一個歸因,就是自己是一個不可愛的人。其實,在家庭中,母親應是孩子們在情感挫折時的避難所,給予安全感和繼續前行的勇氣。而父親則要保持與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們多交流,因父親的欣賞會讓他們得到情感滿足,樹立一個健康異性的榜樣。因為那些完全沒有異性交往的少年人會出現社會性發展遲滯和過度依賴父母的徵兆,缺乏安全感。

一個有安全感基礎成長下的小孩,自兩歲的關鍵期起便能觀察得到,例如當小孩子知道父母離開一會也不會哭,因相信會好快再次見面,而最後父母真的守承諾回來擁抱孩子。當然,如從小並無這信任關係基礎的建立,那就需要靠後期常保持穩定的一致性行為,及多重的思維辯論,來擊敗內在不住自我控訴的那個自己。我每次與這類自我否定的學生在完結對談前,我也會鼓勵他們學習與自己的不足夠和解(重新學習與人溝通能力)、回想自己是一個幸運兒(因愈覺得自己缺乏的人,愈無力對別人好)。

我常提醒自己一個助人的人常要作自我察覺來保持對生活的彈性度和愉悅。因為我要讓對方的眼睛看見從自己的不幸遭遇中來找到助力,以正面的態度去調整這次負面的經驗。這目的是激勵對方為這遭遇來增強一份內在的警覺力,(因不舒服的感覺是有助再一次認識自己的價值觀,並認清雖然不能改變事實,但卻可改變自己的態度,例如為何一定要取100分才是最滿足,就算取到100分又是否代表最好?)但是,卻不致於過度,因易造成深刻的陰影。

「如果我們遭遇患難,那是要使你們得著安慰,得著拯救;如果我們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林後1: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