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孫女離世(四)

陳伯自從愛妻早年意外離世,便將一切寄望在兒孫身上。但好景不常,他深愛的孫女又不幸因病離世,因此他痛不欲生,陷入了沉重的哀傷。他的哀傷並不單停留在事發之後一段短的時間,而是不斷持續。他的「哀傷期」的階段不能像一般的情況那般 — 由深深的傷痛進到重建新生的康復期,故此他積累成病患上了「複雜性哀傷」(Complicated Grief) 。「複雜性哀傷」的徵狀包括感覺孤單或隔離、覺得沒有死者便無法繼續生活下去。「複雜的悲傷」可以產生併發症如抑鬱、焦慮、創傷後遺、自殺、藥物濫用等。

陳伯孫女因病離世是他最後無法承受的打擊,因為他一切的盼望都放在愛孫的身上。雖然他兒子和媳婦都是基督徒,但他們和教友的安慰卻不能彌補痛失孫女之苦,反而令他質疑神的慈愛與公義。近日陳伯不時自言自語,顯然已陷入自己虛擬世界,脫離了現實。他似患上抑鬱症,因已有輕生念頭,絕對不容掉以輕心。

治療主要分為藥物和心理治療。藥物方面,上期我們專業的精神科醫師同工已指出有初步研究支持血清素的療效,有助減低並且舒緩抑鬱徵狀。若陳伯長期在「複雜性哀傷」,而悲傷痛苦揮之不去,藥物治療必先執行,否則心理治療只會是事倍功半。

心理治療先要從哀傷輔導 (Grief counselling)開始。我們往往錯誤地認為哀傷(grieving) 只需一段短時間,但其實有些人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脫離哀傷,尤其是失去的我們的至愛,哀傷期可由數星期到數月不等,視乎他們關係的深淺。複雜性悲傷心理治療 (Complicated Grief Therapy) 可以運用不同的輔導模式:當事人心理治療(client-centred therapy)、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完型治療法(Gestalt therapy) 和不同存在意義治療法(existential meaning therapy) 等。當事人治療師可以用深度的同理心幫助哀傷者得到肯定與安慰;而認知行為治療師可以幫助當事人明白他情緒背後的心結(例如陳伯深層的期望與需要);有時哀傷者心底與死者有不少未盡的話、未了的事、和未成的願等,完型治療法有效於協助他說出未盡的話、完成未了的事、還未成的願(例如利用空椅子的方法) 。若能幫助哀傷者看到黑暗中的曙光、黑夜後便是黎明,他能脫離哀傷的機會便更好。基督信仰便能幫助人明白人生老病死之苦有更深的意義與盼望。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孫女離世 (三)

喪親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接二連三的喪親,更加是苦不堪言。故事中的陳伯,不單早年喪妻,如今又痛失小孫女,這個沉重的打擊,實在令他很難適應。陳伯的悲傷已超越了正常的情況,他可能是患上「複雜的悲傷」 (Complicated Grief),我們可從精神醫學方面去分析。

「複雜的悲傷」的徵狀包括﹕過度專注喪親之痛、強烈的渴望或思念逝者、強烈的悲傷和痛苦、難以接受喪親的事實;總是想著死者和死亡的環境情節、感到麻木、抽離、苦澀或憤怒;逃避一切勾起喪親的事物、過度自責、想藉著死亡與死者團聚;對人失去信任、感覺孤單或隔離、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沒有死者便無法繼續生活下去;失去興趣、無法享受生活、不能正常的作息、不願意與人接觸、很難為將來計劃打算等等。

雖然目前尚未知道導致「複雜的悲傷」的原因, 但有研究顯示,意外或突發死亡、 自殺、缺乏社交支持、童年創傷、與死者屬於依賴的關係、缺乏適應力的人士較容易患上此症。「複雜的悲傷」不但會影響身體,心理和社交, 若沒有及時接受適當的治療,還可以產生併發症如抑鬱、焦慮、創傷後遺、自殺、藥物濫用, 甚至增加患上心臟疾病,癌症和高血壓的機會。因此,陳伯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儘快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

治療主要分為藥物和心理治療。藥物方面, 有初步研究支持血清素的療效,有助減低並且舒緩抑鬱徵狀。心理治療方面,複雜性悲傷心理治療 (Complicated Grief Therapy) 和認知行為治療可以幫助了解和處理情緒,提高適應能力,減少責備和內疚的感覺。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孫女離世(二)

陳伯是一個熱愛家庭之人,幸福快樂的家庭生活是他人生最重要的願望。

可惜他的太太不幸於早年突然意外喪生,他唯有以養育兒子為人生目標。及至兒子長大、成家立室,且有可愛孫女,陳伯的「幸福人生」夢想終於實現。但不久,他所疼愛的孫女又因病離世,這第二次的打擊,對陳伯來說實在難以接受。他沉於重重的哀傷之中,甚至患上了「複雜性哀傷」(Complicated Grief) 。

每當親人離世,尤其是關係密切的親人,我們都會經歷一段「哀傷期」,這期間包括有以下的階段:1.) 接受親人離開的事實; 2.) 容許自己去經歷「失去」的痛苦;3.) 適應這親人不再存在的新現實;4.) 建立新的關係。在正常情況下,哀傷的痛苦感覺和相關的徵狀會隨著時間而淡化和消失。然而,患上了「複雜性哀傷」的人,則會停留在「哀傷期」的前部分,相關的徵狀也會愈來愈嚴重。

陳伯不能接受為自己帶來許多喜樂時光的孫女已離開現實,他寧願選擇活在自設的理想虛幻世界中。在這世界,他可以繼續實踐他人生的夢想,即保護這小孫女,讓她遠離人世間的苦難。這個虛幻世界使陳伯愈來愈脫離現實環境,他關閉自己,不願去參與/投入外面的現實世界,嚴重影響他的家庭生活、社交、心理狀態,以及整體身體健康。

陳伯需要接受治療,藥物可以幫助穩定他的情緒,但最重要還是心理輔導,即帶領陳伯回到現實當中,他必需明白經歷痛苦是人生的部分,只要重建信心,在孝順的兒媳陪伴之下,便會無懼地去接受孫女離世的事實;他也可以重新選擇人生的目標,去愛和開放自己,加倍愛護眼前的家人,享受當下的生活和世界;

陳伯更要堅守一個健康生活的習慣,包括飲食、睡眠、運動、娛樂、社交等,盡量與現實生活連接,以致能夠縮減他沉於虛幻世界的時間。在這些方面,家人的鼓勵、陪伴、支持是十分重要。

現在的陳伯很可能不願意離開他這自設的「保護罩」,也不會承認自己「有問題」,所以約見他所熟識和信任的家庭醫生,是一個可行的辦法。醫生的關心慰問,在健康生活習慣方面的鼓勵和專業指引,都可使他慢慢開放內心世界,踏上治療的旅程。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孫女離世(一)

陳伯一生勤奮節儉,痛愛妻兒,惟太太不幸於三十多年前因交通意外突然離世,留下兒子給陳伯獨力撫養。陳伯把喪妻之苦痛收藏起來,專心養育兒子,他從不奢望兒子大富大貴,只希望他平安長大成人,成家立室,一家人生活安穩快樂便是了。

兒子結婚當天,陳伯悲喜交雜,感動得整天流淚,好像把過去幾十年壓抑著的情緒全都抒發出來,巴不得能牽著太太的手見證兒子的婚禮。兒子和媳婦婚後非常孝順,經常陪伴陳伯左右,還生了小女兒,活潑可愛,是陳伯的心肝寶貝。

小孫女有一次身體不適,以為是患上感冒,但經過連番檢查,終被證實患上急性血癌,在數月後不幸離世。陳伯和兒媳都崩潰了,每天以涙洗面,痛不欲生。兒子和媳婦都是基督徒,有很多教友安慰和鼓勵,幫助他們慢慢度過哀傷,回復正常生活。陳伯沒有宗教信仰,但不反對任何宗教,認為自己一生行善積德,問心無愧,無需要加入任何宗教。他對兒媳的教友之關心都非常感激,但卻不能彌補痛失孫女之苦,還不時憤慨上帝為甚麼要奪取他所疼愛的孫女之生命,「這是一位慈愛上帝之作為嗎?」

從此,陳伯的性情發生很大的轉變﹕憤世嫉俗,經常批判別人,思想很負面,疑心十分重,容易感到被冒犯,常與人衝突。他極抗拒別人提起孫女之死,在他的意識裡,孫女並沒有離世,只不過是遠離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進入他的內心深處與他緊緊相連;小孫女是何等純潔無瑕,這個世界不配有她。陳伯自我承諾必然會一生一世保護孫女,使她遠離世間的痛苦。

近日,陳伯不時自言自語,對著空氣有講有笑,心情時好時壞,低落時曾有輕生念頭。孫女距今已離世一年有多,陳伯仍不願意收拾她的遺物,反而不斷加添了許多孫女過去所喜愛的衣服和玩具,放在她的房間內;甚至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這房間度過。

兒子很擔心陳伯的精神心理狀況,希望他能接受詳細的精神心理評估。但陳伯堅決反對,認為兒子冒犯他是一名瘋子,痛駡了兒子一頓。兒子只好向相熟的家庭醫生諮詢在這階段應如何幫助陳伯。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