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之感性與理性的平衡

在家庭中,每個人也是一個有其獨特性的自由個體,但假若人不懂得運用自由,那就好易成了不同程度的任性展現。在家長身上最常見的,是認為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決定也是最好,因為了孩子甚至是讓整個家庭活得更美好;而在孩子身上最常表達的,是為何大人有得選而我們就無得選,感到十分不公平。問題的核心在於不是去討論誰應持有這份自由權,而是我們如何妥善地運用這份寶貴的自由去選擇當行的路。因此,當我向家長們提供解決孩子的行為問題的方案作參考前,必定會指出首要的條件,即你是否願意放下堅執,大膽地批評自己以往一直可能錯信的謬誤,例如有些家長認為「不批評子女會使子女自高自大」。但是,我卻讓家長反省如果子女先得到能力上的肯定,自然就不需要自大,因為當子女收到負面評語時,會不知不覺地形成「二進制想法」,即負上加負的想法,例如:這代表我不聽話、我懶、我反叛、我不專心、我不會成材。因此,家長應做的是減少講令子女洩氣的話:「你要在⋯進步。」因這句話假設了對方是低表現,而可改說為:「你未用好的是⋯」,這説法是假設每個人都擁有具高潛質的資產,只是未被發揮出來。

前天,我與一位媽媽和她的母親(外祖母)有一段值得令我們反省的對話:「不明白女兒常責罵我寵壞孫兒,每當她一放工回家,看到我在超市稍為多買日用品,便在孩子面前破口大罵我,我雖是難過,但卻明白她教書真的好大壓力。」「我知道罵媽媽是不好,但我成個人都好煩,我懷疑自己有家族性遺傳情緒病,註定一遇到不順眼,脾氣就發作,這也導致自己無精力教孩子,見到他們已感好煩,所以我承認推了教養孩童的責任給媽媽。」「聽完你們各自表達的心聲後,我很想問,你們當中誰是真正的案主?即誰應來接受輔導?」過了一陣子也沒有人發聲,我接著對那媽媽說:「我知道你心中早已有答案,對嗎?只是你一直不敢去面對問題,明知工作的重擔過於自己身體所能承受的,仍要繼續下去,你其實不夠勇氣去回應內心的需要,即對選擇及割捨存在著恐懼,是嗎?」她流著眼淚點點頭說﹕「我好像已習慣了這種忙亂狀態,我已把自己忘記了很久。」

當人面對問題是一次很好的成長機會,是值得你花時間停下來去澄清及梳理當中的,對自己的真意。我與人同行的原則是同理心要適量,但不能過大,即可想像對方的感受和遭遇,但不等於要認同對方的看法。我提醒自己在助人自助的歷程中需建立感性的同情(給予對方舒緩的空間)的同時,也應與理性批判(喚起對方反思及反建議)之間作適當的平衡。

「我這個人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使我死亡的身體呢?感謝 神,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馬書7﹕24-25上〉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Sept_18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放下表面或主觀的判斷

在我接見無數的家長群中,發現當他們解讀孩子的差劣行為時,也將此歸咎和後悔自己在孩子的早期階段,沒有執行家長的管教權力,導致孩子有情緒失控情況。因此,家長認為應執行管教權,要孩子服從嚴厲式的教育,那就可以防止他們有公主病或王子病的行為傾向,但如果你真的認同這想法,那你就易於跌入一種思維謬誤。事實上,我認為釀成家庭撕裂的問題,在於家庭中每個人也應被看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即有自己指定的生活方式,例如家長要管教孩子,因為他們認為孩子「年紀還小」;但與此同時,孩子卻認為「我已長大了」,所以應該有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於是,一家人在沒有坦承的溝通關係下,選擇活在各自各的世界中,雙方也不打算讓步而只希望對方能接受自己的生活方式。

每當個別與孩子和家長們探討他們各自的心事時,我有很大的感觸,那就是我們常以為自己知道對方的真正感受和需要而一廂情願地付出愛,結果吃力不討好至兩敗俱傷。其實,別以為一家人就應該是彼此了解的,因我們對彼此的認知也不經意地出現偏差,例如當我們談及親友的孩子總會說他們的好,但當我們談及自己的家人總會指出他們的不好。這當中有兩個原因,就是自己不知道別人家庭的不好,或就算知道但不想說起。久而久之,我們就會相信自己所說的是真的,那就選擇去相信自己的家庭比不上別人那麼幸福。

我相信每個孩子也有其應付困難的能力,但他們往往卻迷失於父母如何演繹他們的潛力。因此,當家長能用謙卑的態度去承認自己對對方的處事態度和行為背後的動機,確是有限或了解不足時,一家人才能有機會放下那些只按表面或個人主觀的判斷,來解讀對方的習慣,從而解除彼此誤解的枷鎖。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拉太書6﹕7〉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ne_12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