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捨嬰救母

20.9.2017 B

「捨嬰救母」還是「捨母救嬰」?相信這是母嬰孰輕孰重「二救一」的選擇!

從另一方面看,選擇決定者,究竟是母親或父親?還是長輩、醫生、律師或社會?相信不同的社會、文化、習俗,對選擇權都可以產生決定性的影響,這與未出生的嬰兒,以及作為女性的母親於當地的社會地位和價值是息息相關。

今天,在大多數的社會中,若母親是清醒,無其他疾病時,都會選擇捨嬰救母,因為母親可以事後再懷孕,並且家中仍有丈夫,或其他子女和家人需要照顧,所以社會地位較未出生的嬰兒高。但如果母親已經病危,或神智不清,就會另作考慮。倘若社會普遍不當未出生的嬰兒是一個人,就更加一面倒向「捨嬰」,故仍在腹中甚或已出生的嬰兒,所擁有的人之價值、尊嚴和福利就全被漠視,無人捍衛。綜觀現存社會上,部分被看成生存價值較低的人,如有缺陷或弱勢群體等,都在逐漸地或陸續地被忽略、藐視、邊緣化,甚至被犧牲。相對滑坡之下,只要被看成強者,或有用和有價值的人,就會成為無情優生社會學裡的一分子。

不過,陳太太的事例仍未到如此悲觀的程度。第一,她心靈清醒,可以作出自主和理智決定;更願意犧牲自己,以保全未出生的嬰兒,這不是他人或社會可以否定的。第二,胎兒已到了三十週,也可以在醫療幫助之下離開母體生活和成長。第三,母親的癌細胞不會穿越胎盤,所以不會引致未出生的嬰兒患癌。第四,抗癌藥物會影響未出生的嬰兒,所以不能在懷孕期中施行這些藥物。第五,讓腹中胎兒出生(如剖腹生產) ,母親可以親眼看見,親手撫愛,藉此帶來莫大的喜樂和安慰,以增添生存的意志;對她的癌症醫治,也有很大幫助。而作父親的也有很大的安慰。人間有愛、有盼望,再加上信心,通過醫生的引導,找到最適當的時間進行手術,兩全其美在望。

但若事情發生在懷胎十五週、二十週,而非三十週時,就難以再拖延,醫療方法也會不同。總而言之,預防勝於治療,病從淺中醫,始終是最明智的取態。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醫、法、理、情」之捨嬰救母

13.9.2017 B誰的生命較寶貴?是母親?還是其未出生的嬰兒?當兩者要捨其一的時候,在法律上有甚麼標準呢?

在香港,自行或替人施行非法墮胎是違法的。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 》(香港法例第 212 章), 要終止妊娠必須經過兩名註冊醫生真誠達成以下意見:

(1)繼續懷孕對孕婦的性命會產生的危險,或對其身體或精神健康會產生損害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或(2)嬰兒如出生,極有可能因身體或精神不健全而導致嚴重弱能。

法律亦訂明若孕婦未滿十六歲,或她聲稱是亂倫、強姦、迫姦、誘姦或迷姦的受害者,並在事發後在三個月內已向警方報案,註冊醫生可以此推定,繼續懷孕對該孕婦的身體或精神健康會產生損害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

要進行終止妊娠通常會透過家庭計劃指導會(如懷孕期不超過十週)、政府醫院或私家醫院由註冊醫生施行,但懷孕期不得超過二十四週,除非是為挽救孕婦性命而施行的例外。

就陳先生的個案,終止妊娠必須符合以上第(1)點的要求。筆者體諒陳先生愛妻之情,其目的只是令太太可提早接受化療,鑒於化療的成效未明,再加上懷孕期已過二十四週,相信陳先生未必能說服兩名註冊醫生替太太施行手術。

另外,手術前,醫生必須向孕婦清楚解釋手術的風險和後果,並取得其知情同意。其實,在外國已有組織不斷提倡嬰兒的出生權及孕婦對其自身及其嬰兒照顧的決定權等(例如: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及 Human Rights in Childbirth )。在香港,孕婦亦可向出生權維護會(天主教)尋求幫助,其宗旨在幫助面對困難之孕婦,提供醫療照顧,心理輔導及其他種種需要服務,以保障未出生嬰兒之出生權利及孕婦之人性尊嚴。

生命掌管在神的手裡,在面對生與死的抉擇時,似乎人窮畢生精力所籌算的已再沒有把握,唯一可以把握的是珍惜眼前人!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